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五十三章 我去上学校

作品:随身带个侏罗纪

    一个小镇上的高中,还是一个升学率都不好意思算出来写出来说出来的高中,教学水平可想而知。

    倒不是说老师们不认真,关键看看老师们的普遍年龄就能知道。整个高中学校里边,最多的是刚毕业没几年的年轻老师,还有就是教学年头就和这些年轻老师们的年龄,差不了多少的老年教师,中间年龄段的教师就没几个了。

    从这就可以看出来,基本上这中间有些年头,高中学校里边都没增加新老师。也就是最近几年才多了些年轻老师。

    老教师怎么说也有点经验,可精力不足,何况在学生们眼里就是老封建,很难和现在的学生们打成一片。新教师精力是有了,和学生们也能搞好关系,但是教学经验就差了点。

    而中间年龄段那种精力充沛,有足够教学经验又能和学生打成一片的,基本上没有。

    现在就是这样,那个年迈的历史老师在尽力让自己的声音更大点,以便后边的学生也能听到他讲述的某个事件的历史意义,不时还要喝口水,顺便拿个毛巾擦一下额头的汗水。

    但是燕飞听着听着,他就是想打瞌睡。

    讲来讲去也离不开课本,就是那一套用了多年也没多少改变的教案,无非是把课文稍微拓展一下,讲一下其他相关的历史事件比较一下。但是,那些例子都是耳熟能详的,也没有什么新意。除了一些好学生自觉学习的,和极少数对历史有兴趣的学生,大部分学生都是心不在焉的和燕飞一样,昏昏欲睡。

    本来嘛,这个就是所谓的副科。更有些学生想的长远点的,高二就分文科理科了,那些准备上理科的,压根就没打算在高中一年级怎么学这些属于文科的副科。

    好在一节课也就是四十五分钟,坚持坚持就过去了。

    初中高中这些副科都没有作业,也就是把考试当作业了,所以下课前老师又划了几个重点,然后就拿着课本教案走人。

    当然副科老师也不具备留作业的条件,主科的像语数外这些还好点,其他的在不分班之前,连老师们自己都不重视。

    燕飞的运气还算不错,在第二节地理课上完之后,才发现第三节居然是体育课。而且是本班第一次上体育课,刚开学之后上的课本来就不到一周,之前有一节体育课也没上。

    刚开学,这体育课还是要上的。这是初中高中非毕业班的学生们,每年都在开学前几天才能享受到的。因为用不了多久,体育老师们就会各种有事,换成其他科目的老师来上课。

    反正体育老师就是整个学校最忙的,整天都没空上课,事情特别多。忙也是真的,因为整个学校,一千多的学生,也就两三个体育老师,还要带毕业班那些体育特长生。基本上除了不会来大姨妈生孩子之外,什么事情都会有因为几个体育老师都是男的。

    但是真的是不是忙的连一节课都上不了,那大家都心里明白的很。

    体育课就教几项就是针对高考要考的项目。先测试一下,看看有没有将来可能当做体育特长生培养的,这是学校的关键,靠这个能提高点升学率,毕竟大部分学生只让他们指望文化课考大学,那挺不靠谱的。

    没扩招之前的学生们的情况是相当悲惨的,大部分基本上前途无亮。这个从年纪分配就能看出来,高中一年级五个班,到二年级文理分班就变成了四个班,三年级依旧四个班毕业班里最少有四分之一是复读生,复读两三年的大有人在,最多的有复读五六年的,年龄都超过法定结婚年龄的。

    别的学生听完老师讲的规则都跃跃欲试,就燕飞听完就站着干看。

    这体育老师就是学校住的,暑假都和燕飞打过交道的,吃过他送的牛肉,对这位了解也不少,笑着问他道:“燕飞同学不来试一下吗?”

    燕飞迟疑了一下:“我玩这个就有点欺负人了吧?”

    迟疑这一下是因为他也不想表现的太特别,但是要是上去和别人一块去试试跑步跳远什么的,怕把别的学生打击到。

    体育老师笑了笑:“随便测试一下吧!”

    燕飞想了想:“那行吧!就试试这个,考试满分是最远的那个线是吧?”

    他说的是立定跳远的,从及格线开始,都用铅笔在地上划过了。刚才他觉得这挺无聊的,神游天外的没仔细听。

    “那是以前……”体育老师刚开了口,燕飞就就走上前站着跳了一下,刚好瞄准了那条线,稍微过了半尺。小学生玩游戏都知道喊着‘胳膊甩甩跳个远远’,这位就站那里连腿弯的动作都不明显,直接就来了个满分。

    还有其他几项也懒得试了,周围学生都听到他刚才问的那一句,知道人家这是瞄着线跳的。

    燕飞还不想打击到同学们,不知道有几个学生都已经面色不对,眼神里都有点绝望了。以前压根不知道高中考大学还有体育特长生,也就是刚刚才知道。听说了居然还有体育特长生,还有点跃跃欲试的,结果看到人家就那么轻松地过那条线半尺,想想自己,顿时觉得自己前途渺茫一片灰暗。

    燕飞还觉得自己比那条满分线过了半尺没什么,被那几个绝望的学生围着的体育老师,则是已经有点眼晕了。

    铅笔画的线自然不可能像考试时候那样按厘米算,是隔五厘米才划一条的。

    大家这么反应的原因,最远的那条线根本不是满分线。燕飞以为老师要说那是以前考试的标准,实际上那是老师为了激励大家,特意把本校以前的记录,那些参加过体育特长生考试的学生的最好成绩划出来了。

    于是这老师的后半句话也说不出来了,这记录人家都是按厘米毫米算的,你一下超过半尺。这样的记录留下来的话,那就不是激励大家,是打击人了。

    所以这老师想了想才问道:“以后你准备考体育特长生吗?”

    燕飞早想好了:“要是将来能有加分的我弄个加分就行,特长生就算了,总感觉这样像搞偏门,不是那么正式的……”

    老师一脸黑线,感情我搞了这么多年体育,都在玩偏门?

    当然对这个学生就不能像普通学生对待,学校老师们有的是会算账的,早就算过了,根据大家的了解,就暑假里这位老板送出的牛肉,每次也有他们几个月的工资。而且大家了解的都是学校,像派出所武装部这些地方,他们也不好去打听。

    而且也隐约有传闻,人家的牛肉卖到香江的价格,比街头的那价格高的多。所以对小镇上的人来说,包括学校这些老师,燕老板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所能猜测的层次,对这位来上学究竟是打算来混个毕业证,还是真的准备参加高考也没法猜测。

    现在听了燕飞的话,体育老师总算知道,这位还真是奔着高考来的。这么一想他就淡定了,反正将来你文化课不过关,说不定还得考个体育特长生他一点没觉得燕飞能在高考的时候,全靠着文化课忽悠能过关。谁还能不知道他初三都没上,纯粹是‘特招’的。

    但是这个特招生大家都乐意,能给大家带来切实的好处,没人不愿意。再说人家又不像别的通过关系进来的学生,学习差还捣乱,有些学生还碍于面子没法狠管。燕飞同学的情况大家一打听都知道,学习差不差无所谓,反正人家很少来上课,就算来也不会影响其他学生。

    这会儿体育老师想的更远了点:“燕飞同学,你有没有想走体育这条路的意思?就是参加市里省里体育队,当个运动员以后到国家队,参加国际比赛拿金牌为国争光?”

    燕飞顿时乐了:“我要去当运动员为国争光,就没时间管养牛场了。你说乡里有人知道是你劝我去的,以后会有人砸你家玻璃不会?”

    体育老师想了一下:“算了,你就当我没说。”

    其实这老师对体育这行业了解的更多点,他自己说完就后悔了。他是体育老师,经常带队去市里参加考试什么的,对目前的情况还算了解。让人家一个身价不菲的老板去当运动员,如果是刚毕业的小青年来说还会这么想,但是在这个已经在学校教了十几年体育的老师看来,那真是挺不靠谱的。也就是刚才见到燕飞的成绩见猎心喜才脱口而出。

    至于燕飞说的玩笑话,那简直是绝对大有可能的。小镇上谁不知道燕老板以前贷款近百万,然后这才没多久就哗啦啦全部还上了。不说农村还有不少人等着跟着他养牛致富的,就是现在靠着他发财的人就不少了。

    这么一个致富带头人被自己劝说去当运动员,自家的窗户绝对得把玻璃换成钢板,出门不带头盔说不定都得被敲闷棍。

    两人开了个小玩笑,关系反而近了,干脆就站这里聊了起来,至于那些学生,他不管大家更乐意。反正这是最后一节课,不少学生都在盯着食堂外边抬出来的一锅锅面条流口水了倒不是学生们馋,都是正长身体的时候,学校里的饭也没什么油水,吃饭的时候吃的再多再饱,也照样不到饭点就肚子咕咕叫。

    燕飞和老师聊了一会儿,打听了点关于高考加分的政策,就溜达着回家去了。总算这一下午的课,也上的挺圆满,至少三节课都上完了。

    打听加分政策是应有之意,好歹自己也是要当‘捣磕特儿’的人,将来一定要当个正儿八经的大学生,特长生虽然不在考虑范围,但是能有加分的政策,那就是不用白不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