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前言与尾声

作品:天榜化龙诀

    前言一

    序章红尘谷

    这是一片虚无的世界,也是看似一片荒芜的山谷,谷内一棵树、一个“人”、一把刀、一条河和伴随着无数岁月的孤寂。

    八万年的岁月流逝了,八万个春秋过去了,谷还是这谷,“人”依然还是这个“人”,刀还是那把刀,只有那条血色的长河在无声的奔腾。

    曾经血色的河水也有奔腾的咆哮,“人”有叱咤风云的时候,刀有落改朝换代的经,而这一切都随着“人”沉寂而逐渐沉寂下来,让整个世界都寂静无声。

    他叫蚩尤,一个首级和身体被分尸封印,但是绝不服输的一个人。每隔万载岁月,他元神都会从红尘谷离开,和轩辕黄帝再次在虚空中交战,七战七败,从不例外。

    又一个万载岁月过去了,这次蚩尤元神再次和轩辕交战,同样败于那上古第一的轩辕神剑之下。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蚩尤回到红尘谷中脸上的没有任何交战之后的情绪,仿佛这一切只例工形式,早有预料的失败,也早有预料的打算,他在等,等他一个能够翻盘的机会,一个彻底赢轩辕黄帝的机会,而这个机会来了!

    红尘谷中今天迎来一个陌生的元神,这个元神是这么的脆弱,以至于似乎风一吹就会散去,阳光一照就会彻底灰飞烟灭,而蚩尤却一脸狂热看着这个元神。

    他茫然地看着这个比他强壮无数的元神,问道:“你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这是哪里?”

    “吾姓姜,不过无论你们那个世界还是吾这个世界,别人都喊吾蚩尤,你也可以喊吾蚩尤,吾是一个战败者而已!”蚩尤表情逐渐恢复冷静,但是眼神中那意思的火热却怎么也藏不住!

    八万年了,连续失败八万年了,他终于找到失败的原因,并且找到改正的方法了。而这一切都源于眼前这个人,这个人就是他胜利的契机!他不能不激动。

    蚩尤继续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因为吾。是吾利用和轩辕战斗的波动,利用这个谷的力量,根据吾这数万年的计算,打开了时空隧道,把你带来的,这是红尘谷!”

    这个脆弱的元神叫姜胆。

    姜胆喃喃道:“蚩尤?轩辕?那不是五千年前就已经死去的人物吗?为什么会有万载岁月!”

    两个元神就这么站立一问一答,蚩尤道:“你所在的那个世界叫做地球的那个地方,其实是这个世界的投影,而且是经过时空错乱后的投影,人还是那些人,只是史变了,时间变了,世界的基本法则也变了,那些人每个都与这个世界有联系,每个人都在那个世界不停地重生,发展着你那个世界,而总有一群特殊的人,他们与这个世界一点联系都没有,他们死了就真死了,再也没有重生的可能性,而你就是其中之一,姜胆!”

    姜胆迅速震惊了:“你知道我的名字!”

    “这是自然,你们世界那些人,无论怎么重生,对吾而言都是老面孔了,熟的不能再熟,而你是新面孔,在吾这个世界里也找不到对应的人,所以,你就是那个特殊的人群之一!”

    姜胆慢慢消化着这一个惊人信息,他想不通时空错乱怎么计算的,万载岁月与五千年的史的比例,也想不通他现在算是死了,还是算是活着,亦或者处于休克的状态,总之想不通的事情,就不想了,因为这都不重要了。

    蚩尤详细的介绍这个世界,这个谷。

    这个世界没有名字,没有什么地球之类的称唿,就只有大陆这两个字。大陆之大,不知其广,不知其厚。大陆上有虚空,下有时空,东有东海,西有昆仑,南有天池,北是北冥。

    在这个世界,法则完全不同,即使有火药的配方,核弹的制作资料,你也制作不出这种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因为法则不同,即使你找到了、制作了,然而可能它毫无反应,法则之下,世界发展也不同。

    这是一个以武为主的世界,武力就是战斗力,听说在秦始皇之前有仙、有神、有鬼、有妖、有道法、有魔法,但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在秦始皇即将一统天下之时,诡异的全部销声匿迹了,再也没了踪迹,连曾经遗留下的法宝也都失去了法力,变成破铜烂铁。

    法之不存,以武成风!

    秦始皇一统天下,或许知道仙人不在,神道消失的原因,北冥、东海、昆仑、天池四处异兽全部跑出来作乱,统称为玄兽,从此大陆人与玄兽的竞争开始了,一直没有中断过,人无法彻底打败消灭玄兽,玄兽也无法打败人,形成了矛盾共生的局面。

    而红尘谷却是这个世界的核心,它似虚非虚,似实非实,可以变为虚幻,也能变为实地,蚩尤的元神最初的诞生地点就是这里,传闻这里是九九帝至极的孕育处,也是轩辕黄帝一直在寻找的一个地方,他要来此处斩杀蚩尤,否则蚩尤元神就会在此处无限重生。

    史的真相往往有胜利者书写,蚩尤本是这个世界孕育的天命之人,而轩辕黄帝则是上界之人,一个上界神秘莫测之地的来人,从一开始,蚩尤和轩辕黄帝的竞争就注定了,开始蚩尤在这个世界,有着绝对的主导地位,后来,轩辕黄帝连施手段,杀凤斩气运,夺凰取造化,铸轩辕神剑,灭蚩尤于涿鹿,在仙的帮助下,封印蚩尤首级与身体在大陆最南端和最北端,防止蚩尤借红尘谷无限重生。

    蚩尤无法,只剩下元神,蚩尤元神,必须在红尘谷中斩杀,否则即使封印,也是无效的。

    都说红尘万丈,世间滚滚而来,所以蚩尤将这诞生之地取名叫做红尘谷。

    红尘谷有了主人,叫蚩尤,它随蚩尤的心意来移动方向,此刻红尘谷便在北冥深处,幸亏红尘谷庇护着姜胆,否则以姜胆那脱离肉身弱小不堪的元神,恐怕早被北冥分解掉了。

    蚩尤继续道:“轩辕杀吾之后,分尸封印,天下诸侯见天子乃是轩辕之后,纷纷作乱,于是画吾的形像,威慑天下,天下都以为吾蚩尤不死,并且居轩辕之幕府,于是‘八方万邦皆为弭服’。”

    蚩尤仰天怒目:“吾不服!于是吾每隔万年,便去轩辕世家和轩辕大战,但是每次只要轩辕一出轩辕神剑,吾立刻就会失败,近些年,吾发现一个事实,每次吾找轩辕挑战,及时他处轩辕神剑,吾三天三夜也不会拜,随着挑战次数,吾眼看着胜利即将到来,偏偏每次都胜利不得,吾恨不得将轩辕引入红尘谷,因为红尘谷中,吾实力会大增,必能一雪前耻!”

    姜胆好奇道:“那你为什么不引轩辕黄帝来红尘谷,反而把我从我那个世界弄来了?”

    蚩尤没有掩饰自己的情绪,因为没必要,他严重闪现出一丝悲哀:“因为在吾即将差点准备把他引入红尘谷的时候,吾反思了他以前的手段,才蓦然惊醒,这一切这是套路,他一直在演戏,他每次都装作吾差一点就能获胜的结局,目的就是让吾带他来红尘谷,吾虽然是失败者,但是吾因为失败了才懂得反省,经过这些年的研究,吾终于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真相,那就是吾无论怎么努力和他作战,吾都是必输无疑。”

    “为什么?”这下姜胆真的惊讶了,能够让兵主这样勇勐的人说出这样的话,这是得多绝望的情形才行。

    “吾每次交战都有感觉,隐隐约约被他那把轩辕神剑克制的死死的,吾开始没有在意,直到三万年前,吾回到红尘谷反思得出惊人的一个结果,让吾不得不面对现状!”

    “吾修炼《凤凰典》中的《凤典》,身怀‘红尘火’,红尘火乃是这个世界的本源力量,居然被轩辕神剑克制,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了,那就是轩辕神剑里面肯定有上界的本源,只有上界的本源才能压制我的‘红尘火’,所以如果我真把轩辕引入红尘谷,那就只有一个结局,吾身死道消,红尘火被剥夺,只有拥有红尘火才是这个世界的主人,才能修炼九九帝至极,否则,人只能修炼到九五之尊,到了九六,在这个世界就过犹不及,不被这个世界容纳,就会被这个世界毁灭,即使轩辕也不能!”蚩尤继续讲道:“从吾死后,吾每隔万年只能出去一次,而平时只能以天下为棋子和轩辕作战,以前朝代的更替都有我和轩辕的影子。”

    “夏朝是轩辕的主宰,于是吾便落子,有了‘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商朝推翻了夏朝,可是吾没有得意多久,仙人插手,再加上凰儿参与进来了,吾乃凤之转世,凰儿却是我的未婚妻,她修炼《凤凰典》中的《凰典》,可是凰儿却喜欢了轩辕,于是有了凤鸣岐山,吾之商朝毁于仙人与凰儿。”说到这里,蚩尤脸上掩饰不住的痛苦,显然这件事对他打击很大,“而在当时有本《黄帝内经》流传于世,吾知道,这是轩辕的挑衅!黄帝内经是一门双修的典籍,他在嘲笑吾,丢了天下,丢了配偶!吾不甘!吾恨之,吾差点引他来红尘谷拼个鱼死网破!”

    前言二

    “可是吾最终忍了,吾忍了,忍了!!!你懂不懂!!!”蚩尤一脸狰狞的对着姜胆咆哮道。也在这是姜胆可以清晰的感觉出蚩尤体内那山崩海啸的力量,那股毁天灭地的恨意!

    蚩尤冷笑道:“凰儿一心帮轩辕,却不知道轩辕只是利用她,她自以为为了爱情,可是她又得到什么,每隔百年她就得涅重生,她就得忍受一次次重生之苦,轩辕帮她什么了吗?没有!她活该!吾绝不姑息背叛者,及时她再怎么痛苦,吾只会冷笑!”虽然蚩尤故作淡定,但是蚩尤的眼神却出卖了他,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不过显然这道掩饰姜胆没有白痴的去揭穿它。

    “后来吾再落下一子,秦始皇!他在吾暗中帮助下,一统天下,然而他称皇帝那天,图腾竟然是轩辕的龙图腾,吾一下明白了,吾所有的全是替他人做嫁衣!秦始皇既以龙为图腾,又祭祀于吾,妄图从吾这里求取长生不老药,想要做那九九帝至极的至尊,他做梦,在他将自己发展为九六之尊时候,天地将其毁灭,而吾用项羽毁灭秦朝,意图再次掌控江山,这个时候,仙神离去,圣人不在,吾拥有红尘谷,不料却被轩辕所指的刘邦取而代之!吾察觉出了,下棋,吾不是轩辕的对手,即使吾拥有再大的优势也不行,吾心灰意冷之下,开始精研武术,偶尔插手下天下事,给轩辕添个堵!”

    姜胆一直是一个很好的观众,他静静地听着蚩尤的自述,一边开始算计着,他也揣测出了蚩尤的本意,但是谁也无法知道姜胆此刻想什么。

    蚩尤停下言语,走到姜胆面前:“吾猜你也知道些我把你弄来这里的目的了,这片天地的力量,吾都可以借用,只要你肯继承吾之衣钵,这种能力你也有,而且你会独有,因为吾会死去,彻底的死去!”

    “为什么是我?”姜胆必须弄清楚每个细节,哪怕有所猜测,也必须亲口问清楚,一丝猜测都不行!

    蚩尤答曰:“因为你是特殊的新面孔,凰儿也是天生,也修炼了《凤凰典》,她无法知道红尘谷的真实情况,也不知道红尘谷的位置,但是如果我在这个世界上做什么,凰儿会有心灵感应,我在这个世界上谁身上做手脚,她都能很快知道,我把传承给了谁,她立刻就知道,然后轩辕肯定会把我的传承者杀了,我的传承者的命运,会重复着我失败的命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绝对不是吾愿意看到的!而你就是这个契机,我把传承给了你,让你做九九帝至极的至尊,她感应不到!她只知道我已经传承了!然后轩辕世家会出来寻找我的传承者,不过这无异于大海捞针,这也是吾脱离轩辕的算计的契机。”

    姜胆笑了,他很果断的问道:“我能得到什么,我又必须付出什么,有什么我需要注意的!”

    蚩尤手中

    由于蚩尤的算计,他来这个世界已经十三年了,他本是地球人,在这个世界却出生在周边小村的农户中,十三岁了,在这个世界已经算是成年了,在那个村子里十三岁的男子已经独立了,很多男子在邻村或者附近娶妻生子,继承父亲的职业,开始务农。但是他不同,他背负着他的责任,他有他的任务,所以他必须拼搏,何况他姜胆也不是一个甘于平庸的人,所以他毅然拒绝了父母给他安排的相亲,带着一套缝缝补补的衣服,和一些碎银,在村里人那嘲笑声中离开,去那未知的江湖打拼。

    上辈子平庸,这辈子绝不。刹那辉煌,也胜于永远的平庸,何况他还继承了蚩尤的遗产,成为了红尘谷的主人。

    他记得转世之前,蚩尤这样对他说过:“我蚩尤天生神力,出生就是先天圆满,能够直接修炼《凤凰典》,而你却不行,因为你的内力不够。我的血脉之力不能给你,你只要身怀我的血脉,轩辕就会察觉,你一转世估计就会直接被找到,他的手段现在我也不能估测了。但是我可以给你另外一个人的血脉炎帝,炎帝也姓姜。另外这些年我也不是一直没有长进,既然注定失败,我也为你的崛起做好了准备,我二万年前,利用红尘火的奇异特性,拼着无限复活的次数,抢了轩辕的武功秘籍,他一直没有传承给族人的秘籍《化龙卷》,剩下的时间,我仔细研究这门秘籍,并根据这秘籍和我一生惟一见到的一次场景,那次感悟,创造了《归墟**》,现在我连同红尘火,一并传承给你,替我打败他!”

    《化龙卷》是一门奇特的法诀,它的内力来源于熔炼,以身体为熔炉,熔炼世间万物特长化为己用,修炼的功法越多,领悟的越深,模仿世间万物的特长越多,则化龙卷威力越大,内力越发精纯。

    姜胆拿起《化龙卷》,只见那卷玉简上封面上写着《化龙卷》(上卷),翻看化龙卷上篇仔细阅读:世上本无龙,万物皆欲成龙,鲤鱼欲成,蟒蛇欲成,毛毛虫亦欲成。何为龙?能压万物而为龙,即使非龙也是龙。故,需借万物之所长,习之,越之,则为尊,为龙!这秘籍就是自己修习,自己去模仿,然后去超越。姜胆如是理解着。

    上卷中,除了概述之外,就是一篇玄之又玄的心法,无招无式。

    而《归墟**》是蚩尤两万年来所创,灵感来源于世俗魔教中的《北海神功》,并且结合他一生中只见过一次的归墟,以归墟吞噬万物的特性,创造出《归墟**》,和《北海神功》不同的是,北冥再大,却吞噬不了陆地,但是归墟可以,《归墟**》比《北海神功》更加彻底,更加具有魔性,是高手捷径的无上法门,连经脉、寿命和潜力一起吞噬,极为恐怖,但是却也有重大的缺陷,那就是修炼此功,伤人先伤己,功法霸道至极,吸收的内力越多,反噬越大,反噬越大则需要不停地去吸收更多吸高手的内力,一旦停下,反噬随之而来,反噬之下,主人必死无疑,唯有将《归墟**》修炼成本命功法,溶为一体,这弊端才能消失,而想融为一体,则需要红尘火,也只有红尘火这种具有不灭属性的本源,才能支持《归墟**》融为本命之时不至于身损。

    尾声

    大浪滔滔,海声依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