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吕布遇陈宫

作品:三国一小兵

    长安

    如今的董卓无论何时,只要出行,身边就会跟着大批的护卫,更有无敌温侯吕布随行左右。

    更可气的是除了严密的保护,董卓贴身还穿着软甲,想要刺杀董卓简直是难如登天。

    然而,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比如司徒王允表面上看起来对董卓百依百顺,实则暗藏杀机。利用貂蝉挑拨离间董卓和吕布的关系,让吕布杀董卓。

    吕布此人武艺虽好,但是人品不怎么好。为了一匹马杀死义父丁原,如今貂蝉跟了董卓后他就怀恨在心。

    经过王允和貂蝉的一番挑唆,吕布终于下定决心斩杀董卓。

    ……

    事情还要从数日前说起。

    司徒王允府邸

    这一日王允下朝回府,刚走到门口,管家就上前禀报:“恭迎主公回府!”

    不等王允说话,管家继续道:“主公,今日府上来了一位客人,已经在客厅等了半日有余。”

    王允疑窦丛生,客人?会是谁呢?如今这节骨眼上,谁会来等自己半日之久?莫非是董卓察觉到了什么?不应该啊!若是董卓发现了什么风吹草地,恐怕早就派甲士抓人了!绝不可能在自己的府邸等半天。

    想到这,王允倒是安心了许多,四下打量一眼,小声问管家:“可知来人姓甚名谁?”

    管家摇了摇头道:“那人不肯说,小人观其温文尔雅,绝非普通人,故而将其安顿在了会客厅等候主公。”

    王允点了点头道:“嗯,知道了,汝速去安排酒宴,老夫去看看来人是谁!”

    “喏!”

    王允忐忑不安的走进会客厅,入眼便看到了一个男子站在窗口向外观望。

    不知来人是谁,王允试探性的问道:“阁下是何人?”

    那男子没有回头,自言自语道:“董卓祸乱朝纲,王司徒巧施连环计!此计好不恶毒啊!”

    此言一出,顿时将王允吓得连连倒退,险些跌坐在地上。

    这种事情要是被董卓知道了,轻则满门抄斩,重则诛灭九族!不知眼前之人究竟是谁?

    就在这时,那男子慢慢的转过身,王允皱眉望去,这才看轻来人究竟是谁。

    “陈公台?”王允指着眼前之人,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哈哈大笑道:“哎呀公台呀!汝可是差点吓死老夫啊!”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曹操刺董时捉放曹的陈宫。

    陈宫笑着朝王允插手弯腰,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司徒大人大义,在下深感佩服!此计若是成功,司徒大人必将名垂千古!”

    王允笑着摆手:“唉……公台过誉了!请入座,请!”

    “王司徒请!”

    两人双双入座,随后便有丫鬟仆役端上来酒宴。

    酒席间,王允问起了陈宫的过往经历。

    “公台,听闻汝投靠了曹孟德,不知为何到了长安?”王允疑惑的问道。

    不说此事还好,谁知陈宫听完后愤怒道:“此事不提也罢!”

    “哦?这是为何?公台不妨说来听听!”王允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事,看陈宫的表情,这里面应该有不为人知的内情。

    陈宫义愤填膺的说道:“曹阿瞒表面上看似忠义,实则乃是一个奸险之辈。当日某随曹操逃跑,途中遇到吕伯奢……”

    陈宫将曹操杀害吕伯奢一家的经过说了一遍,当说到曹操说: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陈宫就显得格外气氛,咬牙切齿恨不得吧曹操活吞了。

    “离开了曹操,某四处奔波,想要寻找一个贤明之主,只可惜所遇之人不是奸雄便是无能之辈,几经转折才来到了长安。”

    王允一脸郑重道:“并州木易文武双全,麾下猛将文士如云,更有骑兵数十万,乃当世佼佼者之一。听闻木易招贤纳士,既如此公台为何不去投奔木易?”

    陈宫不屑的冷哼一声:“哼!那木易小儿名为汉相,实为汉贼!表面上看起来忠义无双救出了太后和少帝,实则乃是为了挟天子以令诸侯!如此卑鄙小人,某岂会与之共襄大事?”

    王允皱眉不解的问道:“那公台此次前来……?”

    陈宫笑着摆手道:“呵呵呵……说来也巧,某今日刚来到长安,在酒肆中听闻董卓与吕布正在争一个叫貂蝉的女子,而那个女子好像还是王司徒的义女,仔细一想某便明白了王司徒的打算。”

    “呵呵呵……哎呀!公台慧眼如炬,还真是什么事情都瞒不了公台呀!”王允摆手笑道。

    “王司徒下一步准备怎么办?依某之见,想要杀董卓,咱们必须要从吕布身上下手,否则断难成功!”

    话音刚落,管家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

    “主公,温侯来了。”

    “吕布来了?莫非是事情败露?”想到这,王允追问道:“吕布带了多少人?”

    管家躬身说道:“只有他一人,看样子很着急。”

    “一个人?嗯,走,去看看……”说罢,王允便带着陈宫去见吕布。

    此时的吕布急得来回打转,看到王允出来,急忙上前抓住王允的手臂,一脸恐慌的说道:“司徒大人救救某。”

    如今的王允可不是无名小卒,那可是董卓面前的红人,而且还是貂蝉的义父,在董卓面前说是红得发紫也不为过。

    “奉先莫要着急,究竟发生了何事?”王允安抚着吕布,只要吕布不是抓他,那他就放心了,最起码董卓并没有发现自己设下的连环计。

    “司徒大人,某与貂蝉在凤仪亭相会,恰巧被相国遇到,相国当场投掷戈矛想要杀某,还好某跑的快,否则就见不到司徒大人了!还请司徒大人在相国面前美言几句……”

    吕布的话还没说完,站在王允身后的陈宫就放声大笑:“哈哈哈……吕布啊吕布!汝好歹也是天下第一猛将,为什么要惧怕董卓呢?其实现在要担心害怕的应该是董卓才对。”

    吕布上下打量了陈宫一眼:“此话怎讲?敢问阁下又是何人?”

    “在下陈宫,字公台。”陈宫对着吕布插手一礼。

    这时,站在一旁的上前一步,笑着介绍道:“公台文韬武略,智谋更是旷古绝今,奉先将军若是能够得其相助,必会成就一番大业!”

    吕布也不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之辈,比如董卓麾下的李儒,吕布就深知其厉害,虽然是一个文弱书生,但是起到的作用比那些将军还要重要。

    当下,吕布便对着陈宫躬身施礼:“请先生教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