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孩子的爸爸妈妈在哪里(求订阅)

作品:巨星从综艺主持人开始

    洛一明知道小赵来自农村,情感朴实纯洁,这样的女孩子,其实在综艺节目中很吃香。他第三期的内容恰恰是要寻找这样的一位女主角。

    男主角,洛一明依然想要选择远在边疆束卫家乡的战士。

    把她们的身份特殊化以后,用真挚的情感来打造一期不一样的极限挑战。

    自己主力写台本。

    洛一明需要赵小颖做的,是在框架内,完善这个剧情。

    洛一明没有把剧本写得跟电视剧那样,还是保留了嘉宾们自己的特色。

    让他们结组参与不同的任务,同时在故事中又给了大家发挥的空间。

    第三期的节目内容,洛一明是替一些特殊职业,特殊身份的人来完成梦想,传递爱心。

    把台本给赵小颖后,晚上回到帐篷的赵小颖看着这个台本,仔细研究了起来。

    ……

    次日,白天节目组首先布景,还原昨天拍摄的进度,去增加一些节目的噱头和笑果。

    晚上来临后,洛一明和其他成员们开始了第二期的镜头补充录制。

    这个时候也是临时加入了台词,有了导演组精心准备的台本后,大家录制起来果然轻松了许多。

    顺利的作结,大家提前迎来了休息时间。

    完成了泰国离岛景区的拍摄,在女人洞,六位度过了一个有爱的夜晚。

    大家团结在一起,克服晚上的寒冷,载歌载舞,完全忘却了曾经无人岛求生的那份残酷。

    收拾行李,第二天回国。

    因为两期的无人岛求生压缩成了一期节目,洛一明就要把原来的第四期节目,再次加工,做出第三期和第四期两期节目的内容。

    回京的头一件事,洛一明就是去找赵力永主任,这第三期增加的内容,洛一明通过他手中的资源还不好实现。

    这个时候央视大哥的面子就很关键了。

    坐到赵力永的办公室,当洛一明把他第三期想要的极挑给赵力永说了后,后者开始了短暂的沉思。

    洛一明和央视协助小组去泰国的这段时间,赵力永在京,也是听到了东方卫视那边,和娱艺的无限的挑战将定档在4月的29日。

    周日开始第一期的无限的挑战的播出。

    本来,洛一明按照正常的拍摄速度,极限挑战也会在五月份成功上线。

    可是这么调整的话,可能上线时间还要往后推。

    “一明,我觉得你不用压缩,我们的协助小组回馈觉得节目可以的,你…一定要改吗?”

    “一定。”

    洛一明把台本递给前者:“赵主任,这是我第三期的台本,我不知道你顾虑什么,可你完全不用担心这一期节目会出现收视尴尬。”

    “我也可以负责任得说,只要是达到了我录制预期的百分之八十,第三期的极挑会是一个收视**。”

    赵力永拿来台本,他却没有看。

    抬起头,他本来不打算说的,可洛一明这么坚定,赵力永只好皱眉道:“一明,我不是怀疑你的制作能力。可你不知道,东方卫视的拍摄马上要完成,他们已经在****那边进行前期的审核准备了。”

    “审核顺利的话,这个月末,他们的无限的挑战就能播出。而我们央视的同类型节目却还在…难产中,上边的领导也在催促。”

    洛一明讪笑一声,忽然他严肃了起来,“赵主任,原来你是担心这个?”

    赵力永无奈:“一明,外界的传闻你也听到了,大家都说你这个节目是抄袭他的,我是相信你,可倘若他真的先播出,内容大同小异的话,我们很难去说清的。”

    “毕竟,我们的主题一样!”

    李得志当初拿走了极限挑战的各期主题,这也是极限挑战现在的软肋。

    被人家捏住了这条肋骨。

    如今,娱艺公司又动用他娱乐圈的势力在外边肆意散播谣言,这更让央视被动。

    呵呵。

    洛一明看着赵主任道:“那您的意思是?”

    “我…我可以通过广电那边,卡一下他的进度,让他延期播出。然后你协调拍摄时间,尽量在五月上旬把节目上线。”赵力永露出了老道从容的笑容,“我想这样,我们先播出,他们就是面对舆论压力的一方了”。

    “不行。”没想,洛一明直接否掉,“赵主任,如果为了速度让我放弃节目的品质,那我想,我不会配合的。”

    “您应该知道我的性格。”

    “节目的品质是我的底线。其实无限的挑战什么时候播出,外界评论什么,我完全不在意,我只要按照我的拍摄进度,拍出我想要制作的极限挑战,我觉得这样就够了。”

    赵力永脸一沉,尴尬极了,不过他也早有这个心理准备:“那…那你预计要拍摄到什么时候?我们总不能太晚吧。”

    洛一明想了想,道:“拍摄正常的话,会在五月下旬,当然,如果赵主任你给力,资源补给充足的情况下,可以提前到中旬。”

    洛一明也有他其他综艺的规划,他那档音乐大餐在芒果台也要暑假推出呢。

    极限挑战实际上,必须要在五月份完成。

    保质保量的情况下,他和赵力永的目标是一致的。

    “好,那你需要我帮助什么,你说…”

    赵力永急了,还不是上边给的压力也很大。

    中国好歌曲夭折,主推洛一明的极限挑战后,央视就准备着依靠这个节目起死回生。

    然而,东方卫视和娱艺的搅局,让他如坐针毡。

    收视率能不能破四,打脸对方尚无法预料。

    要是播出时间比对方晚太久了,这首先就输了一程。

    把面临的困难说出来,赵力永答应尽快帮他解决,而和央视联络的工作,洛一明暂时交给了小雪负责。

    小雪手头其他的工作分割一部分给小赵同学。

    从赵主任那搬了救兵,洛一明回到观园,把六位pd和小赵同学召集,对第三期的拍摄进行整体准备。

    这一期节目,除了赵主任那边的故事尚待通知,其余的剧情是先前已经规划好的。

    这个内容说来就是远赴国外,为在外打工的儿子送去妈妈和家人的一份爱心。

    儿行千里母担忧,在中国,每年有超过三百万人次去国外打工,而出国务工人员的人数,中国也是在世界上排名第二。

    在异国打工不同于国内,每年都可能回不去一次。

    洛一明这一期的节目就是想要为这些在外务工的平凡老百姓送去温暖。

    这次联络的家庭是在文州丽水清田县埠水文化中心的陈保亮一家。

    陈保亮和妻子王静已经离家出国两年多,夫妻两是在保加利亚给客人烧中国菜。

    陈保亮的爸爸妈妈留在清田老家,夫妻两还有一个一岁三个多月的宝宝。

    远在保加利亚的刘保亮,王静夫妇,很久都没回家了,虽然陈保亮是厨师,但自己家乡的青田菜他却很久没有尝过了。

    洛一明这次设置的任务就是为夫妇送去最思念妈妈的味道。

    而思儿心切的母亲,也希望把家的味道送给异国打工的儿子,她会为儿子准备他最爱吃的妈妈的山粉饺。

    第三期的极限挑战,六位将要分为两组,一组准备参与央视那边安排的任务拍摄,另外一组则是前往保加利亚,执行送爱心任务。

    六位的时间,洛一明协调之后,黄雷,黄博,孙宏雷因为最近都还有其他工作,不能去国外。

    小猪在台北还主持其他节目,最后,前往保加利亚的这次任务,由洛一明和桥蒽两人执行。

    剩余的四个人则等待参与另外一个任务。

    敲定好一切,剧组人员先联络好了远在保加利亚的线人陈保亮餐厅的老板娘丁霞,确定这次任务。

    接着,剧组又联系上陈保亮的爸妈,沟通了节目的一些细节。

    两位老人家得知节目组要给自己的儿子,儿媳送爱心,当然开心的不得了,而台本确定之后,在第三天一大早,洛一明,桥蒽和节目组先杀往浙降的清田。

    清田距离德国的保加利亚有公里,上午的七点多钟,洛一明和桥蒽下了飞机。

    从下飞机的那一刻,这第三期的极限挑战录制已经开始了。

    洛一明和桥蒽有过多次的默契配合,两人此刻搭档在一起,格外的温馨。

    “我们又要并肩作战了?”桥蒽看着洛一明。

    “是啊,我们这次去了更远的地方,保加利亚,走吧。”

    乘坐上节目组准备的当地司机提供的出租车辆,两人的第一站,是清田县。

    经过两个小时的跋涉,两人离目的地越来越近。

    跟拍的并排车辆给过镜头,洛一明问道司机师傅。

    “师傅,听说这里有很多去国外工作的,是不是?”

    憨厚的司机师傅笑呵呵道:“对,青田主要就是靠在国外工作的。”

    “就是西班牙和意大利是最多的,这里总共是五十多万人,有三十多万人在国外。”

    “那不是三分之二的人都去国外打工,那么您去过国外吗?”桥蒽问。

    “我去过六七年,我去的时候我大的小孩七八岁,我小的才刚生下来。”

    桥蒽觉得不可思议:“那你去了不想孩子吗?”

    “肯定想家啊!”

    “可是也没有什么办法啊,家里经济条件不好。”

    “就想到国外去打拼,想赚点钱吗。”

    司机的话很真实,桥蒽小时候的生活环境并不好,她可以理解,“嗯,虽然我现在没有孩子,但是我觉得我有了孩子之后,我肯定很爱她。要是离开那么久,我绝对会疯的。”

    洛一明道:“看来你很喜欢小孩,那赶快找个人把自己嫁了吧?”

    桥蒽看了看洛一明,没有说话,接着眼睛瞄向了窗外。

    没多久,车子抵达了青田。环着这个小县城,有一条泊油路,泊油路的两旁有很多房子。

    这里有环瓦房,还有红砖的小楼,小楼矮的三四层,高的却也有七八层,那些高层的红砖的小楼看上去格外漂亮气派,而那些瓦房则十分破旧,摆在一起的画面,并不协调。

    埠水文化中心是这里最高的一座标志性建筑,陈保亮家就挨着文化中心,这栋楼只有五层,陈保亮家是在二楼,洛一明抱着节目组的委托行李箱和桥蒽一起上楼。

    “应该是这家,二楼。”

    桥蒽道:“写的地址是这个,那我们敲门。”

    桥蒽伸手柔柔的敲了两声,里边很快有人开了门。

    露出面庞的是一个老人家,他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宝宝。

    “您好,叔叔,您是保亮的爸爸吧?”洛一明有老人家的照片,一眼认出了他。

    “是。”

    “这是保亮的孩子吗?”

    “是的,他叫皓皓,陈佳皓。”老人骄傲地说。

    说着,又来了一个老者,她把洛一明、桥蒽和摄像老师迎进了屋子。

    “您是保亮的妈妈吧?阿姨好。”桥蒽笑得问候。

    “你们好,来这边坐。”阿姨忙去端水给客人,洛一明和桥蒽这会坐在了家里的沙发上。

    这个房子已经是老房子了,房间里除了沙发,茶几之外,没有什么多余像样的家具。

    可以说,很简单。

    阿姨把水端来后,也坐了下来。

    “叔叔,保亮出国的时候您同意吗?”洛一明问道。

    “保亮出国我当然同意了。”陈保亮的爸爸陈国标说。

    “那去那么远的地方,您不担心吗。”桥蒽一直以为去国外打工,老人家会不同意,老人家的回答让他意外。

    陈国标说的快,可不代表心里爽快,他犹豫了下,才道:“他们两个人一起去,我…我就放心了。”

    “我看孩子还小,他多大了?”

    “一岁两个月了。”陈保亮的妈妈周爱霞说。

    “他们回来的少,那他们见过吗?”

    老人家这个时候明显有点伤感了,顿了下,才道:“他爸爸没见过。”

    “他妈妈…生完了四十五天就出去了。”

    “就喂奶喂了四十五天就出去了?”

    陈国标沉默了。

    他也知道,这对于孩子来说,是残酷的

    “他能认识爸爸吗?”洛一明内心可能会责问保亮,这可是你的父母,你的孩子,你没见过他出生,没见过他抓周,一周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你不觉得亏欠吗?

    他问道孩子的爷爷。

    陈国标看了看妻子周爱霞,苦涩地笑了笑,两人均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