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后记 你想学刀吗?

作品:书剑长安

    一年又一年。

    北地还是那个北地,长门还是那个长门。

    已经二十一岁的苏二爷在这天夜里喝得酩酊大醉。

    他在雪地中走着,歪歪斜斜的身子像是一棵摇摇欲坠的树苗,随时都有可能倒地。

    长门镇张灯结彩,前些日子,第九代苍生守望者莫听雨,击败天外来的帝君,让这方世界恢复了安宁。这些事情固然令人神往,但对于寻常百姓来说终究太过遥远,而长门镇的张灯结彩也不是为了此事。

    今日,是长门公子古宁与苏沫的大婚之日。

    这对于小小的长门镇来说自然是算得上天大的喜事。

    故而小小的长门镇在今日变得格外热闹,即使已经到了深夜,依然是灯火通明。

    但苏二爷却高兴不起来。

    他喜欢了苏沫好多年,可今日她却要嫁给别人,嫁给一个即使是苏二爷也挑不出半点毛病的男人。

    他当然很想学着书里面的大侠们一样,演上一出抢亲的浪漫戏码。

    可是,他是谁?

    他是长门出了名的苏二爷,玩物丧志,没有本事,靠着自己的老爹在军中混了个闲职,混吃等死。

    古宁又是谁?

    长门太守的儿子,去过长安城大学院的仕子,前途一片光明,年纪轻轻便已是太一境的修士。

    苏二爷想来想去,也并不觉得自己的抢亲有任何可行性,恐怕到最后也只是一出让自己老爹脸上无光的闹剧。

    带着这样烦闷的情绪,二十一岁的苏长安第一次喝了酒,还喝得酩酊大醉。

    终于,他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

    ......

    而就在不远处,两道身影忽的出现在了长门镇。

    一男一女。

    男的面容刀削一般棱角分明。

    女的容貌俏丽,美得好似从画中走出的一般。

    “听雨,为什么今日有空闲来这里。”女子在那时问道。

    “数年前我路过此地,曾遭人伏击,幸得一位前辈出手相救,只是那前辈不愿意以真容见我。多年过去,我对于此事一直牢记在心,想要寻个机会与那前辈道谢。今日忽的记起此事,便找郭师兄为我算了一卦,说我今日来此,必然有所得。”男人笑着回应道,看向女子的目光中充满了宠溺之色。

    而就在二人对话之时,远处的一道人影忽的倒在了地上。

    二人闻声望去。

    那女子倒只是撇了一眼,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但那男子却是在那时一愣,目光死死的落在了那倒在雪地中的醉汉身上。

    ......

    “哈。”苏二爷喘了一口大气,就这样坐在了雪地里。

    他仰头看向天际,看着那漫天繁星。

    传说修士修成星殒,便可以在星空之中拥有一颗自己的星星,苏二爷也曾经梦想过自己成为星殒,点亮自己命星那一天,只是如今看来,这一切似乎都只是他不切实际的幻想。

    他想到这里,又叹了一口气,跌跌撞撞的想要站起身子。

    可他今天着实喝得太多了一些,他再一次滑到在了地上。

    真是没用啊。

    几番努力无果,苏二爷又叹了一口气,有些自怨自艾。

    而就在这时,一只有力的大手忽的伸了过来,将苏二爷有些纤弱的身体从雪地上一把捞起。

    苏二爷一愣,转头看向那只手的主人。

    是一个男子,面生得很,似乎不是本地人,模样算不得出奇,只是他背上那把长刀,却多少有些眨眼。

    在看见那把刀时,喝得浑浑噩噩的苏二爷忽的酒醒了一大半,他没用过刀,但本能的觉得那把刀,是一把好刀。

    但他很快便意识到自己这样看着别人的东西终究显得不太礼貌。

    于是,他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正要道谢。

    但那男人却似乎感受到了苏二爷的目光,他脸上露出一抹笑意。

    “你喜欢这刀?”

    苏二爷一愣,对于这男人的热情有些莫名其妙,但下意识的他还是点了点头。

    男人见状,脸上忽的露出一抹喜色。随即神色一正,极为庄重看向苏二爷。

    他问道。

    “那你想要学刀吗?”

    那一刻,漫天的风雪忽的停下。

    苏二爷看着眼前的男人,心中莫名涌出一股悸动。

    然后,他像是下了某种极为重大的决心一般,看向男人,重重点了点头。

    风雪再一次袭来。

    两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在那时相视一笑。犹如挚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