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六十五章 抵达霉国

作品:随身带个侏罗纪

    “等下!”徐小燕一把抓住了准备上飞机的燕飞。“念三遍再上!”

    “我不长高我不长高我不长高!”燕飞看看后边的人靠的不是太近,赶紧很认真很小声的嘀咕几句。

    “念那么快,不够诚心,哼!”徐小燕冷哼一声,推了他一把,让他快点上飞机。

    前后的乘客虽然都在排着队登机,看到这小两口也忍不住偷笑。不过看着燕飞的个头,还是觉得,其实应该没什么必要吧!

    而且徐小燕个头也高,两人站在一起,男的高大帅气,女的亭亭玉立,其实还是挺协调的。

    但是林秀梅觉得有必要,燕飞自己也觉得有必要。

    这年头乡里一米八的个头都算是比较高的,燕飞在林秀梅的指挥下测量了一下身高,光着脚丫子有一米八八。而且个头这件事儿,有时候也看人,有的人虽然身高,但是畏畏缩缩的,自然不显个头;有的人明明个头不高,人群中一站,就是显得鹤立鸡群。

    燕老板基本上就能算是鹤立鸡群的这类人,加上这明显超过平均水平的个头,在林秀梅眼里,看着就比较显眼了就目前来说,在三岔镇上的服装店,想买适合他的裤子都难,因为这年头要求裤腿长的必然腰粗。

    幸亏燕老板的衣服基本不需要买,除了在镇上仝老板那里定制的,就是‘捡来’的那些外来货……数量有多少燕老板自己也不清楚,反正他一个人是穿不完的,苦力们立功多的可以当奖励。

    林秀梅觉得儿子现在的个头已经足够高,不能再长了,燕飞也这么觉得。而且燕飞比林秀梅更怕自己继续无限长下去,林秀梅的理论不过是乡间流传的,‘二十三猛一窜’的说法。意思是说男孩发育晚,到二十三岁的时候个头还能窜一窜。

    但是燕飞怕的是,自己等到三十三四十三的时候还会继续窜……

    然后林秀梅也不知道从哪儿学来的理论,给燕飞建议,以后上高处走台阶前,一定要在心里默念几遍不能再长高。要心诚,据说这样以后就保持得住现在的个头不再长燕飞很怀疑这是老妈自己‘研究’出来的,因为他只听说过乡间流传长高的办法,从来没听说过让长不高的。

    徐小燕就是林妈派出来的监督人,负责随时提醒他。

    登上飞机,徐小燕开始发挥想象力,又开始提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燕小飞,你说这次飞机要飞那么久,飞到半路掉下去怎么办?汽车坏半路咱们下来就行,飞机要是掉下去,咱们怎么办?”

    来的路上这姑娘只顾着兴奋马上要去霉国看看,兴奋着参加燕小飞同学写的小说,改编成的电影的开幕式,压根忘了这次可是要飞好久的。

    现在坐上飞机,想想以前还没坐过这么久,立刻想法就多了。

    看着姑娘那小心翼翼还生怕别人听见的模样,燕飞淡定地安慰她:“放心,我以前都说过,飞机掉下去咱们都不会有事儿。”

    说完在心里忍不住又嘀咕了一句:真掉下去才好呢,掉下去的时候,自己就不用纠结其他,直接拉着媳妇进恐龙世界去看恐龙了。

    在飞机的轰鸣声中,徐小燕开始不搭理燕飞,自己在那里念念有词。

    燕飞好奇:“干啥呢?”

    “赶紧熟悉熟悉外语呀,一会儿就能用上了!”徐小燕振振有词。

    好吧!

    燕飞只能自己闭目眼神,顺便看着恐龙世界里。

    姑娘熟悉着外语,逐渐就进入了梦乡。昨天晚上她列了大半夜的单子,特别辛苦,为了计划到霉国之后看什么风景,真是绞尽了脑汁操碎了心……

    ……

    “我需要尽快知道事情的详细情况,尽快,你懂吗?”燕飞在飞机上闭目养神的时候,霉国正是深夜。可是安德森毫无睡意,他正在咆哮着。“不惜一切代价,不管是谁,只要能得到最详细的情况,需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明白吗?哪怕是要我现在的房子,我都给!”

    站在安德森面前的,除了他的新得力助手,也就是他的外甥奥德里奇之外,还有一帮其他的心腹手下。

    除了他的外甥,其他人都不明白安德森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火气实际上即使他外甥也不清楚具体原因,但是这么久的接触,他心里也有了些猜测。毕竟安德森无论怎么扯谎,他的家人失踪是一个大疑点。

    但是不管这些手下是否知道安德森发火的原因,他们至少知道一点,安德森非常非常的重视那个来自华国的牛肉品牌。为了这个品牌,甚至不惜抛弃了以前通过血腥手段才到手的一些产业。

    安德森心中不但有愤怒,更有恐惧。

    他是在深夜才得到的消息,据说自己的老主子,一个议员忽然提议禁止从华国进口牛肉。众所周知的是,霉国并不需要从华国进口牛肉,事实上也从来没听说过谁会从脑子抽了,从华国采购牛肉。

    所以对于其他贸易,霉国在和华国的进出口方面,都有各种严格规定,但是从华国进口牛肉这方面的问题,根本没人注意到都没发生过的事儿,谁会去闲着没事找这当借口。

    霉国每个州的法律都有所不同,而且更改起来的话,在外人看来也是很随意的。当然事实上肯定也要通过各种投票表决,但是相对来说,只是一个州的话,还是比较方便的。

    而这个议员所在的州,正是拉特耶服这座城市的所在地。

    然而对于安德森来说,最惨的事情还不止如此。前面说过,他在大部分普通人眼里看起来很厉害,可实际上他也就那么点能耐。在当地是有些名气,但是出去了就不算什么。所以他替燕飞拿到的那一点订单,也都在本地拿的。

    如果他的老主子提议的那个议案通过,州里禁止出现华国牛肉,那么安德森承诺给燕飞的生意,就基本没指望了。

    而他的老主子的这个提案,针对的是谁根本不用想,谁让安德森曾经当过叛徒,谁让他老主子所在的派系,是仇恨华国的哪怕只是表面上的,他们也必须弄假成真,借此才能拉拢来更多选票!

    其实对于有些正客来说,仇恨谁不仇恨谁,这个真很难说。

    除非是家里有老人参加过敌对战争并且留下特别深的仇恨,或者是本人真的发自内心的仇视。其他的都是随时可能改变的就看站哪一边对自己更有利了。

    而现在霉国内部正有声音,要反对华国近期比较热衷的,加入世贸组织。

    华国被敌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就算在九十年代,还经常发生一些让人气到爆炸的事情,比如六年前,huanghaishijian。

    而对于很多人来说,他们很乐意在闲着没事的时候,给华国找点不自在。

    就像这次,安德森的老主子突然出手,简直就是一石数鸟既打击了安德森的新生意,又能再次拉一波舆论,让自己的派系获得更多人支持。更能对华国的发展,造成一些阻碍,让那个偏僻落后穷地方冒出来的牵牛花去见鬼……

    但是安德森对老主子知之甚深,他认为这件事不是这么简单。根据利益扩大化的原则,既然那老东西出手,肯定还会有其他直接的,比表面上看起来更让他们动心的东西。

    不然的话,随便其他任何一个问题都可以提,为什么要提这个仅仅在贸易这一块,相比其他产品来说,牛肉就算进口,那点数量放到庞大的国际贸易中,也不过是沧海一粟。

    等所有人去奉命调查消息鬼知道这大半夜的,他们这些人去怎么调查高层的消息,反正一个个都表现的干劲十足的。

    奥德里奇给舅舅倒了一杯水:“舅舅,我想你应该冷静一点。这件事还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你现在越慌张,如果给对方知道,他们就会越乐意尽力扩大这次提案的影响,甚至会影响到我们其他的生意。”

    “其他的生意?”安德森心里自嘲地冷笑着,这个生意做不成,其他的生意还有意义吗?

    其实这个才是他如此烦躁如此暴怒并且恐惧的真正原因,但是对外甥他也没法说,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察觉到竟然是白开水,不由得又想起亚伯来如果亚伯还在的话,就算是现在的局势,他也可以和亚伯商量一下。这个外甥,毕竟是以前没有委以重任,比亚伯各方面都还是差不少的。

    他这么想着,默不作声地在奥德里奇的注视下,拿出来一包黑绿色的东西,那是茶叶。

    捏了点放到旁边的小天平上,然后在另一边放了一个小砝码上去。减减加加的,直到天平彻底平衡,他才把称量好的茶叶放进水杯。

    看着那些水杯在水里缓缓下沉,他也逐渐冷静了下来泡茶果然是有助于人平稳心情,哪怕是不按照书上的那些繁复的步骤去泡。

    奥德里奇看到他心情平复就很高兴,并不关心他为什么能平复心情。如果非要说的话,奥德里奇宁愿去相信,他这个舅舅是在称量茶叶的时候平复下来心情的如果把茶叶扔进白开水里都有这种效果,那东方的茶叶未必也太神奇了。

    “尽快,必须尽快。”表面已经平复下来心情的安德森轻声道。“这事情很重要,如果是其他的生意,丢了也就丢了,这个生意,一定不能丢。你能明白吗?”

    奥德里奇压下自己心里的那些纷乱念头,答应道:“我知道的舅舅,你放心,我还有些其他的小伙伴,也许在打探消息上,会有一些用处。我马上去联系他们。”

    “好的。”安德森点点头。“主要查一下老家伙近期的行程,最近和什么方面的人接触比较多,应该就可以推测出蛛丝马迹。你尽管去收集资料,我在这里等着。”

    等奥德里奇离开,空荡荡的客厅里,立刻就又剩下了安德森一个人。

    他向后靠在沙发上,抬起头,闭着眼睛沉思了片刻。然后才深吸一口气,拿起来了电话。

    很遗憾,电话里传来了提示对方关机的声音。

    他好像松了口气,随即却又更惆怅起来……那个人说过,来这里会给自己一个惊喜的。然而现在别说惊喜,安德森只希望,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希望他能理解一下自己,不要给自己来个惊吓就好。

    ……

    “亲爱的燕,你终于到了!”威尔远远的张开双臂,热情地给燕飞打着招呼。“看起来你的旅途很愉快,所以我准备再告诉一个好消息,让你喜上加喜。”

    燕飞和他抱了一下,然后拉着他并不松开:“什么好消息……”

    “你能不能先松开我?”威尔的脸变成了苦瓜。“我绝对没有想要拥抱徐女士的意思,你看,我现在已经是个纯正的玉州人,我带着我的媳妇来迎接你,我绝对没有任何……”

    “开个玩笑!”燕飞松开了他的手。“看起来你们俩在这里的新年过的相当不错,嗯,两位的气色都很不错。”

    他说的很认真,对面两人也能感觉得到。所以夏青叶主动笑着点点头:“确实不错。不知道怎么回事,习惯了这里的环境之后,回去上班的那段日子,总觉得……嗯,不是说咱们家里那不好……”

    “而是觉得,很多时候,无论做什么事儿都要束手束脚的,特别让人放不开。甚至说话都不能太直接……”

    燕飞心里吐槽,你那还是有背景的回去上班的,如果是没点背景的,不知道都要什么样了。他还没说话,旁边的徐小燕极其认真的点点头:“嗯,我也觉得夏姐姐说的对。有些人说话拐弯抹角的,看着都特虚伪。”

    还怕别人不理解她说的,又补充了一句:“就像燕小飞整天打交道的有些人!”

    “虚伪是无处不在的。”夏青叶笑了起来。“你见到的只是商场的,而不是我们这种职场是的,那是不一样的。嗯,怎么说吧,更让人烦。好了不说这个了,我已经帮你们定好酒店了,走吧!”

    燕飞点点头,和威尔并排走在前面:“我说,你还没告诉我,准备告诉我什么好消息呢?”

    威尔美滋滋比划了一个钞票的手势:“你的收入又要大大增加了。因为电影即将上映,所以你的小说又被推出了好几个版本,还有和电影一起搭配销售的周边等,还有一些版权需要你亲自签字……”

    “只要电影大卖,你绝对也会是财源滚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