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709 慈安发飙

作品:大清隐龙

    “够了!别哭了!瞧你那没出息的劲儿!”慈安吼了一嗓子顿时压住了鬼子六的号丧!

    “算你脑子还清明,没发热发昏做出错事儿来!载澄就在家里多禁足几个月吧!”

    慈安扭头看着曾国藩口气客气了许多“大帅不会擅自调兵吧?”

    曾国藩笑了“老臣的那点破铜烂铁还丢在涿州高碑店呢,没有旨意老臣不敢轻动!”

    “好……我再问问你醇亲王,你负责九门提督也就是京师的治安,那么哀家问你城外的御林新军可有异动?”

    “没有!确实无任何异动!”

    “那么塘沽那边肖乐天的兵有异动吗?洋鬼子的兵舰又来了吗?”

    “没有,都没有……”

    “哈!都没有,你们就已经打成这个翻天覆地的样子了?哀家还以为这江山要倒台了呢?还以为乱兵来杀哀家的头呢!”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要自己肚子里折腾开来,自己杀自己那才叫死得快呢!”

    慈安狠狠的发泄了一下情绪,深呼吸了好几口平缓了一下心情“既然你们还听哀家的话,既然这江山还没有倒台,那这件事儿就这么办吧!”

    “传哀家的懿旨,恩广对陛下不敬,传旨内务府革职……发回家里去吃他的铁杆庄稼吧!”

    “东华门以后的安防由御林新军负责!但是陛下你记住了,在你没有亲政之前,不得随意出宫!”

    “别学洋鬼子那一套,这里是大清不是欧罗巴!”

    载淳还想说点什么,但是亲娘慈禧一个劲的使眼色,载淳知道任何事情都不能过度,眼下必须得先把事儿给圆了!

    “……儿臣自然听从,不敢辜负太后的慈心!”

    “哼!你少惹点事儿额娘能多活几天就算烧高香了!”

    慈安看着群臣冷冷的说道“先皇临终的时候就已经订好了规矩了,今天皇上大婚然后亲政,这也是先皇在天之灵的殷切希望!”

    “这帝国是万岁的,规矩自然也是万岁的!堂堂大清国的皇帝连一个门禁制度都改不了?”

    “笑话!这垂帘听政的制度是什么祖制?洋鬼子占了东交民巷又是什么祖制?”

    “曾大帅说得对,这天下事儿已经不是关着门就能商量的了,国政牵扯多少人的利益,不是谁说要变就能变的,或者谁说不变就不变的!”

    “打开门商量吧,还能怎么样?”

    李鸿藻一听太后这个话口顿时急红了脸“太后……难道还真让蔡璧暇一个女人和我大清谈判啊?”

    “不行啊……太后真的不行啊!难道礼部的官员要面对一个女人谈事儿?请赎臣不能奉诏啊!”

    “还能怎么样?不谈把人家的使者轰走是不是?”慈安勃然大怒“别忘了这四九城的粮价还捏在人家手里呢!”

    “你们不争气,治不好这个国,最后还不是让我们娘们儿抛头露面吗?”

    “臣等万死……”又跪了一片。

    “别当哀家是傻子,你们一个个忠君报国的,一个个都是道德君子!可是背地里能干点什么?”

    “你们家里谁还没跟北方特区做点小生意?江南股市你们谁没投资过?说句诛心的话,他肖乐天打仗的时候发了那么多高利息的国债,你们买过没有?”

    这一连串的质问弄的下面人谁都不敢说话了!

    “都哑巴了?赚钱的时候都闭嘴了,到了朝堂上唱高调的时候全都跳出来了……有那么大的本事,你去把京师的米价压下去!”

    “别总指望他肖乐天的南洋米行不行?哀家就问问你们行不行?”

    谁敢说行啊,此刻一个个都臊的脸跟红布一样!

    “既然你们男人都不行了,都逼得我们娘们几个抛头露面了,那还要什么脸面?要什么脸面啊!”

    “李鸿藻你们礼部没脸跟人家谈,那就让蔡璧暇来北苑,哀家和她谈行不行?”

    “不进你这个紫禁城了,不给你们这些大老爷们丢脸了,行不行!”

    “臣等万死……”又是整齐划一的磕头。

    混乱的争执中,其实有时候就缺一个强硬派出来拍板儿!

    因为长时期的争执,多方互不相让,局势已经顶牛了,而且多方都明白无论自己怎么坚持对方也都是不会退让的!

    这时候架在上面的多方怎么下台,谁给这么一个顺坡下驴的借口呢?

    当然就是一个强硬派了,如慈安这样的身份极高能够拉下脸来做决定的一个人!

    慈安拍板了,反而各方的面子都保住了!

    奕奕他们回头可以说“我是给太后面子,可不是怕了你这个黄口小儿,要不我肯定跟你死磕到底!”

    载淳也会说“朕这是为了孝道,所以听劝不出宫了,要不然你们还想管我?”

    所有人都能指着慈安来给自己找下坡的口实,反正最后给慈安扣了一个霸道专权的帽子,也不会伤了自己的脸面!

    东华门最终还是让载淳给抢走了,所谓不许出宫的规矩其实就是混弄鬼呢!

    载淳这就是撬棍性格的,都撬开一条缝了你指望他不接着往下撬吗?

    蔡璧暇的事情算是让慈安和稀泥了,不进紫禁城不接触六部,让肖乐天的女外交官直接去北苑和高层密谈。

    这既照顾了官员们的男性权威面子,又不影响谈判,面子里子可就都有了!

    话题聊到这还能说什么?恩广自己认倒霉去吧,牺牲品而已!

    太和门的听政结束了,人头打成了狗头一个个铁青着脸四三开来,载淳笑着送两宫太后往后宫走。

    结果刚绕到太和殿广场上,慈禧一伸手就捏住载淳的耳朵拼命的往死里拧啊!

    “你要死啊!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你要死啊……呜呜呜……”

    一边拧耳朵,一边哭慈禧今天是真害怕了!

    “疼啊!额娘您轻点,真疼啊……”

    慈安今天也不护着他了在一旁狠狠的说道“使劲儿,拧死你算了……不要命了,你出宫等人家杀吗?”

    “孩子啊,真要出点意外你让我们怎么活?”

    不是真心经历过政治残酷的人,是不会害怕的,无知者无惧!

    但是慈禧和慈安那是见过太多的厮杀、冤狱、争斗、暗杀……这里面有多血腥,她们是亲身体会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