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四十六章 摆阔的必须性

作品:随身带个侏罗纪

    安外甥傻逼似的听着舅舅的讲解,终于刷新了对华国的认知,第一次,对华国产生了无限的向往和憧憬。

    然后他对糖人街的那些华国人,心里对他们无限的同情和痛恨。

    真是太可怜了,背井离乡来到这里来,还要被当地人歧视不说,最重要的是,居然失去了去学神奇的内在家功夫的机会。

    简直是太愚蠢太让人痛恨了,只恨自己不是黄皮肤黑眼睛黑头发。否则自己哪怕是舍弃一切,也要回去华国,去学习内在家的功夫……

    安德森看着外甥的表情,表示对自己这一段时间以来,埋头苦读学习华国文化的成果,非常之满意。

    如果不是如此,自己怎么会知道,原来这种看起来有些不可思议,提起来有点天方夜谭的功夫,居然真的存在呢!

    什么怪兽,什么爆炸,愚蠢而无知的岛国人啊!你们根本对作为邻居的华国,毫不了解!

    带着这种“你们都是傻逼,真理只掌握在我心中”的优越感,在安外甥走了之后,安德森再次拨了一下燕飞的电话。

    很不幸,还没通。

    不过他现在不着急了,而是静静地思索起来,自己是不是还有什么地方遗漏的?

    对了,好像是。

    他翻开自己的读书笔记,然后找出了一段话,认真的记了起来。

    当他自觉已经记熟了那几句话之后,他再次尝试着拨了一下燕飞的电话。

    一次,两次,三次……

    不知道第几次之后,电话终于拨通了!

    然后他激动地对着话筒,喊出了刚才用心记熟的话:“日出东方,唯我不败,燕老板千秋万代,一通江湖……”

    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安德森自信无比,这几句话,一定会让燕老板知道我的忠心吧?

    是吧!

    ……

    燕飞和傻子似的站在房门口,拿着电话一脸的发懵,然后再看了看来点显示:没错,是安德森那个蠢货啊!可是刚才几句话说的那么溜?

    再不看小说电影电视,燕老板也不可能不知道这几句词啊!

    然后他嗯了一声清清嗓子,就准备对着电话骂安德森那个蠢货。但是又一想,算了,电话那头毕竟是个蛮夷之人。

    想想自己小学那会儿,从小生在这里长在这里,考试语言居然都……有过偶尔那么几次不及格的机会,可见语言的难学。

    想必安德森他能这么流利地说出这几句话,也是下了不少苦功夫。既然如此,看在他也算是努力学习华国文化的份上,就放他这一马吧!

    “燕老板,你在的吧?”听到燕飞嗯的那一声,安德森比较激动。“我有好消息要汇报……”

    燕飞一脸便秘地表示:“在,有话快说吧!你知道,现在可是我们这边的深夜!”

    安德森急忙先道了个歉,然后巴拉巴拉说了一通。主角是隐晦地表示,自己已经见识到了燕老板的能量,对于未来充满了信心。他相信,在不久的未来,牵牛花牌的牛肉,必然会在全世界都打响知名度,开创出美好的未来!

    “都是废话,我也看新闻,知道这些事儿了!”燕飞淡定无比。“看来我还真是运气,这些想给我找麻烦的家伙,居然都出事儿了!好了,你要是没别的事儿,我就挂电话了,好好努力吧!”

    你老人家真的是太谦虚,太谨慎,太小心了!我都知道是你干的了!

    现在的安德森就仿佛是一个名叫燕老板的大魔王麾下的小喽,他对大魔王有着无限的崇拜,无限的恐惧,却生不出其他的心思来……谁能想到,自己随便想玩一票,就遇到了这么恐怖的一个人物呢!

    ……

    燕飞挂了电话走进房间,姑娘就露出脑袋来:“赶紧关了窗户去,好冷啊!我不想出去了!”

    “怎么睡觉不关窗啊?”燕飞随口问着,快步去关窗。

    “怕你再翻墙进不来呀!谁知道窗户怎么会被吹开了,我刚被冻醒……”姑娘嘟着嘴,还有点庆幸。“幸亏你回来了,不然我还得自己去关!赶紧关了进来,我被窝都不热了……”

    化身成恒温人肉空调的燕飞,美滋滋地爬上了床这也是姑娘对他的怪物身体表示最满意的一点,随时可以当做暖手宝,热水袋,电热毯……

    ……

    第二天一大早,燕飞就迎来了牵牛花公司未来的董事长总经理信任助理张海洋。

    小黑妞坚定不移的信念燕飞和徐小燕早有体会,不够反过来想的话,燕飞并不觉得,让她一个现在的总经理一把手,来给自己当个在三岔河乡的助理屈才。

    零食行业是大有可为,但是牵牛花的牌子目前已经走向了国际,比起来哪个更有前途一眼可知。

    何况张海洋的公司一直以来都是以村子为主体,她辛辛苦苦干了这么久,虽然村里修了大坝富了起来,可是她自己现在为止,连一辆为了代步的车都是公司的。

    终究是个贫困山区,人们的质朴随着利益的越来越大,难免会有些改变。这些狗屁倒灶的事儿不需要多说,加上她还是女孩儿别扯什么男女平等,只要男人不会生孩子,男女就永远不可能平等。

    反倒是她走出来的话,以后才真是海阔天空。最低别的不说,至少没人再担心她以后要结婚会不会女生外向……

    燕老板的大发都不用多说,见面就开始谈待遇:“上午咱们先去给你买辆车,你中意什么买什么,别和你小星姐一样,只知道挑便宜的。以后你就代表我在万城市来回跑了,开的车太差,容易让我们乡的乡亲们误会我抠门,要不就得说我现在扩张太快兜里没钱,不利于培养他们致富的信心……”

    徐小燕噗嗤一声就笑了起来,笑完之后居然点点头:“还真是的,燕小飞现在可是乡里的致富带头人,别说乡里,县里市里的人都看着他。他越摆阔大家跟着他干的信心越足,哪天他要是也开始省钱花,别人还得担心我们企业不行了呢!”

    张海洋原本还有些发愣,随后就反应了过来。

    是啊,燕老板的情况和她的海洋零食不同。她的企业是立足于村里,挣的钱是属于村里的,而燕老板则是完全独立,那些养牛户都是依附于他。所以是他越摆阔别人越愿意跟着他干,他现在要是去买架飞机回去,乡里人也只会羡慕之后更加坚定跟着他走的信念,而不是觉得他是穷奢极欲……

    “工资待遇的话……”燕飞犹豫了一下。“就先按照小厂的经理待遇吧!具体多少回头我看今年黑子咋给大家承诺的,反正你放心就是。以后的话,看情况,你要真能把黑子现在干的事儿都接过来,你就拿他的工资……”

    这个燕飞说起来自己也没信心,他是真想把黑子解放出来。因为他现在身边其实挺缺个跑腿的,要是黑子能过来,那以后他也能轻松点。

    其实这个跑腿的,让张海洋最合适。

    人家自己独立创业过,有经验,同样来自穷乡僻壤,对地方情况了解。而且还是专业的法律专业的大学生,有自考的工商管理的学士学位……

    唯一可惜的,就是她是个女的。

    不是性别歧视,而是燕老板比较自觉,怕媳妇不乐意那啥,这几年女秘书比较容易让人误解,是没办法的事儿,要避嫌。

    燕飞说完之后就没什么可说的了:“那个,等过完年你过去以后……”

    “我现在就可以过去。”张海洋插话强调道。“正好趁着过年的时候去熟悉熟悉乡土风情,过完年就可以接手工作了。”

    “那也行!”燕飞还没开口,徐小燕就抢先说道。“那今天买完车你开着回去收拾一下,把东西拉上,咱们一起回去。”

    燕飞就不吭声了,心下猜测估计是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儿,要不媳妇可不是这么不近情理的人,为了让人工作都不让人家回家过年。

    “到了那里你和我一起,我带你熟悉情况。”徐小燕大包大揽地说道。“住的地方住戚老师隔壁就行,生活上有什么不习惯的你和我说。还有……”

    “没了小星姐。”张海洋笑了起来。“我没什么不习惯的,现在电视新闻上天天说你们那里的情况,说的别人都羡慕得不行。”

    “那就这么说定了,走先去买车。”燕飞站了起来,还开了个玩笑。“路上你好好劝劝你小星姐,要是能劝的她也买车的话,你要跑车我都给你买。”

    上了车开上拐了两个弯就到了北环,三个人就郁闷了,燕飞看着路边一溜的卖车的店问道:“张海洋,你想好什么车了吗?”

    “我原来开的那辆……”张海洋试探着说道。

    “你是怕我给的工资不够花,准备回头给车换个漆喷几个字,抽空去跑出租挣外快吗?”燕飞在旁反对。

    话音刚落,就被徐小燕给拍了一巴掌:“好好说话,什么叫抽空去挣外快,海洋不是那样……我都被你给带沟里了。海洋你再选个别的,你那确实有点太……普通了点,现在不少出租车都换成这样的了,满大街都是!”

    “就这四个圈的吧!”燕飞扭头一看,看到了个店。“让他们给加快办手续,估计下午就能拿到牌照,不耽误开着回家。”

    现在什么都有特事特办,要多快就能多快。

    他都做了决定,直接就开着车到了四圈车店。刚一停车,隔壁车店的一个人飞快的跑了过来:“燕老板您来了!怎么停这边了?不会是我们的服务……让您不满意了?”

    四圈车店迎上来的那一男一女销售对着这位抢生意的怒目而视,男的上前说道:“李经理,你这也太过分了吧!跑我们大门口了来人了?要不你也进来坐坐?”

    女的则是热情洋溢地去拉拢徐小燕和张海洋:“两位……妹妹是来买车的吗?进来喝杯茶慢慢看,我们现在正在搞过年大酬宾,有很多优惠呢!”

    真不怪人家两个销售这反应,开着三叉子车来四圈店,这客户绝对是属于优质的不能再优质的客户。而且再一看跟的两位各有千秋的美女,做销售的要是连拉拢谁的眼力劲儿都没有,那就白混了。

    燕飞看着他们这一幕就笑了起来:“李经理,今天不去你那了。我这新请来了一个高材生助理,给她买车的。”

    李经理和那两个销售闻言当时就给跪了,大爷,您还缺助理不?不缺助理需要佣人不?不要求四个圈,给俺们配个四圈他小弟就行……

    心里嘀咕着,李经理反应也不慢:“那恭喜燕老板喜得良将,以后更加红红火火大吉大利大发财!对了,过年了您也得回去吧?正好来了,把您的座驾保养一下吧!过年我们大酬宾,有很多活动……”

    “行,你开过去吧!”燕飞懒得听他介绍,随手把钥匙扔了过来。

    “好嘞,燕老板放心,保管给保养得比新的开着还舒服。”李经理接过钥匙,美滋滋冲那两个销售一扬眉毛,开了车就走。

    这下那俩销售更热情了,女销售围着徐小燕两人亲热的一句一个妹妹,男销售则是对着燕飞恭敬有加老李那无利不起早的混蛋都这么热情,他们还能看不出来点什么嘛!

    这年头车不好卖啊!

    就说燕老板开的这三叉子,还是便宜点的,也得一百多万。四圈的便宜点,但是没个四五十万也下不来。想想目前的几百块的平均工资,车店里平时用门可罗雀来形容一点不过分拿平均工资的人们平时路过他们的店,都是目不斜视的。

    谁让这年头华国还没进那个打不溜踢殴,这些车的关税都是吓死人的后来人们整天感慨的那高的吓人的关税,不过是现在的零头而已。

    买车前考虑还需要犹豫,买车就没什么可犹豫的了,款式也没几种可供挑选的。小黑妞的待遇那是不可能和徐小燕比的,燕老板大大咧咧的也不考虑这车是不是适合女性开,反正就四圈的,随便挑吧!

    两个女生嘀嘀咕咕了半天,徐小燕才不情不愿地选了一款:“就这个了,都没适合女的开的车……”

    她这抱怨也是事实,目前的车型,适合女性开的真的不多。但是也没办法,如果是宝驴的话还好点,还比较兼顾了点女性。其他的大部分车,目前都是以老板座驾为主,雄性气息浓厚的很。

    挑好了车就付款走人,让他们下午赶紧把车牌办好,接着就去开正保养的车。

    过去一看,买车买的太快,保养才刚刚开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