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九 回归!卢伟的智!

作品:无限恐怖之凡人在挣扎

    【……我死了吗?】

    又是那一片虚无的空间,没有方向,没有时间!

    只有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

    【……再见了,永不放弃队友的那个人!】

    弥留间,生前的画面一一从卢伟眼前划过,从小被别人欺负,因为成绩不好,家里没钱,受到老师同学的厌恶。第一次表白后遭到的无情拒绝,以及石头变成玉石瞬间的惊喜,父母离世的伤心,生化危机中的一幕幕危险到最后的死里逃生,还有刚刚寻找到的那种被队友关怀的温暖感觉,那是多么的值得留恋,不舍啊……

    一幕幕如同电影一样,一一闪现,如梦幻泡影,眨眼即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一万年,仿佛万万年,又好似眨眼间……

    主神空间。

    卢伟生死不知的趴在地上,身体不时抽搐一下,眼睛瞪大,瞳孔开始涣散,浑身上下鲜血淋漓,口中还不时咳出大口的鲜血,腹部仿佛被野兽的利爪抓破,自前向后洞穿整个身体!连肠子都漏了出来!大片大片的红色血液汹涌的顺着伤口流淌在地面,汇聚成一块大大的血泊,透过伤口隐约可见里面的破碎的血肉……

    “主神!快给卢伟治疗!奖励点从他那里扣!不够还有我们的!快!快啊!!!”隐约间,卢伟好似听见了张杰焦急的声音,又仿佛听见了郑吒痛苦的咆哮,还有詹岚的伤心的哭啼声。

    郑吒疯狂的冲向卢伟的方向,嘴里嘶叫着出野兽的咆哮,牙关流出了血液,双目通红,泪水不停流淌着,他此时已完全没有了意识,仿佛只剩下本能!但他心中,依旧还记着回归前的那一幕……

    ……

    火焰女皇主控制室。

    当大家都在为活着回到主神空间而高兴时。

    那只存在于噩梦中的怪物忽然从一片阴影中向他冲来,巨大的爪子和那阵猛烈的腥风,到现在他还记忆犹新。在所有人都以为爬行者全部都被卢伟用计策埋葬在c餐厅时,大家都放松了警惕,连郑吒也这么认为……

    只有两人来得及反应,一个是张杰,作为强化过的深资者,他反应迅,拔枪,瞄准,开枪,一气呵成,只听“砰砰砰”一阵激烈的枪响……

    仅仅使爬行者擦破点皮,它冲向郑吒的度依然不减……

    另一个赫然便是一直保持警惕他,为此郑吒还曾取笑过他,让他该放松时就放松……

    锐利的爪子已经贴到了郑吒鼻尖,寒光闪闪。他只觉手足冰凉,但奇怪的是他没有任何恐惧,他仿佛看见了那个记忆中的娇小身影向他笑,向他招手!他想抓住她,永远的留她在身边,不再让她离开自己,可他却现自己很累,手脚怎样也动不了。就在他准备闭上眼睛等死时,从右边猛的传来一股巨力,硬生生将他撞的横飞出去,他只来得及看见,在他原本的位置上,一个被爬行者爪子轻易洞穿的身影,弓着腰成虾米状……

    爬行者右爪用力一甩,那道身影便犹如破布口袋般被狠狠砸到了墙上,‘嘭’的一声撞出了蜘蛛网般的裂痕!接着,重重摔在地上,生死不知……

    恍惚间,他内心深处仿佛听见了什么,声音很平常,但他却觉得很亲切。

    “……好开心呢!”

    “你知道吗?”

    “当知道你没有抛弃我的时候!”

    “仿佛又找回了那种被人关心感觉!”

    “有多久了呢?三年?四年?还是更久?记不清了呀……好像自从父母去世后,就再没有人在意我了……”

    “……计策是我布置的,既然是我的遗漏,那就让我来补完它吧……”

    “不过,抱歉了哦!呵呵,看来我无法活着回主神空间里,完成我们的承诺了!”

    “……无…无法成为可以将背后交给对方的队友!”

    “……咳…咳咳,对于一个平凡的我来说,能够拥有天才般的智慧,也……也算是不枉此身了……再见了,满脑子肌肉的家伙……”

    那个内心深处的声音越来越淡,越来越轻,风轻云散后,直到消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不!不要!我们永远都是队友,永远都是!你不是说过吗?要一起去面对各种危险,一起好好的活下去,一起活着离开这里,混蛋!一定要活下去!!!”郑吒嘴巴无意识的嘶吼着,旁人完全听不懂那是什么,他完全深深陷入了自责与疯狂中,指甲深深的插入手心,双目通红着想要报仇,他仿佛又回忆到童年时的那种痛苦……

    眨眼间,在他无法反抗的情况下,一道光线闪过,他眼前便失去了仇人的身影,眼中只有一个伤痕累累流着血的身影,生死不知的躺在地上……

    他只得一拳一拳的疯狂锤击地面,双手满是鲜血他都没有理会,只有不停的泄着……

    ……

    张杰脸也难得出现了愁容,脸上甚是焦急,一位古典女性温柔的搂住他的一条臂膀,秀眉轻蹙,用无声的关怀安慰着他……

    他依然还记得那个吊塔上,有些瘦弱的邋遢身影,那妖孽般的智慧,布局时的从容和潇洒,以及那令人印象深刻的透亮镜片……

    ……

    “呦,卢伟身材不错呢嘛?既然两人都没事了,那么我们就快走吧,詹岚,李萧毅,卡普兰他们那些缺乏攻击力的人都在主控制室呢。我们需要快点回去!”张杰拿着它那柄无限子弹的沙漠之鹰不停点射着丧尸,还有心情调侃道。

    “走?难道你们不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吗?”他嘴角露出一丝有些疯狂的笑容,所有人都惊诧的望着他,都不懂他在说什么。

    【……在自身安全的情况下,好不容易进入了这种境界,不使用还真是浪费啊!】

    “现在再不走,待会等爬行者来了,我们就算想走也走不了了啊!”郑吒托着一挺机枪,满脸焦急说道。

    “爬行者?那是什么?”马修艾迪森疑惑的问道。

    “那是公司机密研究的一种生物兵器,而它们很不巧就在之前B餐厅的小型集装箱里,它们的个体实力是丧尸的一百倍,也相当于普通人身体素质的十倍,战斗力尤为强大,本身度极快,擅长偷袭,而且还带有病毒,一旦被攻击到,在一刻钟内没有注入解药,就会变的跟下面的这些怪物一样!所以,想要安全的回归地面,我们就必不可少的要面对几十只爬行者的追杀。这是我恢复记忆后想起来的。”他从容的编造了谎言,推了推眼镜,透亮的镜片一阵反光。

    “我们不可能这么倒霉,碰到它们吧?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们度快点,从另外一条路走,应该可以避开他们吧。”一个佣兵恐惧道。

    “来不及了,这种生物是靠听力来判断敌人的位置的。一千米以内,哪怕是人的呼吸声,它也可以清清楚楚的听到。刚才开枪的动静应该已经惊到了刚刚清醒的他们!”他摇了摇头,眼神有些戏谑的望着被吓到的佣兵。

    “好吧!说说看,你的计划是什么?”马修艾迪森一挥手,制止了其他佣兵们的问话。

    他从容的拿出一支黑色的水笔,坐在在洁白的集装箱上开始涂鸦了起来,边画边道:“与其在陌生的环境下面对擅长偷袭的爬行者追杀,还不如我们选择我地形将他们一网打尽,从而安全的回到地面!因此此次布局的名称为‘捉老鼠’!”

    疯狂的言语,使得郑吒和张杰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惊骇!

    “如果想要让它们按照我们的意愿行事,就需要诱饵!而诱饵就是我们在做的所有人!”他默默的画着,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件与他性命毫不相干的事,语气里充满平淡。

    “我只想知道,我的队员会不会受到损伤?”马修艾迪森皱着眉头问道,显然他也被震撼到了,一网打尽几十只越常人十倍的怪物,而所依靠的就是他们这几个人,这个想法光想想就让人震撼,不过目前还没有更好办法的前提下,他还是想先听听这个计划。

    “嗯,如果一切按照我的布置来做,应该不会出现伤亡。”他左手推了推眼镜,右手还在不停的画着。

    【……呵呵,是不会出现伤亡,因为另一种结局就是全军覆没!不过我想那时候也没有人知道我撒谎的事了!】

    “我们目前所在的这个位置也就是你所说的c餐厅,按照蜂巢的结构,这里的出口只两个,一个是从B餐厅方向进入,另一个是从武器储藏室那再绕一大圈进入。而显然,B餐厅距离这里要近很多,因此,他们进入的方向应该就是这里。”

    说完,他在B餐厅通往c餐厅的那道门上写了一个2,他又接着道:“那么我们想要安全的出去,就只能从你们刚才来的那条路。”

    接着,他又在另外一条路上写了一个1,他刚想说什么,就被一个雇佣兵插话道。

    “那万一它们绕一大圈来我们怎么办。”

    他皱着眉头,很讨厌被人打断的感觉,但为了获取雇佣兵们的帮助,他还是耐心解释道:“爬行者是一种擅长偷袭的强大生物兵器,但强大并不代表它完美,我所总结的世界法则之一就有,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事物。因此它们也有一个重要的缺陷,那就是没有智慧,只有本能!这也将是我要利用的。”

    “张杰,你背包里带了多少炸药?”他头也不抬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有带炸药?”张杰满脸诧异,很怀疑他是不是一直在监视他。

    他在画好的图画下面又写着什么,完全是用英文所写,语气很轻松的回答道:“作为知道有爬行者存在的人,你又怎么可能不拿炸药?”

    “那你为什么不问郑吒?”张杰拿出背后的军用背包,从里面拿出了一个标有‘危险’提示的包裹不甘心的问道,郑吒也满脸诧异的表情。

    “TnT?嗯,不错,这么多应该够了。你说郑吒?他脑子里不从来都是肌肉的吗?”他抬头看了一眼,便继续边写边道,只是语气里毫不留情的充满了讥讽。

    郑吒脸部肌肉不怪异的抽搐着,心里恨得牙痒痒,可是恨归恨,但他又担心一会即将到来的爬行者,却也只得满脸郁闷……

    张杰听了,却哈哈大笑……

    “然后,一直监视我们的卡普兰先生,这两个炸弹的引爆时间就由你来掌控了,这将绝定我们所有人是否能够活着出去……当我们在一号门处吸引老鼠进入口袋时,你就关闭那扇你之前打开过的钢铁大门,只要能够阻挡两分钟的时间,当所有老鼠进入后……就按照编号引爆炸药吧……人员的安排我都写在地上了……最后郑吒……背我一下吧,我现在连动都动不了了呢……”

    留下的只有一个潇洒的背影和映红的绷带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啊!你不能慢点吗?没看到我是伤员吗?”

    “……混蛋!你这是报复,我要抗议……”

    “……你这个满脑子肌肉的家伙,等我身体好了,我一定会教你怎么尊重他人!”

    “……”

    ……

    詹岚仰着脸,望着被光笼罩的卢伟,脸上的泪痕依稀可见,回忆着那个在主控制室里那个充满自信,跟她谈话会时而脸红的青年……

    ……

    “你是说,你的布局是让他们在一号和二号门口安装好TnT炸药,然后等爬行者全部进入后引爆?可是,难道你不觉得这样的布局太简单了吗?”詹岚满脸好奇的望着青年,要是她亲眼所见,在加上许多人的诉说,她实在搞不懂一个这样平凡的身体内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智慧。

    “是的,c餐厅内部空间高达三十米,是外面的五至六倍。内部还没有任何支撑,所以,哪怕轻微的爆炸也会使它坍塌。至于布局简单这个说法,我觉得并不正确!在我的认知里,正因为简单,所以才实用!而且在我的世界法则中就有一条,世界上并没有最高深的布局,只有最适合的。难道你不觉得,为了达到某一个目的,而将这个布局复杂化,高深化,这种事情本身就是一个失败吗?其实当智谋越到凡人的程度后,随意间任何布局都可以信手拈来,而且永远都是最简单的方法,就像我现在的境界一样。”青年脸上微微一红解释道。

    【……只不过那种状态并不是随时都可以的,而是需要完全平静的内心才行啊!我总是缺乏足够的勇气……】

    “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这样诶!没想到你的布局这么厉害呢!不过那要是c餐厅不坍塌怎么办?还有如果坍塌后引起大面积的塌方又怎么办?”詹岚双眼已是充满崇拜的目光。

    “呵呵。先我考虑过它不坍塌的情况,所以让他们将TnT炸药安装在两条路口。因此哪怕c餐厅不坍塌,也可以阻断通道,阻挡它们一时,利用这些时间,我们也可以从容逃脱了。至于大面积塌方我也有考虑过,这个基地原本就是考虑到地震的因素,才按照蜂巢的样式来建造的。哪怕一处塌方也不会或者会很小的影响到其他地方。而且当时情况太危险了,不被埋死,也会被即将到来的爬行者给杀死,所以只要有过5o%几率成功,我都会搏上一搏的。”青年脸上微微一红,尴尬的挠挠头。

    “又是怎么想到用吊塔拉着集装箱,载着众人安装炸药的呢?”詹岚此时的神情像极了记者,一脸专注的模样,生怕漏掉了任何一点有用的信息,她手中就差一本笔记本了。

    “其实那本来是我为自己逃生考虑的。”青年仿佛不适应女生直视的目光,脸色越加红了,顿了顿道:“当时的情况很危急,我跟雷恩在吊塔的驾驶室里,而丧尸却拼命的顺着吊塔向上爬,你知道的,当时丧尸非常的多,我害怕他们将吊塔给破坏了,那么我们就真的死定了。因此,我准备用吊钩将一个集装箱吊在半空中,然后我和雷恩依靠吊塔爬到吊绳,顺着它滑下去,一起进入巷子里的冰柜中,然后直到回归,而那种方法,就要担心吊塔被丧尸破坏掉,还有从控制室到冰柜的那段距离也是非常危险的,你知道现在的我是动也动不了了呢!”

    “你还真是聪明呀?”詹岚捂着嘴,满脸惊讶道:“连这种方法都想的出来,如果你们进入了冰柜,本身的新陈代谢也会降到最低,而且还是在箱子内,到时候别说丧尸,恐怕连爬行者也现不了你们啊!不过,你们为什么又不顺着,郑吒他们去救你的那条路逃生呢?当时你们应该不知道那道门是关闭的吧?”

    “那也算是运气的成分居多!事实上,当时我并没有考虑那么多,只是想要道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可是后来,我才现了不对!”青年眼中充满了智慧,非常吸引人。

    “什么不对?”詹岚满脸好奇。

    “在卡普兰打开那道门之前,我并不知道它是关着的。当时按照集装箱的摆放,我就现了还有另外一条路,可当我弄出那么大的巨响后,另外一条路却半天都没有一个丧尸出现过!我当时就觉得很奇怪!既然主神都增加了丧尸的数量,另外一条路怎么可能没有丧尸呢?所以我当时就现了那是一个陷阱!如果我和雷恩直接顺着那条路一直走到底的话,绝对会被身后的丧尸群围堵,从而陷入真正的绝境!而主神毕竟不可能给必死的任务,一种依靠自己的能力,现集装箱里的冰柜!另一种就是依靠队友的营救,当然前提是要给与队友足够的信号!就比如我之前的那声巨响!”青年此刻的眼神中充满了自信,仿佛没有什么事是他不能够做到的。

    “哦,对了,帮我拿好火焰女皇的主板哦,我现在连动都动不了了呢,说不定回到主神空间就会有用的!”青年推了推眼镜,眼中弥漫着自信。

    ……

    一道光线,从主神上照射下来,卢伟那有些破烂的身体缓缓飘浮在空中,身体的创口,以肉眼可见的度生长出新嫩的肉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