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六十一章 学术界的泥石流

作品:随身带个侏罗纪

    夜晚,恐龙世界,大河基地里面灯火通明,机械的轰鸣声,人们的呐喊声,让这里仿佛又回到了刚开工建设的大工地时期。

    燕飞挥舞着一把特大号的长刀,正在肢解着一头小型恐龙。

    这是一头剑龙,说小是因为和其他大型恐龙比起来,只能算小号的,毕竟才三四吨的大小。不过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已经够庞大了,至少旁边帮忙搬运剑龙肢体的人就不这么认为。

    在不远处,还有一头已经被肢解开来的暴龙。此刻曾经啸傲山林平原的暴龙已经成了一堆碎块,无论如何是也暴不起来的。就是那庞大的身躯,给研究人员造成了极大的困难,以至于不得不用大型工程机械,拖拉着那些肢体让人来研究。

    一群记录员不停地小声讨论着,并且不时地飞快着记录着一些东西。

    随着噗嗤一刀声响,最后需要肢解的部分就被一分为二。燕飞随手一抖,把刀身上的血迹抖掉,顺手把刀插在了一旁,接着开始帮那些苦力们,按次序把这些肢解好的恐龙躯体,摆放开来。

    那些研究员们这两天已经有点习惯,或者说对这些庞大的研究样本已经麻木了。震惊这种事,震惊的多了,自然就会淡定起来。

    昨晚上燕飞弄来的是禽龙和原角龙,当时一群人正在震惊于种种新发现的时候,燕飞在回人类社会的时候,不小心发现了一头刚被捕杀的大型巨龙。

    大型植食性恐龙如果被捕杀,很容易出现一种情况,就是本身已经倒地,毫无反抗之力了,却仍然在活着恐龙体型太大,捕猎者们不能给予其致命一击,而且还有被反戈一击的危险。所以捕猎者都是先给猎物制造出伤口,然后不停追逐,使其伤势加重脱离队伍,最后倒地成为自己的美餐。

    当这种时候,肉食性恐龙们兴奋无比地进食过程,就成了猎物痛苦而漫长的死亡过程。

    燕飞本来不用白不用的原则,主动帮助这头巨龙中断了最后的痛苦死亡体验,让它少收了不少罪。当然这么做,他是为了扛回来一些‘研究素材’供苦力们研究这头巨龙具体有多大就不用说了,反正就一颗心脏,就超过了五百斤。

    如果一个人见识过一颗超过五百斤的心脏,那再看一头几吨重的恐龙,做到淡定真的就没那么困难了。

    有了这么多的‘素材’,想要写几篇相关的文章,对于这些专业写论文的人来说,比吃饭喝水困难不到哪儿去唯一需要把握的,就是详细程度,不能超出人类世界的科研成果太远。否则想等到人类世界的研究人员们得出这样的结论,猴年马月都没指望。

    也就两天的时间,一群苦力们就拿出来了上百篇的文章,这还只是刚开始,后面源源不断的还会有越来越多的文章出来。

    真的太容易了,人类社会的研究,是根据一根根在地下埋藏了千万年亿万年,已经石化了的骨头来进行的。现在他们则是根据活生生的恐龙研究的,连那些原来实验室的保安们都能写出点东西来。

    所以等给老板订完了杂志,整理好实验室,又筹划了一下近期工作的刘进学,过来给老板汇报的时候,发现燕老板已经又神奇写出来了十来篇关于恐龙的文章之所以说是文章,是因为要是用论文两个字的话,燕老板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

    看着那些文章,当时刘进学就有点迷茫了。

    他有心想说燕老板这是在瞎扯淡,可是那些文章里面,从头看到尾,虽然各种论证都是以猜测性的语气写出来的,可是如果不考虑现实中的证据不足的话,每一篇都是条理清晰,论据充分,最后得出结论的时候也都是顺理成章。

    这世界怎么了?

    刘进学越看越是迷茫。

    他当然不知道,这是一帮真正的研究员,看着那些血淋淋的大骨棒子‘研究’的,如果人类社会中谁能指出其中的错误,那只能说明一件事,指出错误的人绝对是错误的。

    要知道,这些研究员们大部分不但比老刘资历老,就算那些资历没他老的,见识也不会比他少当初刘进学工作的实验室,那条件真没法和燕老板精心挑选的这几个实验室条件好。

    燕飞看刘进学看自己的论文,倒是想起来了一个问题:“师兄这几天不太忙吧?过两天送小星去上学的时候,你也跟我去一趟吧?我准备去几家杂志社看看,你跟着帮我参考一下。”

    刘进学瞬间就从因为那些文章带来的迷茫中反应了过来:“你又要去花钱发表文章了?”

    “什么叫花钱发表文章?”燕飞不满意了。“我发表文章是发表文章,找杂志社做广告的是为了发展企业,还有些是赞助一下,支持一下科研建设,那都不是一回事好吗?”

    他当然有理由生气,为了这几篇文章他觉得自己也挺辛苦的,大半夜不睡觉杀恐龙分恐龙,完事后还得把那些恐龙尸体送到原野上想想一颗心脏五百斤,那得吃多久去了?那些吃不完的肉又没必要冷藏,只能扔出去,给运气好的恐龙加餐。

    “是不是一回事,你自己心里,就没点数吗?”刘进学对老板的生气视而不见。

    人家写一篇关于古生物的文章,不知道得翻山越岭风餐露宿多久,挖出来那些恐龙化石。然后又不知道得经过多少个日日夜夜,寻找各种证据和各种专家来一起推理论证,最后才能出来一篇文章你这样两天就出了十来篇的,说你你还不乐意了?

    当然刘进学也不知道,对于是不是一回事这个问题,燕老板也表示很受伤:我发表的都是推动古生物研究的文章,无非是现在没有足够的化石证明,为了发表到一些好的杂志上,还得靠赞助,比六月飞雪都冤。

    可惜虽然觉得冤,这个问题是没法分辨的。

    见到燕飞沉默,刘进学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不管怎么说,虽然这个老板‘沉迷’于发表文章,有沽名钓誉之嫌,但是对于科研上的投资不遗余力,那是真的。

    刘进学只要一想到这一点,就觉得自己不该打击老板的积极性。所以看燕飞不说话了,他反而觉得有点不好意思:“那个,我觉得这些文章写的也不错,虽然暂时没什么实质性的证据……你要是真想发表的话,我建议投到一些正规些的杂志上。最好是不但有国内刊号,还具有国际刊号的……万一以后发现你这些论文上的……观点正确的话,肯定能大大提高你的知名度!”

    最后几句话,刘进学说的很艰难。他真不是个会安慰人的人,能这么背着自己的良心说出这样的话,已经不容易了是的,刘进学就是觉得这几句话,是违背自己良心的。

    在他看来自家老板闭门造车弄出来的这些东西,虽然都是有理有据的,看着煞有其事,但是只能说明一件事:燕老板的想象力还是挺丰富的嘛!

    如果他知道燕老板的这些文章,就是奔着‘将来被发现观点正确’去的话,估计就又得觉得世界不真实了。

    听到刘进学改口,燕飞顺势问道:“那你知道咱们省内,有哪个杂志比较合适吗?最好名气大点的正规杂志。”

    至于问什么刊号,那就不用了,刘师兄清楚就够了。

    “这样的杂志也挺多的,省一级的公办杂志,基本都能弄到国际刊号。”刘进学解释完,忍不住又补充了一句。“我是看你这些文章,写的挺是那么回事的,才给你建议一句。以前你发表的那些杂志……对了,我只给你建议,具体需要人去的话,我可不去……”

    以前发表文章的那些杂志,确实有那么点不入流,不过你也没必要说出来吧?

    老实人说话,就是这么容易让人……听着不爽。让燕老板忍不住回了一句:“就你熟门熟路的,你去不是最合适吗?咋了,丢你人了?”

    看刘进学一副默认的样子,燕飞干脆也不遮遮掩掩了:“我不管,这事就交给你了。等开学的时候你跟我一起去,我给你准备点红包,你帮我把事情办了……只要这件事办好,以后你想怎么在实验室折腾都是你的事,我保证不管你。”

    刘进学本来听到前半截话立马就有点想反驳,可是听到最后一句,顿时就犹豫了。

    有一个完善的实验室让他折腾,这对一个研究人员来说,诱惑力真的太大了。不夸张的说,燕老板这个实验室虽然到现在就一个正儿八经的研究员,但是那全套的二手设备,比刘进学原来工作过的实验室条件都好。

    “真的?”犹豫半天,刘进学反问了一句。

    燕飞都不用想,就知道他心动了:“当然是真的,你想研究什么就研究什么,哪怕你把设备拆了卖掉我都不管。行不行就一句话,你说吧!”

    “说话算话?”刘进学觉得作出这个决定,自己牺牲太大,需要再次确定一下。

    “千真万确。”燕飞给他信心,反正那些设备还有重复的,就算他真给拆了卖掉,咱再补充就是。说句不好听的话,他还巴不得老刘去卖几套设备,那以后自己不就能继续拉他下水了?

    “那好,我干了!”刘进学一咬牙,一副慷慨就义的表情。“我知道有两个副主编,平时不太干净,只要你给钱,这事就能办个**不离十。”

    “多想几个人,我这么多稿子,最好能一次多发表几篇。”燕飞有点得陇望蜀。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有钱什么都干啊!”刘进学又忍不住开始鄙视他了,鄙视完自己叹了口气,一脸的沮丧。“我以前在研究室里面,一直以为自己是学术界的清流,不会和某些人同流合污。没想到来了你这里,眼看就要变成浊流了!”

    “还清流浊流?”燕飞也不强求,能找几个有缝的鸡蛋他就很满意了,此刻心情很舒服,就多说了几句。“没听说过一句话,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耗子就是好猫。到时候有证据证明我这观点正确,那就是我对科研有贡献,谁管我文章怎么发表的?你那什么清流浊流有用吗?是不是还有泥石流啊?”

    刘进学因为马上要去当‘浊流’,心情和燕老板截然相反,也懒得和他说太多:“我倒是宁愿这些文章没一个观点正确的,否则让你混进了学术界,那你就是学术界的泥石流。我真不敢想以后的学术界,有你这样的人会变成什么样?”

    不等燕飞反驳,他就拿出来了自己的工作计划:“这是我近期的工作安排……”

    刚说了一句,忽然又收了回来:“算了,不用给你看了。反正你说了,事情给你办成,以后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记住,说话算话!”

    看着他一副风萧萧易水寒的模样离去,燕飞虽然觉得自己有点不厚道,可是立马又反过来安慰自己,自己这也算是帮这位比较天真的刘师兄,早点认清现实啊!

    没听说水至清则无鱼吗?何况不管清流浊流,能有泥石流威力大吗?

    自我安慰之后,学术界的泥石流燕老板拿起了电话,熟练地拨了一个号码,等听到那头是那个熟悉悦耳动听的声音,他压低了声音:“怎么给你们家打电话,你老是不抢着接啊?亲戚都走完了还不赶紧过来,在家干嘛呢?”

    电话当然是打给徐小燕的,现在文章都准备差不多了,有了时间,当然是找媳妇玩啊!

    “你还说!”没想到电话那头徐小燕也是一肚子的怨气。“还不是你让我爸去你那工地去的,他现在走路都仰着头不看路。过个年家里就没消停过,我爸还非得让我多在家待着,给他撑面子,一来人就要拉着我说几句,躲都躲不过去。我能有什么办法?”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燕飞赶紧安慰姑娘。“我马上安排开工,让你爸过来工地当监工。他一来你就也能过来了,快点啊!我给你说,我发现了个能打字聊天的软件,给你也申请了个号。等你去上学要是不想打电话,咱们还能打字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