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跟你有什么关系

作品:我家厕所通万界

    这四年间,池天成已经存了有二十多万的存款,本来是打算留着以后旅游用的,不过现在有了镜子空间,旅游倒是省了,进入电影世界还不是可以随便玩。

    只是一口气拿出十五万,他还是有些心疼的,毕竟那可是一大半的积蓄。

    不过如果他真的要替李叔一家还钱,以王娇的性格肯定巴不得,跪舔估计都有可能。

    但是李舒宁跟李叔肯定都不会答应,虽然同住在一个小区,大家也都那么熟悉,可说到底还是非亲非故,互不沾边。

    想了半天,池天成暂时把这个想法压了下去,爬起身在床上做起了俯卧撑跟仰卧起坐,以此来锻炼身体,尽快适应现在的力量。

    第二天池天成睡到自然醒,醒来时看了看时间,不禁有些奇怪。

    现在都十点多了,是自己睡过头了,还是李舒宁今天没来敲门?

    但是按照她的性格,如果是敲门没听见,肯定会打电话或者发短信,只是来电记录里并没有未接电话。

    抱着这样的疑问,池天成拿出手机给她发了一条短信。

    “舒宁,你已经去上学了吗?抱歉,我今天睡过头了,你敲门没听见。”

    发完这条短信他就下床洗漱一番,坐在电脑桌前看起了电影。

    只是半个小时过去,李舒宁并没有回短信,直到中午十二点了,还是没有短信回复。

    想到昨晚的那条短信,池天成怀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忙拨了个电话过去。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怎么回事?”池天成皱了皱眉头,“难道是彪哥那伙人动手了?”

    池天成心中顿时觉得有些不妙,穿上鞋子立刻下了楼,走到小区外面,李叔的饭店关着大门并没有营业。

    看着这一幕,池天成心里不安的感觉越来越重,当即扭头回到了小区,朝着李舒宁所住的那栋楼跑去。

    这个小区不大,他们两家住的楼也不远,用平常散步的速度走几分钟就到了,池天成一路快跑,不用一分钟就出现在了楼下。

    他们家也是住在六楼,不过没有电梯,只能爬楼梯。

    池天成迈开脚步,一口气上了六楼,脸不红心不跳,出现在她家门口,咚咚咚敲响了房门。

    只是等了半天并没有人开门,池天成有些心急,再次伸手敲门,这次的力道不由大了些。

    敲门的声音在整个走廊里传荡开来。

    这一次房门终于打开了,不过开门的并不是李舒宁,而是李叔。

    李叔的脸色看起来并不怎么好,衣服还有些凌乱,就好像刚被人用力抓过一样。

    池天成有些着急,立刻问道:“李叔,舒宁今天怎么没去上学,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李叔只是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天成啊,你回去吧。”

    这时候屋子里面传出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是谁啊?”

    透过门缝,池天成可以看到一个一头长发,发尾烫的大卷,穿着红色连衣裙的中年女人正好从卫生间走出来。

    她保养的还算不错,脸上也化了妆,嘴唇上抹着艳红色的口红,身材也还算可以,能够看得出来她年轻时候一定是个美人。

    这人正是李舒宁的妈妈王娇,她走到客厅,身子斜躺在沙发上,悠闲的看着电视。

    而后她伸手端起一盘葡萄,正一颗一颗的往嘴里送,模样看起来好不自在。

    “阿姨,是我。”池天成说了一句。

    王娇一听,扭过头瞥了他一眼,语气有些刻薄的说道:“我当是谁,原来小成啊,来我家干嘛?”

    池天成皱了皱眉头,礼貌性的说道:“是这样的,今天看到舒宁没去上学,手机也打不通,我有点担心,所以就来看看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哟呵,还关心起我女儿来了,我女儿有爹有妈,她的事我会管,就用不着你来瞎操心了,你先顾好你自己再说吧。”王娇连看都没看池天成一眼,依旧一副悠闲自得的吃着葡萄。

    听到这句话,池天成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这完全就是在嘲笑他死了爷爷,爸爸妈妈又一直没有音讯一样。

    王娇的话语让李叔有些尴尬,他有些歉意的说道:“天成,你别介意,先回去吧,舒宁没事的。”

    “可是舒宁她……”池天成还想说些什么,王娇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放下手中的葡萄,指着池天成说道:“可是什么可是,那是我女儿,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这个一直赖在家里的废物,连个像样的工作都没有,没钱没车没房的,你有什么资格管我女儿的事?!”

    “你!”池天成顿时大怒,当即就想冲上去给这女人几巴掌。

    李叔见势不妙,扭头狠狠的瞪了王娇一眼,王娇则是有些不满的说道:“你个没出息的男人!钱都还不起,还要我拿房契去抵押,瞪什么瞪!还想帮着外人是不是!?”

    李叔没有理她,连忙抓住池天成的手臂,犹豫了半天,沉声说道:“天成,抱歉,舒宁是我女儿,你回去吧。”

    池天成深深的吸了口气,强压下心头的怒火,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深深的看了王娇一眼,池天成最后只好扭头离开。

    就在关门的那一刻,里面又传出来王娇尖酸刻薄的声音,“什么玩意儿,还管起我女儿来了!”

    “你还知道她是你女儿!”李叔砰一声关上门,吼了一句,“知道她是你女儿还出手那么重!”

    “怎么着,你还想动手!?”王娇不满说道。

    …………

    池天成背对着大门,站在那里,胸口剧烈起伏着,紧握的双拳显示着他心中是有多么愤怒。

    “红红,有没有办法联系上舒宁?”池天成在脑海中说道。

    “对不起主人,对方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在她没有联网的情况下,我也没有办法操作,除非能让我近距离接触到她的手机。”

    红红感受得到池天成现在的愤怒,语气不再像以往那么跳脱,而后她又说了一句,“主人,刚才那个女人那么讨厌,你为什么不狠狠地教训教训她?”

    池天成没有回答,只是自顾自的下了楼。

    他又如何不想教训一下王娇,就凭她刚才那样尖酸刻薄的嘴脸,池天成都恨不得扇她几巴掌,可是考虑到了李舒宁的感受,他才强压下自己的怒意。

    而且王娇说的也没错,李舒宁是她的女儿,池天成只是一个外人,虽然跟李舒宁是青梅竹马,但这也仅仅只是局限在朋友关系。

    那一层关系并没有逾越。

    而且不管他们两人心中对互相是什么样的感觉,但是现在并没有,池天成没有参与他们家事的理由。

    回到家中,池天成一头栽倒在床上,他的心情有些复杂,本来还犹豫着要不要替他们还钱的,不说别的,光是为了李舒宁,十五万并不算什么。

    可是现在被王娇一闹,他就不怎么愿意了。

    想到离开时李叔说的那句话,池天成心里也有些不好受,不过这也不能怪李叔,毕竟当时是那种情况,他只能那么说,否则池天成也不会离开。

    …………

    青山市第一人民医院。

    还是原来的那个病房里面,彪哥双手叉腰站在病房里扭着腰,感受着恢复了健康的身体,他脸上挂着浓浓的笑意。

    “一个星期了,害的老子在这里躺了整整一个星期,今天晚上我就要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彪哥说到最后,表情变得狰狞起来。

    想到一个星期前表哥给自己的承诺,他现在信心十足。

    小矮个嘿嘿笑着,来到彪哥身边,说道:“彪哥,这是王娇他们家的房契,昨天晚上拿到的。”

    “他们这是不还钱了?”彪哥问了一句。

    “就王娇那德性,别说十五万,现在让她还一万他们也还不起。”小矮个有些不屑,而后献媚说道:“不过彪哥您也别在意这事,有了这房契,咱们收回来的可就不止十五万了。”

    “嗯。”彪哥点点头,他心里又怎么会不知道。

    侠山是个周边地区,而且地处偏远,已经被列入了城市的开放建设当中,这一片随时都有可能拆迁。

    十五万虽然没了,但是有了这房契,到时候政府的赔偿补贴可不是十五万可以比的。

    不过他现在在乎的并不是这个,他招了招手,小矮个会意,立刻把头凑了过来,“彪哥请吩咐。”

    “你去准备一下,叫上咱们赌场的兄弟们,今天晚上就动手!”彪哥阴测测的说道。

    “彪哥说的是那小子?”

    “不是他还能是谁,赶紧去,别在这给我耽误时间!”彪哥朝着小矮个屁股就是一脚。

    见老大发怒,小矮个连忙跑了出去,急急忙忙的就回到了位于侠山的赌场开始准备。

    彪哥一个人站在病房里,嘴角挂起一丝笑意,眼神阴鸷的看着窗外,似乎已经看到了池天成跪地求饶,喊自己爷爷,跟最后被活生生砍死的模样,心中不由得一阵畅快。

    “池天成是吧,今天我就让你去见阎王!”

    ps:新书期需要支持,求推荐票,求点击,求收藏,求打赏,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