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无物不噬

作品:武馆之召唤群雄

    此话一出,兵冢之内,瞬间鸦雀无声。

    每一位到场的刀客,都再抑制不住内心的震撼,感觉浑身血液都仿佛燃烧了起来。

    谁都没有想到,无锋谷的铸兵手段神奇到如此境界,竟然能够融入了一只尚未失魂的太古异兽,令其有望开灵!

    整个炎黄大陆,世人皆知,真正最无上的神兵,势必都拥有灵性!

    而手握一柄拥有灵性的神兵,必有超乎想象的实力增幅。

    哪怕是一个三岁小儿,若能得开灵神兵认主,都可以轻易致胜那些个后天境。

    原因很简单,开灵之神兵,往往都能自动护主乃至自行杀敌!

    灵性越强,神兵之威能就越强!

    此等神兵在手,纵然是开山断河,都未尝不能够做到!

    “这回,真是厉害了……”

    陈佑也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心中连声惊叹:“想不到,无锋谷竟然能够铸造出开灵神兵来!”

    “这断生刀,竟然是一柄开灵神兵!”

    “若然当真开灵,那么想来这柄断生刀,纵然比起步惊云的绝世好剑来,也不遑多让了吧?”

    …………

    陈佑深知,风云雄霸天下当中,步惊云自拜剑山庄中取得的绝世好剑,便是一柄真正的开灵神兵!

    其剑,以上古奇石“黑寒”所铸,最终融入了剑道三毒(贪、嗔、痴)之血,最终化生灵性,位列天下十大神兵之一!

    哪怕是勘破天剑境界的武林神话无名,也是费了好大一番劲,方才得以降服此剑。

    可想而知,开灵神兵,是何等的强势!

    同样的,陈佑也知道,像干将、莫邪剑,亦都属于开灵神兵的范畴,只不过此二剑乃是融生人之魂,实在有些残忍……

    “若能得此断生刀,对于在场任何一人,都势必会有无穷助益!”

    目光在兵冢之内的各路群雄身上一一扫过,陈佑忍不住心中好奇:“那么,到底怎么样才能成为云闲所说的那个有缘者呢?”

    正当陈佑好奇之际,兵冢先前那诡异的一阵寂静,已然彻底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彻底的沸腾!

    “敢问云谷主,到底如何才能唤醒那太古异兽之魂,得刀灵认主?”

    “云谷主,在下愿意以全宗换此神刀!不知云谷主意下如何?”

    “你这未免就有些太痴心妄想了吧,赵宗主?你那横江宗早就江河日下,不比东黎王朝的乾海宗强上几分,就这样你也好意思厚着脸皮找云谷主换此神刀?”

    “说的没错!赵宗主,莫说一个横江宗,就是十个横江宗,依我看也比不上这一柄断生刀!”

    …………

    一时间,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变得无比之炙热!

    而感受着这些目光,云闲只是神情微肃,跟着缓声说道:“诸位有所不知,刀中所融的太古异兽之魂,乃是凶噬兽!”

    “此兽,无比凶戾,噬血、噬肉、噬魂,无物不噬!而且,它还能吸取天地之气,以壮大己身。”

    “若要唤醒其魂,其实说来也不难,就看诸位的刀意刀气,是否能够令它抑制不住的想要吞噬!”

    “这,便是所谓的有缘者!”

    …………

    待得云闲话音落下,兵冢之内,立时哗然四起,一片骚动:

    “云谷主的意思是,只要我催发出的刀意刀气,能够引动那凶噬兽的吞噬之心,便能唤醒其魂,成为这断生刀的主人?”

    “你?我看,还是别做梦了吧!就你的那点儿微不足道的刀意刀气,岂能唤醒得了凶噬兽!你可知,凶噬兽乃是太古凶兽,非同凡响……”

    “若能得此开灵神刀,我定必能够一飞冲天!”

    …………

    在响彻不绝的惊呼声中,陈佑的脸上,亦是难掩振奋之色,口中喃喃不绝:“这断生刀,能够吸取天地之气?那岂不是就是说……”

    喃喃之际,陈佑等人的目光,尽皆落定在了归海一刀身上。

    因为他们尽皆是意识到,若然归海一刀能够得到这断生刀,那么,归海一刀就似乎可以随心所欲地施展阿鼻道三刀!

    那些随同刀式伴生而来的邪气,再不会影响归海一刀的心智,令人沦为邪魔,而是会为这断生刀所吸收!

    “这断生刀,虽然比之黄石天书、轩辕剑、龙脉等等颇有不如,但它绝对就是荆轲所说的那种,能够吸收邪性的兵器!”

    陈佑很快作出了判断,紧跟着缓了缓澎湃的心绪,道:“真没想到,断生刀之中的太古异兽,会是传说中的凶噬兽……这一回,真的来对了!今次,我们天下会无论如何,都要助一刀得此神刀!”

    “是,帮主!”赵云和黄忠连声应命,亦都表现的有些振奋。

    至于素来沉默寡言,神情冰冷的归海一刀,此时无疑同样是目光灼灼,看起来俨然心潮澎湃,难以自制。

    “帮主,此次我势必倾尽一切,夺此神刀!”左拳紧紧握起,归海一刀的眼神中,已尽透执着之色。

    毫无疑问,在云闲话音落下之后,兵冢之内就变得极为的不平静。

    而在这样的不平静下,时间在不断地向前推移着……

    终于,月上中天,子时到来!

    “天时已至,历经九九八十一天的五色地火温养,刀已开封!”

    在兵冢内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只见云闲震喝一声:“四圣,随我破坛吧!”

    “是!”云闲身后的那四位铸兵天圣,立时沉声应下,跟着同时催发掌力,与云闲一道,凌虚劈击在祭坛之上。

    片刻之后,伴随着一道惊天巨响的传出,那一方祭坛就为五人合力震碎,引得碎石炸飞无数,火星四溅。

    兵冢之内的温度,都跟着攀升了不少!

    祭坛虽已尽破,可断生刀却极为诡异地悬在半空,纹丝未动。

    其通体散发起了比之先前更为妖异的黑色烈芒,状如墨阳,引得周边气流剧烈涌动不止,好似什么活物。

    “诸位,能否唤醒凶噬兽之魂,就看你们的了!”说话之际,云闲和铸兵四圣已然退至一旁,看起来仿佛根本不在乎这样一柄神兵流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