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48章 骂的好爽

作品:最牛锦衣卫

    第648章骂的好爽

    “至少,无论怎么看,苏立言这艘船比刘瑾这艘船要稳当一百倍,因为刘瑾的一切都来自太子殿下,如果哪一天,太子殿下舍弃了刘瑾,刘瑾这艘船说翻就翻。但是苏立言,他身后不仅有英国公府,还有贵州土司王,他自己呢,依靠着连串的手腕,从锦衣卫内部到海运司,都有了自己的根基。就算哪一天,陛下想拿下苏立言,那也得想想能不能拿下.....而且,没有苏立言的后果,也不是陛下能承受得起的。”

    “凌老弟,接下来要怎么选择,你自己拿主意,为兄不会勉强你。至少为兄是看准苏立言了,为兄会登上这艘船,要么扬帆万里,光宗耀祖,要么船翻沉底,一无所有!”

    牟斌的声音很轻,却异常坚定。从边军到锦衣卫,起起伏伏十几次,他早就看明白了。忠心耿耿,没有用的,自己忠心耿耿十几年,可到头来是什么结果?陛下迟暮,太子派掌权,他牟斌竟然让一个石文义一步步踩在脚底下,如果不是苏立言拦了一把,恐怕他牟斌已经死在石文义手中,变成一滩烂泥了。

    大明朝廷,皇帝陛下,是一艘最大的船,而这艘巨船也是靠着一条条小船撑着的,刘瑾、苏立言、内阁、六部、勋贵就是那些无形的小船。成不了巨船上的一员,那就要想办法成为小船上的一员,否则,大浪袭来,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凌凯峰的脸色变了几变,看着牟斌带着人渐渐远去,他咬咬牙,打马追了上去。不多时,重新来到牟斌身旁,牟斌只是轻轻地笑了笑,欣慰道:“凌老弟,你终于想明白了。”

    “想明白了!牟长官,谢谢你的肺腑之言,才让凌某如梦初醒!若不是牟长官提点,以后兄弟我被人顶下去,都不知道是怎么下去的.....”

    西城,杨府。自从回到京城后,杨一清就一直阴沉着脸,再也没有笑过。在朝堂上待了这么多年,杨一清再明白不过了,天津卫的事情越是不提起,越证明后边的风波越大。席崇穗啊席崇穗,你可把老夫害惨了。

    前院传来一阵杂乱的争斗声,没一会儿老管家就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老爷,不好了,牟斌和凌凯峰带着锦衣卫的人来了,说是要请你老人家去镇抚司配合调查。”

    杨一清长叹一口气,慢慢站直了身子。这一刻,突然有了一种解脱的感觉,“罢了,你们不要拦着,该来的总会来的,老夫随他们走一趟便是.....”

    说话间,牟斌和凌凯峰已经带着人闯进后院,周围的杨家人也紧随其后,这些杨家仆人手持棍棒,神情紧张。凌凯峰上前两步,朝着杨一清拱了拱手,“杨大人,日前天津卫逆党一案,抓获贼首席崇穗,据席崇穗招供,此事跟杨大人有些关系。所以,还请杨大人不要为难我等,随我们去一趟镇抚司,是非曲直,自有公断!”

    凌凯峰刚说完,杨家长子杨路便越过人群,扶住了杨一清,“父亲,你不能去,孩儿这就进宫找内阁几位大人,找陛下问个明白.....”

    “住嘴”杨一清瞪了杨路一眼,慢慢走下台阶,他走的很慢,每走一步都会细心的看一看熟悉的院子,“两位,本官随你们去,不过,所有的事情跟本官家人没有关系,若是尔等胡乱冤枉,大肆残害忠良,就算老夫管不了什么,朝堂百官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凌凯峰颇有些不悦的皱了下眉头,都这个时候了,还特么抖威风。不过,人家杨一清有资格抖威风,谁让人家门生故吏遍天下呢?

    杨一清跟着凌凯峰离开了杨家,这位老大人精明得很,事事看的透彻。他之所以没反抗,那是因为他以为这是皇帝朱佑樘的意思,可是他做不会想到,这次的抓捕行动全是苏立言个人授意的,就连朱佑樘也被蒙在鼓里了。

    锦衣卫缉拿杨一清,此事在朝堂上引起轩然大波,当六部大员们找到朱佑樘的时候,朱佑樘满脸的震惊,那表情一点不像是装出来的。刘健和谢迁等人当即就蒙了,这事儿陛下不知情?这么大的事情,陛下不授意,锦衣卫天大的胆子敢抓杨一清?

    朱佑樘确实很惊讶,但是他不知道详情,所以什么也没说,也没承认,也没否认,只是暗中使眼色,赶紧让王岳去查。

    锦衣卫镇抚司,牟斌和凌凯峰带着杨一清回来后,便看到苏瞻旁边多了一个人,这个人便是太子殿下朱厚照。此时,牟斌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苏立言信誓旦旦,毫无顾忌,原来早有后手。只要事涉太子殿下,谁能说出个不字?太子殿下授意跟陛下授意有什么不同么?

    只要不是个傻子,都知道陛下朱佑樘的身子骨熬不了多久了,太子殿下的话能不听么?

    苏瞻用的手段很高明么?其实一点都不高明。他只是对朱厚照问了一句,杨一清跟席崇穗有关系,到底是抓还是不抓?本就对内廷那些酸官有意见的朱老三想都没想,当即大吼一声,“抓!”

    不仅要抓,朱太子还要亲自审一审杨一清。要说杨一清是逆党,这事儿别说别人不信,连朱厚照自己都不信。杨一清这老东西是很讨人厌,但他还真不是什么逆党。可朱厚照还是要把这老家伙抓起来,非好好折腾折腾这老东西不可。

    让人把杨一清带进大狱后,朱厚照摸着下巴,露出邪恶的笑容,“大哥,咱们报仇的机会来了。以前,有事没事就要被这群人上折子弹劾,这次,非出口恶气不可。”

    苏瞻点点头,可是嘴上却嘀咕道:“三弟,出出气没关系,但千万不能闹出人命来,否则,事情不好收场。诏狱这边,啧啧.....一个不留神,就有可能把人折腾死!”

    北镇抚司诏狱是什么德性,朱厚照也是了解一些的,可以说进诏狱的人,十个站着进来,九个横着出去,半个是疯的,另外半个可能是好的。要是杨一清这把老骨头真死在诏狱里,对自个的名声可不好,麻烦也会随之而来。

    “大哥说的有道理,诏狱这边你先盯着点!”朱太子这话一出口,身后的刘瑾以及石文义脸色立刻变了。

    石文义头大如斗,太子殿下,你让苏立言盯着点诏狱,这不是让苏立言给我上眼药么?想了想,赶紧拱拱手说道:“殿下,些许小事,就不用麻烦苏大人了,末将代办就行!”

    “嗯?石文义.....杨一清一案既然由苏老大负责,那就一事不劳二主,这事儿你就别掺和了.....”朱厚照眯着眼,眉头抖了抖。

    “......”石文义差点没哭出来,殿下,你这是什么眼神?你这是摆明了不信任我石文义啊!

    石文义很委屈,等苏瞻和朱厚照走进诏狱后,他拉了拉刘瑾的袖子,“刘公公,石某不服.....殿下怎么可以这样.....北镇抚司一直以来都是石某管的......”

    刘瑾甩甩袖子,捏着公鸭嗓子,没好气的哼道:“你还好意思说,这还不都怪你......只要你石文义手底下的人,有一个活着出诏狱的?”

    “......”石文义顿时就无语了,这里是北镇抚司诏狱哎,进这里的那都是基本判死刑的,死在这里不是很正常?手上犯人死亡率高,不应该受到表扬么?怎么还成了缺点了?

    刘瑾睨了石文义一眼,没再多说什么,赶紧迈着小碎步追了上去。石文义这家伙什么都好,就是眼力劲儿太差。苏立言和太子殿下摆明了就是折腾下杨一清,也好出口恶气,真要是把杨一清弄死了,这不是给自己惹麻烦么?偏偏石文义看不明白,真以为那二位抓杨一清是为了查案呢?

    牢房内,杨一清倒是异常镇定,官场浮沉几十年,大多时候已经到了宠辱不惊的地步了,哪怕诏狱已经吓不到他。牢门打开,朱厚照背着手趾高气昂的走了进来,他一直用轻蔑的眼神瞥着杨一清,毫不掩饰心中的痛快,“杨大人,你也是当朝老臣了,怎么就教了一个逆党做学生呢?”

    “殿下,席崇穗的事情,老臣负有失察职责,可老臣也被蒙在鼓里啊。可席崇穗残害百姓,危害朝廷,罪责已经犯下,说什么都晚了,老臣愿意领罚,只愿殿下赐老臣一死,也好告慰那些惨死的百姓,老臣心里也能好受一点”杨一清仰天长叹,神情坚定,没有半点虚伪的样子。

    杨一清不做辩解,甘愿领死,还一副只求速死,告慰苍生的架势,搞得朱厚照非常别扭。本来准备了好多话揶揄一下杨一清的,现在还怎么说得出口?

    就算是苏瞻,也不得佩服杨一清的态度,不过,他可不是朱厚照,阴恻恻的笑道:“杨老大人,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写一封信提前告知席崇穗陛下的行踪呢?这好像与规矩不符吧?请问你又如何解释这件事儿呢?”

    杨一清一副悲天悯人的架势,仿佛他就是天下最无私的人。对此,苏瞻心里只能说一句,我呸。什么玩意儿啊,你杨一清要是没有私心,还会写信告诉席崇穗,让席崇穗搞出那么多幺蛾子?要不是你这封信,席崇穗也不会提前赶到天津卫布局,说到底,姜村那些人的死,杨一清就得付一半的责任,就更别提登州烂摊子了。

    经苏瞻这么一说,朱厚照也有点反应过来了,指着杨一清怒道:“杨老大人,此事你该怎么说?就因为你这封信,席崇穗提前发难....逆党一连串动作下来,登州以及天津卫发生了多少事情?多少无辜者被害?你千万别说你没别的想法.....”

    杨一清脸皮抽了抽,猛地站起身,毫不畏惧道:“殿下,老臣承认有私心,老臣就是想让席崇穗找海运司的麻烦,老臣还是那个态度,开海掠夺,长远来看,就是祸国殃民,若是不加阻止,我大明朝必将被带入末日.....老臣一片忠心,天地作证,日月可鉴.....这就是老臣的私心.....”

    杨一清承认的非常干脆,而且态度坚决,似乎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苏瞻额头青筋暴涨,这一刻,他真的想宰了杨一清,自己做了那么多努力,皇家舰队在九州岛舍生忘死,为大明朝带来了巨大的财富,更让北地灾民有了二百多万两赈灾银。这么多的好处,难道就不能让杨一清改变那么一点点么?

    手掌拍在桌面上,苏瞻怒瞪着杨一清,“杨大人,你就这么恨海运司,你就这样不看好开海么?那些长远的好处,你是不是真的看不到?苏某不知道,也不想猜.....可是,这个天地不仅仅有我大明朝,在极西之地不仅有佛郎机,那是一片大陆,那里有佛郎机,有法兰西,有英吉利还有日耳曼,更有着常年大雪的丹麦与挪威。就在我们大海对岸,有着一片广袤的大陆,是我们大明朝的好几倍,那是一片无主之地,那里有着丰富的资源,肥沃的土地......”

    “你不开海,不交流,你知道西方大地有多大变化么?今天我们要借鉴佛郎机大炮,明天呢?或许,我们什么都比别人差了.....杨大人,你居住在这京城之内,行走于朝堂之上,你习惯着权力的旋涡。你可以无视这些,可我苏某人不行。你熟读诸子百家.....可是你什么都不懂.....”

    苏瞻越说越激动,神情变得狰狞可怖。别说杨一清,就是朱厚照也没想到苏瞻会反应如此激烈。可远远还没有结束,苏瞻还在继续咆哮着,口水全都喷在了杨一清脸上。杨一清脸色僵硬,他很生气,因为苏立言竟然敢说他杨一清什么都不懂。

    “苏立言.....你个士林败类.....有辱斯文.....”

    “呸.....你个老东西,给我听好了,本公子读的是圣人之学,做的是仁义之事,本公子懂礼数知进退,可不是对你杨一清的.....对你,本公子就是不斯文。本公子是士林败类,你呢?你不是败类?你们沉迷于自己的世界里,不愿意走出来,可你们有没有想过以后?你们知道火器对冷兵器是什么概念么?你们知道九州岛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么?七千九州兵马,被五百舰队火枪兵还有炮兵杀的落花流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