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一十七章 又是这一招

作品:宋末之乱臣贼子

    战争的进展出乎众人的意料,唐军在城外堆积了十几座山峰,在利用强大的弓箭压制之后,不花剌城的士兵在城墙上巡视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手执盾牌,生怕被飞来的一箭所射杀,每次唐军射击的时候,三军将士都是苦不堪言,甚至有的人建议放弃外城,死守城堡和内城。

    艾特西兹先是将外城的百姓尽数撤离,并且在城中水井里投毒,等到外城的百姓都撤走之后,大军这才撤出了外城,回到城堡之中,利用城堡来抵挡唐军。而唐军也很轻松的占据了外城。

    实际上,在钦察荒原,最适合防御,也是最主要的防御措施并不是城池,而是城堡,这些城堡自以为一个整体,甚至城堡中间还种上粮食,或者在城堡外面前种上粮食,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城堡比较小,但建造起来的时候,却十分坚固,主要就是用来防御敌人进攻的。

    不花剌城的城堡建在内城之外,而不是内城的里面,最主要的作用还是和内城形成犄角,利用城堡强大的防御力,来增加内城的防御。

    等到唐军进入外城之后,面临的就是一个巨大的城堡。城堡距离内城不过百余步之遥,想要进攻内城,首先就要攻破敌人的城堡。

    “城中的水不要喝,啧啧,这个艾特西兹胆子居然大起来了,敢顽抗到底了。”李骑着战马,看着眼前的城堡和内城,城堡与中原的坞堡并不相同,城堡主要用来战争的,建构比较复杂,说是房屋吧!又不是房屋,说是城池吧!也并不是如此,虽然相对来说比较小,但实际上,想要攻下来,却十分的不容易。

    “有城堡和内城互为依托,陛下,想要攻下城堡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伯颜有些担心的说道:“我们的军队可以攻打城池,但对于这种城堡作战,并不熟悉,一座城堡,损失未必不会比一个城池少。这内城有四个城堡,打起来,有些不容易。”

    “没什么不容易的,再坚固的城池也是被别人攻破的,围了他,然后和攻打外城一样,堆土成山,不断进攻,迟早会灭了他的,我们有的是时间,敌人有时间吗?派出骑兵,骚扰他们的粮道,失去了外城,就等于失去了粮食,短期内没问题,长期呢?天长日久,粮食照样会短缺。”李不在意的说道:“他们会害怕的,若不会害怕,就不会放弃外城了。”

    外强中干,这是李评论艾特西兹的模样,血腥的攻防战还没有开始,就放弃了坚固的城防,城堡和内城或许比外城更加坚固,但对于内城来说,战略的纵深将会少许多,在战争中,失去了战略纵深,这是兵家大忌。

    伯颜也点点头,看着眼前的古堡,看上去没有任何漏洞,甚至连门窗都是一种防御手段,想要攻破这种城堡防御好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惜的是,这只是面对别人的,现在敌人面对的是大唐的军队,这一切就变的十分轻松了。

    “让那些百姓们开始干活吧!嘿嘿,城堡,看上去不错,但并不实用。从他撤出外城的那一刻起,艾特西兹就已经输了,大战还没有开始,空有十几万大军,却没有胆气,军队再多,防御再怎么厉害都没有任何用处。”李摇摇头,眼前的城堡看上去很好看,高大威猛,碰见小股敌人,自然是稳如泰山,但面对的是十数万大军的时候,这些东西就不够看了,必死无疑。

    “臣明白。”伯颜赶紧应道。他相信,李的话传出去,军心士气必定会受到激励,这是一场必定胜利的战争,什么时候胜利,那也是时间的问题。但士兵们已经开始搜刮外城的一切了,外城的人虽然是搬空了,可有些东西却搬不走,甚至有的人将钱财埋在地下,等待着唐军离开的时候,重新拿出来,可惜的是,这一切都是痴心妄想,这些东西又怎么可能逃得过唐军的法眼,瞬间这些钱财被纷纷发掘出来,成为唐军的战利品。

    城堡之中,艾特西兹却显得很轻松,这个城堡看上去威武而霸气,而且防御很坚固,在城墙上密布的各种小孔,就是专门来射箭用的,城堡前面还有一个小河,河水是来自护城河,可以增加防守的力量,城堡之中还有大型的抛石机,更重要的是,能和内城的防御形成一个整体,这给他增加了不少的信心。所以他得意洋洋的在城堡中行走,给身边的士兵打气加油。

    而斡兀勒却没有多少的信心能够抵挡唐军的进攻,外城可是比这城堡更加的坚固,可照样没有抵挡住唐军的兵锋,这个小小的城堡就可以?斡兀勒并不认为如此,不过是占据着和内城相互扶持的便利,但对战争来说,并不是什么特别明显的优势,尤其是遭遇敌人无赖的战法的时候,更是如此。

    “国王陛下,你看那边。”斡兀勒忽然指着远处说道,甚至语气之中,还多了几分幸灾乐祸的模样,让听了就讨厌。

    不过,艾特西兹这个时候,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些,他的目光都被外面的局面所震惊了,无数百姓,在唐军的押解之下,正在不断的前进,而在前方,有一队士兵,不断的射出手中的利箭,这是在测算距离。相同的一幕再次出现在城堡之下。

    “该死的家伙,为何这个邪恶的异教徒如此的狡猾、无耻。”艾特西兹浑身颤抖,双目赤红,没想到,李会这么无耻,还在利用这一招,偏偏这一招他不知道如何破解,除非是发动决战,大军出动,和李进行正面厮杀,解决敌人,可是他敢吗?他不敢。

    斡兀勒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坐拥十几万大军,却不敢出城和敌人厮杀,这样的战争如何能打下去,这个时候斡兀勒想要撤离的心思更重了。这是一个必死的局面,斡兀勒还有大好的年华,还有无数金钱可以挥霍,绝对不能死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