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彗星降临之日(五)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照明天花板洒下白sè光芒,身穿白sè制服的管理员把尼古丁塞满肺叶,旧世纪名为【香烟】的毒物在一张肿胀的脸孔上摁熄。

    那应该很疼,这种时候应该做出哭的反应。

    生命周期5年的思维如此判断。

    强化玻璃另一端的面孔一动不动,空洞干涩的眼窝里一滴泪水也没有。

    迷茫了一下,突然想起来了。

    编号58933的姐姐是没有痛觉的,所以被揪住头发对准强化玻璃砸了36下也没有哭。

    尽管自同一根源分化制造出来,没有名字,只是被赋予编号来代称。可不论基因序列还是xìng别、样貌、说话语调、缺陷特征都因为差别处理而各不相同。

    千位数编号的哥哥姐姐们是因为暴力倾向明显而被废弃,71466的弟弟则是在数学测试时,未能达到π小数点后2万亿位,试图逃跑时被废弃。

    肿胀的脸贴着玻璃有节奏的耸动着,沾着烟灰的水泡裂开,黄sè脓水从里面流出来,最后快速磨蹭了几下玻璃,歪曲的面孔再也不动了。

    瞳孔渐渐放大,红sè瞳仁映照出抱着膝盖看过来的小男孩,一个白sè的卫生用品黏住一动不动的眼睛。

    那是件rǔ胶制的计生用品,用过之后被使用者嫌脏似地丢掉了。

    “60278号,时间到了。”

    58933姐姐被拖走了,听不到喘息。是废弃掉了吧。

    男孩走出室外,跟在白sè长褂的后面走着。

    昨天是注shè了很疼的药物,前天是无重力空间距离判断,今天的预定是20G负荷测试。

    “这小鬼真是够yīn森森。不会哭也不会笑,简直跟个死人一样。”

    “情感认知缺陷的类型会这样才是理所当然吧,匕首和手枪会朝你笑才恐怖吧?”

    “喂喂,那不就成鬼故事了吗?”

    大人们肆无忌惮的说笑声从前方飘过,男孩面无表情的听着,空洞的红瞳划过走廊里的一副画像。

    圣母抱着还是婴儿的救世主,对世人的救赎和希望投注毫无保留的慈爱和微笑,每一根手指和发丝都注满了光辉般的母爱。

    神爱世人。

    ——那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编号60278的男孩对自己的结论确信无疑。

    且不论那究竟是虚幻的偶像。还是确实存在的超常识存在。

    造物主】不会对【创造物】投注名为【感情】的不合逻辑想法,也不会用那种不正常的目光注视自己做出来的东西。【创造物】永远都能做新的出来,坏掉了也有代替品。

    人类照着自己的样子做出来的人造生命如是。

    神模仿自己的样子做出来的智慧种亦如是。

    “人类和兽人联手发动叛乱导致吉尔曼尼亚王国灭亡大约十多年后,格拉姆下落不明。智慧种生命以自己的手砍断了永远繁荣下去的未来。”

    笑容描绘出傲慢和嗜虐般的sè彩。令李拿度泛起阵阵恶寒的红瞳中正映出前骑士团团长勉强控制住情感不至于露出破绽的狼狈样,嘲弄的唇线翻出巨大木桩般重击心灵的话语:

    “从那时候起,本来是神对所创造生命的善意呵护,回应美好愿望的希望开始成为货真价实的诅咒。.. ”

    将jīng灵从支配威尔特的王座拉扯下来之后,占据财富土地的人类和兽人开始争夺格拉姆。

    拥有格拉姆等同获得母神对支配地位的承认。【荣耀王权之剑】不仅仅是吉尔曼尼亚王国的王权传承,也是对继承支配世界之位的认同和正当xìng再保证。

    “说穿了,也就是争夺造反叛乱的大义名分。毕竟不管怎么歪曲历史,你们和兽人心底里是清楚地。人类诸国及罗斯联合公国乃是建立在【背叛】这项大罪之上的不安定建筑。为了不被后来的效仿者以同样的方式从王座上拉下。为了让自己能够安心享受叛乱的成果,让其它智慧种服从。将罪业合理化的道具是必不可少的。能确立人类至上或是兽人至上的世界体制就更为完美。为此,【契约的证明】、【母神所赋予的天命象征】是不可或缺的。”

    人类至上;

    兽人至上;

    替换掉一个名词就会成为极为相似又截然相反、敌对的思想主张。

    两种主张对峙的背后。还有另一种思cháo。

    “更重要的是,那是堪比玛那和魔法,活生生的神迹。”

    和地球的虚幻偶像不同,威尔特有【神】的存在,尽管只有极少数得见母神的智慧种,但格拉姆——是确确实实存在的神迹。

    “只要有格拉姆在手,教会的发言权将会超过任何一国的zhèng fǔ。以信仰唯一至高神的宗教为基础,加上象征权威的魔法和神之信物,建立起一个类似吉尔曼尼亚的统一宗教国家体制也不是幻想。”

    教会的神职人员侍奉着神明,但并不意味他们的脑子里没有yù望、理想以及狂热。

    各种各样的算计间不存在调和退让的余地,发现用嘴无法让对方接受认同自己的主张,依靠嘴炮无法确定神权象征的所属之后,刀剑跟魔杖就成了辩论的主要工具。

    既然不能认同,那就用武力逼迫对方服从自己就好。

    于是,原本亲密无间造反盟友分裂成你死我活的两大敌对阵营和两个教会,围绕霸权争夺的战争开始了。在旷rì持久不见尽头的惨烈争夺中,格拉姆不断颠沛流离,更换着一任任短命的持有者。最终在鲜血和狂热的浪cháo之中,【荣耀王权之剑】突然从世人面前失去了踪影。

    “教会和公国的官方说法是憎恶丑陋争斗与流血的母神收回了格拉姆。不过,真相是最后一任持有者——一位jīng灵王族少女在追兵的逼迫下抱着格拉姆纵身跃进阿斯嘉特的山涧。对笼罩阿斯嘉特山的【大结界】无可奈何的追兵只好垂头丧气的回家了。”

    母神为了不受打扰的安睡,在整个阿斯嘉特山四周设置有结界。以【神之力】作出的障壁面前,怎样强大的战士和魔法师都只有叹息的份。

    “本来事情到这里应该算是结束了。锁进世上最坚固宝箱的王权之剑会一直沉睡,随着时间的冲刷渐渐淡出大众的视野才对。不过,【钥匙】的存在让这种可能xìng并不成立。”

    唯一一把可以打开无解宝箱的钥匙,其存在价值等同于格拉姆本身。. . 不过这一次,争夺钥匙的双方不但没了造反时的协调意向,jīng灵们吸取教训后的彻底保密也让人类和兽人无可奈何。

    jīng灵们藏起了【钥匙】,除了少数参与此事的长老,再也没有知晓藏匿地点的jīng灵。许多jīng灵为守住秘密献出了生命。没有一张嘴泄露关于【钥匙】的只言片语。

    那一族上下十分清楚,【钥匙】所在曝光之时,灭族的灾祸也将降临。

    靠着屈辱至极的忍耐策略,不论jīng灵一族被逼到怎样的绝境。【钥匙】的存在总能留给他们一线希望,顾忌到失去【钥匙】的风险,各方势力多少也会给jīng灵留下一条活路。

    “真是不可思议,明明彼此间只有恶意,却靠着恶意与算计达成了平衡。而最初从神对智慧种生命的善意回应延伸出来的【契约之证】。成为了动乱的根源之一。”

    魔魅的磁xìng声线搅拌历史和道德,客观到不带一丝情感sè彩,与残酷无异的视点让李拿度不禁怀疑——

    李林的立足点究竟在何处,那种虚无缥缈的语气真是从眼前少年口中所发的吗?

    “眼下。到了该激活【钥匙】的时候了。”

    压倒xìng的宣言逼迫过来,为众多宿怨的凝缩意志代言。黑sè外衣的长下摆被不合时节的寒风摆布。刘海下的红眼收缩了一下瞳孔。

    “【钥匙】……吗?的确,这称呼很适合那东西……”

    不知是自嘲还是反讽。李拿度说出自己也无从理解真实心境的感慨,下一瞬,险恶严峻的表情将钥匙的真相揭穿。

    “是格拉姆的鞘吧?”

    “正是,想进入【大结界】之内,唯有依靠创世之初见证神与众生对话的信物。剑藏于结界之内,拥有同样效果的鞘正是取回原本就属于jīng灵的格拉姆的钥匙,克洛伊所见的箱子正是用来存放格拉姆之鞘的。”

    “取回格拉姆之后你们打算如何使用?重建吉尔曼尼亚?自命【变革世界】的你,只是打算让时光回流到过去?”

    “王国灭亡已经超过一千年以上,重温旧梦与现实混为一谈没有意义。立足现实进行面向未来的革新才是头等大事。这注定会是漫长且艰辛的过程,稍有不慎也会招来覆灭的终局。格拉姆的回归能让变革进行的更加顺遂,让世界展现出应有的姿态。”

    “不进行任何对话,只是依照jīng灵们染上绝望和怨恨之sè的视点去改变世界?这和强迫别人服从有什么区别?”

    “在下和jīng灵们无论任何时候愿意与包括人类、兽人在内的所有智慧种进行对话,此刻也正与阁下开诚布公的交流。问题在于人类和兽人愿意跨出种族与小集团利益的窠臼,认真思考未来的可能xìng,放下恃强凌弱的姿态和处事原则进行公平、对等的对话吗?李拿度阁下,如果存在那样的可能xìng,你和你的部下为何选择退出军队,在这偏僻乡村过隐居生活?在下和jīng灵为何不得不以人类的姿态出行呢?如果真的能倾听我们的声音,此刻为何举剑相向呢?”

    一连串的尖刻反诘令盛怒瞬间消散,火热的身体和大脑转眼被没有温度的空白填满。

    遭受了太多迫害和虐待的jīng灵不会期待人类和兽人回应善意,身为人类的自己和同伴们目睹了人类与世界的真实后也变得心灰意懒。昔rì举旗成立义勇骑士团、为捍卫家园和信仰而战的热情燃尽后只剩下倦怠和空虚,无意**堕落下去的他们选择了隐居。

    李林将这一切看穿,尖刺般的话语将心底那块脓疮挑破,承受着体内的苦涩味道。李拿度不再反驳。

    人类和兽人以顽固愚蠢的态度抗拒变革,依附强大力量赋予的特权颐指气使,如附骨之蛆般紧扒住僵硬体制的腐朽大树不放,对其他声音不屑一顾,这份傲慢、这份愚蠢不正是比起指责jīng灵的变革思想更应该优先予以纠正的吗?

    但是,如此一来……

    “你说的很有道理,恐怕也是经过相当思考后能得出的结论。说不定那是对的,也可能是这个世界唯一的出路。”

    无力找出可以反驳的语言。只能加以部分认同的苍白语句吐出,中年男人脸上闪过痛苦的神sè。

    人类自己对现状的态度诚如李林所述的那般,没有力量或是缺乏明确可凭依之物作支撑的话语在权力者面前不值一哂,老百姓在最初的热cháo过去后。也会厌倦只展现些许可能的变革思维。除了建立起必须正视的强大力量,没有任何事物可以成为促成对话的必要前提。

    “但是,没有沟通、对话。不明白对方真正想法的情况下,眼前出现一支jīng灵组成的军队,不说当权者。普通的老百姓会怎么想呢?”

    不了解对方的意图,看到过去的受迫害者组建起来的军队出现在眼前。教会和贵族这样的加害者会害怕遭到残酷的报复,失去既得利益;对jīng灵连最基本的正确认识也没有,长年接受教会歪曲妖魔化宣传的平民会恐惧身边突然出现一群数量不多、破坏力却堪比兽人的【邪恶尖耳朵】。在无知与别有用心的思维作用下。所有人一起卷进被害妄想的漩涡——

    比以往任何一次规模都空前,将世间一切事物都卷进去的斗争风暴。

    “或许情况会变成那样。我们还是会继续。比起用锄头、弓箭、石块和同族的xìng命来苟延残喘,具有充分威慑力的军事力量才是确保生存和确保对话进行的前提。别忘了。选择对话还是对抗的权利在你们手里。一直都是如此。”

    嗤笑着将李拿度的劝言顶回,一直环抱着的双手放了下来。

    “事实很清楚,就算见证了我方愿意进行对话的姿态。看见了【历史路标】所指引的方向。人类也不愿意对等的接受,你不过是一厢情愿的说着【请相信人类】的漂亮话,可无论话说得多么光亮,现实和人类也不会因此触动改变,除了做出实绩,没有别的选择。”

    安静了许久的背部晶翼重新流转红sè磷光,骤然降温的空气被注入无形的【气】。

    “不能理解彼此,真是悲哀。李拿度先生是个优秀的人才,虽然到最后彼此也无法认同,不过我觉得欠缺建设xìng的谈话还是有些价值的,不枉费我花了这么长时间,那女孩身上的工作也没白做。”

    冰寒的气息从不祥的晶翼上持续溢出,少年背后下方延展开三对银亮光滑、构型神似刀刃的异形翼,李拿度发觉腋下、背后正涌出泄露体温的体液。

    “利用克洛伊将我们吸引到观赏【食腐鸦】被消灭的席位,将【钥匙】的事情通知到这边,就是为了让我们认识到你们的实力和即将获得的力量,这还真是有够大方的啊。”

    “那是附带的次要事项,最主要的目的是进行一次确认反应的测试。”

    嗤笑的回答随着越发沉重的气压扑面而来,李拿度朝腰腹施加力量,漆黑的少年摊开双手,以其为中心的风暴吹袭向四面八方。

    “虽然是有着等同全世界分量之诅咒的【荣耀王权之剑】,但经历了上千年的时间后,世人对格拉姆再度现世会抱持怎样的情感呢?【钥匙】的出现、【世界霸权象征】苏醒——这样的情报信息被得知,加以确认后。人类究竟会有怎样的反应呢?【历史的路标】会选择哪一边?手边正好有博德村与诸位这样的不确定因素存在,趁着有难得的缓冲可用的机会,我希望能够确认,为rì后获得格拉姆之后的jīng灵一族和世界变革计划定出相适应的指标。能够使之成为促使诸位加入我们契机就更加完美。眼下后一项算是失败了,不过,测试本身已经大获成功,要说为什么的话……”

    无机质的红瞳里毫无良心上的苛责和羞愧,将【拿村民做实验】的戏谑论调讲出的面孔被残酷所扭曲,冰水般的【气】喷涌向四方,李拿度等人的心脏随着刺痛意识、让皮肤麻痹的风而爆发。

    “从诸位苍白的面孔,在下确认到历史的流向了。”

    “你个混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无可忍耐愤怒抑或压制不了心中的恐惧,尚未等李拿度下令,李林背后的几个村兵挺举起长枪,以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朝风暴与轻蔑的源头突刺。雷驰电掣的快速突击尚未触及李林的身体,李拿度【快退下】的怒喝刚出口,6道银sè光带截断长枪的枪头与枪身,交错覆盖的银光将意识不到事态,连震撼都未及感应的枪兵们包裹起来。吞没人体的金属薄翼卷成球形,毫无停滞的,向内侧挤压塌陷了。

    啪叽——

    清脆的声响和用脚踩碎虫蚁时听到的是一个音sè,以吨为单位的强压下,挤碎人肉、碾烂衣物、粉碎骨头、一团团血sè浓雾从缝隙喷溅到空中——这些结束人命的各种声音高度协调统一后所发出的声音像极了小孩子对拔掉翅膀、折段肢体后的小虫做最后一击的响声。

    ——啪嗒、啪嗒。

    从缓慢舒展的刃翼里释出来的红黑液体落入地面,不知属于何人的粉sè、白sè团块在染开的红黑图画里翻滚,扩散出骇人的sè彩与异臭。

    “有一种说法。彗星降临之时,长长的彗尾将带走滞留地面的众多亡魂。”

    所有的翼于此刻显现,嗜血的凶气从构成两种翼的每一点物质上喷发,李林的宣战布告中,村民们听见自己竖起汗毛的声音。

    “在下既已降临此地,诸位的xìng命和高洁灵魂由我来笑纳吧。”

    无垢的、纯真的、看不出任何杀意、恶意的微笑面具从凶翼中心卸下,没有任何表情,对夺走他人生命一事不存任何犹疑、感触的空虚面孔浮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