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四十二章 堵心 一刀

作品:随身带个侏罗纪

    燕飞用的思考时间并不多。

    得到了消息就去干,简单得很。

    他那点思考时间,实际上更多的在思考,怎么瞒着媳妇刚考完试,媳妇也没事,两人天天形影不离的,就等一起回家过年呢!

    然后还有个小小的问题,安德森刚发过来消息,那边就出事的话,会不会让他想象出什么来?

    不过很快,燕飞就把这个问题抛到了脑后。

    因为他想出了答案,安德森不足为虑。

    原因有三,一是这位不是华国人,二是这位不是什么好人,这两个算是主要原因。有这个原因,燕飞觉得,自己可以随时做点好事儿,让他去和家人团聚。

    第三则是就算安德森猜出来点什么,他也不敢说,除非他永远不想和家人团聚。退一步讲,就算他破釜沉舟,去举报点什么那他能举报什么?别人会相信他说的什么吗?

    毕竟他是一个有过背叛原来利益集团,过往历史还不那么干净,现在更是随时给一个外人通风报信的家伙。有这么多黑历史在,他想取信于人,还是说的有点挺扯的事儿,谁能信啊?

    何况燕飞也不会坐看他去做不利于自己的事儿,他一旦吐露出一点不利于自己的消息,无论他藏在哪里,都挡不住他去和家人团聚啊!

    想明白之后,就剩下最后一个问题,怎么和正在厨房里准备早餐的媳妇说,自己要出去!

    去是肯定得去的,还得尽快去。

    得益于自己的获奖以及评级的结果,牵牛花品牌这几个可是又爆红了起来。而且恰逢过年,现在连牛肉干都脱销了。

    因为这事老妈打了几次电话,想扩大生产。可是燕飞一直坚持,场里现在养的那些牛必须留着,过完年就要出货,就算要扩大生产,也必须等到过完年。为了这个可是被老妈数落了好几句,燕飞都有点不好意思这么打击老妈的劳动积极性。

    如果这时候,爆发出来个什么不利的消息,那对于牵牛花这个品牌来说,可是相当严重的打击。

    ……

    吃饭的时候燕飞还在考虑糊弄媳妇的理由,想想也是累,天天连媳妇都瞒着,真是辛苦的很。

    姑娘多冰雪聪明的,没吃两口饭就看穿了他的心不在焉:“怎么了?是不是今天有什么事儿?”

    “没什么,一会儿想出去下,有点事儿去跑一下。”燕飞一怔,打起精神回答道。

    “那正好!”姑娘显得挺开心。“你有正事忙就忙去吧!我去和宿舍里的人去逛街去。还有,我还得继续联络我的业务,静娅说都联系的差不多了,她替我直接和人家在谈,如果能谈成,咱们去签合同就行。这个业务可是我给谈下来的,不许抢我的功劳哦!”

    燕飞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看着媳妇收拾好东西,然后拉着围巾在脖子上绕了一圈又一圈,把脸围的只露出眼睛,燕飞忍不住心疼道:“你还是开车去吧!我出门的话骑车去,我比你抗冻多了。”

    姑娘转头看了一眼他的形象,忽然噗嗤一笑,娇嗔道:“给你说了多少遍,就算在家也穿的正式点,万一那边实验室有人有事来找你,看见你这样子,还不得笑死?”

    穿着一条看似比较厚实的裤子,上身却只有个简单的衬衫,胸口的扣子都还没扣整齐,脚上更是穿着人字拖的燕飞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装扮,忍不住嘿嘿一笑:“没事,我这外边套上大衣别人就看不出来了。再说现在这样也没事,不是都有保暖内衣了吗?人家都还当我是穿的高级的保暖内衣呢!”

    “穿大衣骑车像什么样,你还是开车去吧!”姑娘笑着推了车就走。“过来关门了。中午几点回来提前和我联系,说不定我们逛街中午不会来了呢!过年了,我还想给家里也买点衣服带回去。还想去问问我姐她们都什么时候回去……”

    走出门看着媳妇额头一缕调皮的发丝被风吹得飘扬起来,燕飞的心里又是一阵不舒服,真想现在把媳妇拉进院子里,然后给她表演个七十二变,告诉她其实自己是准备去岛国一趟……

    然而看着媳妇冲自己挥挥手,还调皮地挤挤眼睛,接着骑上车,在寒风中驶入没什么人的宽敞街道上离开,他始终没有动!

    等媳妇走远,他才转身锁好门,然后看着左右没人,直接跳进了院子里。

    随手给几只看门狗的食盆里扔进去一大堆熟肉,再把车收进恐龙世界。走到屋里拿上椅子上的风衣,看看屋里没什么好收拾的,就出了门,把正屋的门也锁好。

    然后身影一闪,一只小黑鸟就直飞上了天。

    只不过这次小黑鸟没直接向东飞,而是在空中一个盘旋,落在了北边那条路上的一棵树上。

    树下不远处,徐小燕正一条腿支在地上,一只手拿着手机捂在耳朵上,另一只手捂在脸旁挡着风,让自己说话的声音尽可能地传到电话里面去。

    空旷的街道上,姑娘的声音刚出口就被风吹散了一部分,顺带的,也飘到了小黑鸟的耳朵里。

    “……你不说都不管公司的事儿了吗?我还以为你们在一起呢!今天燕小飞有事,我想和你们一起去逛街……她们这么早就跑了,我还以为都在宿舍睡懒觉呢!好了,你有事就先忙吧,我给老大打个电话!”

    挂上电话,姑娘小心地往后边看了一眼,仿佛是怕家里的大奔突然从拐角处冒出来一样。看完之后才找到了电话号码拨了出去。

    片刻之后,就听到她说道:“玲玲你们去哪儿玩了呀……啊?你也没和她们几个在一起?去找你们家赫赫了是吧?我当然能理解,没事儿呀,我就是问问你们今天干什么呢!好了我还有事不给你说了……”

    再接着向后看一眼,拨通了第三个电话:“二姐,我去找你去玩去,你今天没事了吧……那就好,我去和你商量商量什么时候走的事儿啊……等着我,我一会儿就到了……”

    挂上电话,姑娘把手机往兜里一踹,又一次的做贼心虚似的向后看了一眼,然后喜滋滋地骑上小电驴飞快的跑了……

    小黑鸟看着姑娘的身影走到十字路口,然后那边的人突然就多了起来。拐了个弯,姑娘的身影就汇入了人流之中。

    这一刻,似乎从来不知道心塞什么感觉的燕三分,第一次觉得,心里堵得厉害。

    特别的特别的特别的厉害……

    其实那个傻妞儿,早就知道自己有秘密的是吧?所以看到自己编不出谎话的时候,就先编了个谎话来让自己放心。

    小黑鸟在看不到姑娘身影的那一刻也腾空而起,然后就又看到了车流中的身影。

    省城的自行车电动车车流和省城的风一样出名,从天上看去,那些电动车自行车组成的车流,就像是一条流动的长河。而省城的风,虽然比不得沿海的大,却是格外的干冷,虽然比不得西北地区,但是也能刮的人感觉到刺骨的凉……

    小黑鸟在风中盘旋了两圈,然后就头也不回的飞向了东方。

    ……

    在万城,一个小小产牛地区,还有一个黄牛协会。那么岛国这种能让牛肉在世界扬名的地方,肯定也有这样的协会。

    兵哭县神尸市就是世界最著名的神尸牛肉的产地,别看这种牛肉在整个岛国的牛肉产量中仅仅占了不到百分之一,但是地位却是举足轻重的。所以兵哭县神尸市也是这个协会的主要活动地点,协会的主要领导之一石原空就住在这里。

    石原空的家族不但掌控了神尸牛肉的大部分产量,还在其他知名品牌牛肉产地有多处的牧场,在整个行业中都是举足轻重的大家族。

    虽然石原空已经年近八十精力不济,不过他还是坚持为了岛国牛肉业的发展,在坚持着努力着奋斗着虽然除了他自己,所有人包括他自己家族里的晚辈们,都明的暗的表示,其实都是因为这个老家伙不舍得放下手里的权利。

    早上太阳升起,石原空才开始在两个年轻漂亮的女佣服侍下起床。用他的话就是,这叫日出而作,是来自华国的养生名言。

    虽然冬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实际上已经不算太早。倒是夏天的时候,太阳升起的太早,他就自动忘了日出而作……

    在品尝过精心准备的晚餐之后,石原空还先保持了一下饭后百步走的习惯,然后才开始进入办公的房间。

    其实一般都没什么事情的,有的小事儿别人也不愿意来请示他。但是这两天不同,因为那个庞大的邻居华国内,忽然有人拿到了霉国的牛肉最高评级,所以石原空这里似乎一下子事情就多了起来。

    经历过战争的石原空深知以华国的地大物博,如果自己对这个情况放任不理的话,那么岛国牛肉也许很快将会迎来自己的一个绊脚石……不小心会绊得你磕掉牙的那种。

    当然这也是整个协会一致的看法,所以在石原空得知消息,并提出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品牌进行阻击之后,协会所有人全票通过了他这个决定。

    坐下后品了几口茶,石原空才对着旁边的两个女佣微微点头。两个女佣立刻站了起来,然后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一个中年男人就拿着文件走了进来:“父亲,霉国那边的消息已经传来。和兰兹州的高层接触很顺利,他们答应,很快就会推动关于华国牛肉的重新评级活动。但是关于发起提案禁止华国牛肉的事情,艾沃兹议员想让我们发动自己的关系,帮助他支持他另外一个关于禁止难民……”

    窗外的小黑鸟其实在五分钟前已经就位,石原空虽然年老,但是依然是个很高调的人。他把办公的地点放在家里,不顾舆论公然使用两个比他孙女还年轻的女佣,把自己的家族企业看成了自己的帝国,每天就在这样的帝国内颐气指使……

    实际上燕飞最开始看到这份资料的时候,他倒是宁愿岛国的协会里继续有这么一个人。但是仔细再看看才发现,石原空虽然看似刚愎老朽,但是却绝对不是一个昏庸的人。协会和他的家族,能容忍他如此,纯粹是因为他做出的决策,很少出现失误。

    而且,他是参加过战争的人,至今在他办公的这间屋子里,还摆放着一把他曾经用过的军刀。仿佛是要时刻提醒他,对于邻居的那个庞大国度,必须始终保持着足够的戒备和敌意。

    中年男人的汇报很快结束,然后就静静地等待着石原空的决策。

    石原空依旧慢慢地喝着茶,半天才抬起头来,说道:“答应他们的条件,必须尽快让他们……巴格,你是谁?我的大郎呢?”

    乍见面前恭敬站立的儿子换成了一个面无表情的年轻人,突然遇到这种处处透着诡异的事情,但是表面惊慌失措的石原空,说话的同时,他的手已经伸向了桌旁的一个按钮。

    活了这么大年龄的老家伙,还曾在战场上险死还生,到如今,早就老练的如同狡猾的狐狸。察觉到不对,他连想都没想,第一反应就是表面佯装惊慌,实际却是准备呼唤外边的人进来……

    只不过一道微风吹过,他那伸向按钮的手悄然从手腕处滑落,喉咙里也开始发出滋滋的声响……

    惊骇欲绝的石原空用完好的手拼命地捂着咽喉,那里和他另一只断腕上的一样,正滋滋地向外喷血……

    而造成这个伤口的,正是他引以为自傲的那把战刀。

    “好快的刀!”

    “刀保养的不错!”

    这是石原空在这个人世间说的最后一句话,和他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提着刀的燕飞一丝血色都不带的长刀,对自己的这一刀很满意。一刀断腕,继而割喉,干脆利索,毫不拖泥带水,正如同他的行事风格一般。

    这样的老家伙,已经不适合当苦力,还是送他归西比较好。

    既然敢伸手阻止自己的发展,那么就得做好随时被一刀断手的准备。不但要断掉伸出来的手,还要让伸手的人再无翻身的机会。

    看着老家伙的身体慢慢向一旁倾斜,最终倒在一片血泊之中,燕飞收刀入鞘,提着长刀,转身走出了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