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零七章 林海虎的消息

作品:随身带个侏罗纪

    “飞哥,你这到底是给老陈送了什么礼啊?老婆你快来看看这西装,帅不帅?”

    “滚滚滚,赶紧的,厨房还有饭没,我吃点东西去上学去了。”燕飞不耐烦地说着,自己进厨房扒拉东西去了。

    “晚自习你也去?”黑子反问道。

    “晚自习怎么了?好几天没去上学,快高考了你不知道吗?”燕飞说着话已经进了厨房,也不讲究什么热的凉的,在大厨的喊声中,端着上面放了两个馒头的半盆子牛肉,拎着两根清洗过的黄瓜,咔嚓咔嚓地吃着出来了。

    这大厨也是不好当,别人当大厨都怕给老板吃的东西不够好,他这倒好,天天担心哪天老板的身体吃垮了。

    实在是就没见过这样的大老板,吃个东西从来不讲究,有什么吃什么,简直好说话的让人无话可说。看燕老板吃饭那是真能让人胃口大开,平时饭堂里但凡有老板在吃饭,其他人都能跟着多吃半碗饭。

    外边一群人还都围在刚开回来的大吉普旁边,看着那一车的礼物啧啧称奇。燕飞平时也不关心什么名牌不名牌的,但是黑子这帮人现在可讲究的很,一边帮着整理礼物,一边盘算着价格顺便还可以把老板用不上的礼物瓜分掉。

    结果算来算去,最后当会计的邵萍萍惊讶道:“你们说这车就不便宜,这些礼物加起来都比车还贵了。他们当大老板的,还真是不把钱当钱啊!”

    马超顺手拎起一件女装拿出来在媳妇身上比划了一下,满意地点点头:“这件正好给你穿,媳妇你赶紧试试。”

    邵萍萍还不好意思:“人家给老板的回礼,这还是留着给老板娘吧!”

    黑子在旁理直气壮地喊道:“你也不看看这衣服的大小,除了你和蕊蕊能穿就没别人能穿了。你要是不要我可给我们家蕊蕊了……”

    “想得美,我要了!”邵萍萍给黑子一个白眼,抱着衣服就往房间里跑。“我去试试去。对了,你们可别忘了给向会计留两件,不然以后看她怎么收拾你们。”

    “放心吧,多着呢!”黑子回答着又扒拉出几个盒子。“衣服还真多,还能给发哥他们留点,不赖不赖,老陈这家伙硬是够意思啊!”

    “好了好了,大家一个人少挑两件就算了,剩下的让黑子给其他人分配一下,都分完了算什么事儿!”马超看大伙儿都分差不多了,不客气地喊了起来。

    “咦,这还有把刀?”黑子惊讶地喊了出来。

    “我去,好家伙啊!”老欧几个家伙立刻就围了过来。

    “拿过去看去,看看就得了,都别想了。这刀我做主了,算老高的。”黑子把刀递给老欧说道。

    “行!”老欧笑嘻嘻地接过那把精致的短刀,其他几个人立刻争着想先拿来比划两下。“老高老高,这刀二十块钱卖不卖?你现在就别想着玩了,多存点钱以后给孩子买奶粉啊!”

    “滚滚滚!”老高的脾气一如既往,虽然脸上的笑容遮挡不住,可是说话还是直接的很。“二百都不卖,你们倒是存的有奶粉钱,可是媳妇在谁家你们知道呢?”

    “我艹,老高你要这么说话,以后还能不能当兄弟了?”老欧几个七嘴八舌的就叫了起来,这帮家伙现在都算小有身家的人了,结果找媳妇也开始挑三拣四起来,到现在都还一个人睡凉被窝。别看一个个嘴上说着不着急,和他们斗嘴谁要是提这点,比说什么都好用。

    现如今场里这些人和以前发生的变化何止天差地别,虽然不工作的时候还是嘻嘻哈哈的,但是再不像以前那么没分寸了。老高因为太壮实,好几件衣服都没他合适的,只能给个玩具补偿一下,都不用黑子多说大家就都明白。

    当然如今大家都不差这点东西,只不过平时闹一下,显得热闹不是!

    燕飞晚上去晚自习是因为晚上没老师,自习课上学习方便点,看看这两天又有没有新的试卷考题出来。不管怎么说,就算再有把握的人,对高考也是准备的越多越好。

    再说他还不是准备趁着这段时间传言纷飞的,再往恐龙世界搬点家底吗?

    白天他回来走没多久就进了恐龙世界,在里面和苦力一号商量了一会,看看还缺些什么东西。剩下的时间,他都在近距离的考察自己的‘大礼包’,顺便学一些新技能,比如开战斗机。

    现在船上的飞机只是偶尔起飞,毕竟一艘航母上携带的战备物资数量虽然足够多,但是敢随便使用的前提是随时可以返回老家补充。现在大伙儿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所有的消耗品如燃油等都是用一点少点,谁敢胡乱浪费?

    别说飞机不敢飞,连食物都要节省着点。如今的航母上正组织人研究试吃海洋怪物,而且已经取得了初步的成功见过炸弹炸鱼吗?航母上的人就是这么干的。

    对于知情人燕飞来说试吃什么的很扯淡,但是对于船上的人来说,找到了新的食物来源,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成功。

    要不说船大就是好呢,航母那么大的甲板还是有用的,至少晒鱼干特别方便。可惜船上准备不足,也没什么捕鱼装置,连鱼都没法抓,得用炸弹炸了再用人力捞挺大的船你说他们连渔网都不准备,设计船的人太失职了。

    而且这么大的船,那么大的地方,也不说拉上点泥土,否则的话,现在船上的人完全可以种点蔬菜瓜果花生什么的……如果他们带了种子的话。

    嗯,有鸡蛋的话还可以孵点小鸡,养点鸡下蛋吃大魔王会保佑他们,让那些被当食物冷藏过的鸡蛋孵化的。

    这么一想,脑子里浮现出一个漂浮在海面上的田园场景,自己和媳妇在田园里劳作者,吹着海风,抬头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还有海兽在海面上浮沉撒欢……想着想着,燕飞都有点悠然神往。

    不过随即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现在正在写小说呢,顾不上搞这个而且想和媳妇一起进恐龙世界的目标,还是一项任重而道远的艰巨任务。

    反正以后大把的机会,脚下的星球上海洋面积那么大,到处乱跑的航母也不算少,以后有心情了或者哪天碰到了再弄一艘就行。

    老话说得好,别人家的小孩死不完。燕老板觉得,这句话完全可以再加上一句,别人家的东西都在等着自己捡。

    算了,不想了,先去上学。

    燕老板破天荒的来上晚自习,这种事还是相当吸引眼球的。也就燕飞对此比较淡定,和周围的同学们打完招呼,就开始让同桌帮自己补课。

    晚自习的正常放学时间是九点十分,但是高三的学生早就变成了九点五十,连高三宿舍的熄灯时间都推迟了。

    不过燕飞可没打算等到快十点才回家,时间一到收拾了东西就走。他的淡定让同学们都不好意思再做出什么惊诧的表情来,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小部分人就剩下了羡慕这小部分就是去‘体验’高考的,更多的是赶都赶不走想把一分钟当两分钟用的学生。

    就在快走到大门口的时候,一阵自行车铃声从后面想起来,接着林海虎惊讶的声音响起:“小飞你咋来上晚自习了,我还说去找你说点事儿呢!”

    燕飞回头看他那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就没好气:“你就不能出了学校再骑上车,这么多人你也不怕碰到谁。”

    “怕个什么,你没骑摩托车吗?来我带你回去。”林海虎的厚脸皮根本不怕他说。

    “不用了,我摩托车停大门口呢!你先走吧,有事我一会儿追上你再说。”燕飞让过路示意他先走。

    “那你快点,我是真有事。”林海虎招呼一声,又带着一串车铃声窜了出去。

    等燕飞骑着摩托车追上他问他什么事儿,这家伙又神神秘秘地:“路上这么多人,小心隔墙有耳,等咱们回去了再说。先说好,我这个消息可值钱的很,你不给我好处可不行,我觉得最少值二百。”

    你这辈子就打算靠好处费活着的吧!

    燕飞都懒得搭理他,干脆一拧油门,扔下他不管他了。

    回到场里想了一下,也不等这家伙,自己去实验室转了起来。没想到不大一会儿,这家伙居然还打电话找自己。

    “你在哪儿呢?我得当面和你说,这消息重要的很,你没听说过,这电话都能有人窃听,万一给别人听见咋办?”

    听着电话里林海虎的声音,燕飞都有点哭笑不得,你这二百块的消息,还怕人窃听?那得是多闲的人才干这事啊!

    他才不会因为这家伙的一个电话就跑过去,就告诉他有事自己来实验室。

    几分钟后林海虎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小飞你可真不够意思,为了挣你这二百块,都快跑得累死我了。明天我还得上学呢,我可给你说,得会儿你要不给钱,以后咱俩就得断交了。”

    “你舍得断交吗?”燕飞哭笑不得。“行了,这地方没人来,你有事赶紧说。说完我还得去看看老虎呢!”

    “我保证是个大消息,二百块你绝对亏不了。”林海虎神气的很。“你知道我们今年新来了个外语老师不知道?”

    “不知道。”燕飞摇摇头,又反问了一句。“这消息值二百?”

    “你听我说嘛!”林海虎一脸的嫌弃。“我还没说点关键地方呢!我给你说,这个老师有问题。真的,绝对有问题。”

    “什么问题?”

    “他对我特别好。”

    “哈……”以燕飞的淡定,都有点忍不住了。“对你特别好,就是有问题?那是不是看见你和看见了一堆屎一样才行?”

    “对!”林海虎肯定得很。“你想啊,我学习也不好,上课还爱说小话做小动作,没事还好捣蛋戳乱子。老师们对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不都是看你的面子。就算是对我热情点的,也是虚情假意的,了不起也就是想通过我和你拉关系对不对?”

    “对!你说的针对。”燕飞肯定的说道。“你缺点虽然不说,但是对自己的认识……还是挺清楚的啊!”

    “那当然。”林海虎腆着脸皮回答道,那样子颇有点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虽然咱不是好学生,但是也不代表咱傻呀!谁对我是不是真心,我还能感觉不出来咋的。这个老师就格外不对劲,他对我特别好,你说他是不是有问题?”

    “你别问了,一下子把事情说清楚。”燕飞不耐烦了,出去几天刚回来,他要做的事情还多着呢!

    “好好好,你别着急啊!”林海虎这才开始说起了正题。

    这个新进学校的年轻老师是个男性,平时表现的就挺和气,在老师中算是比较能和学生们打成一片的那种。要说这个也没问题,就像林海虎说的,对他特别好,就是有问题。

    一开始是有一次这老师喊林海虎和几个同学,过去帮忙收拾一下老师宿舍这老师过完年来的,宿舍不太够,分给他的是个旧房子,里面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桌椅板凳要收拾出去。

    有了这次交道之后,这老师就经常和这几个学生一起谈个话打个球什么的,有时候还请大伙儿一起去他办公室吃饭学校里的单身老师宿舍,实际上就一间房子,宿舍办公室都是一起的。

    在大家越来越熟悉之后,特别是到了最近一段时间,这个老师就开始显得对林海虎格外上心起来。不但经常喊他去自己那吃饭,经常和他谈心,还有意无意地打听养牛场里的消息。

    要说林海虎这厮在学校里……就像他说的,自己也不是好学生,平时还属于捣蛋分子,老师们看到这种学生,一般连正眼都不想给。对他表面上给的那点面子,也都是看他和燕飞的关系才给的。

    现在难得有个老师对他够哥们够义气,他应该觉得荣幸才是。可是在这个老师问到场里消息的时候,平时大大咧咧的林海虎忽然警惕了起来老子的消息都是收费的,亲兄弟还明算账,你打听这么多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