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解放”(四)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李林说话的同一时间,查理曼军队高层正在完美诠释他的发言。

    规划行军路线和补给通道是军事指挥基础中的基础,这不仅是战术层面,更是直接关系到战略层面的决定性因素。纵观战争史,补给更为充分的一方获胜概率远远大过补给匮乏的一方,缺衣少食的军队战胜后勤充分到过剩的军队只是极少数的另类案例。

    这个道理,哪怕是鼓吹精神力至上的查理曼也明白。成天吹嘘精神可以战胜物质的将校们也清楚,没有面包吃,军队就只能在兵变和溃败之间做选择。

    只是明白并且努力着手解决是一回事,能不能克服困难是另一回事。

    垂下黑色眼袋的财政部官员挥舞着报告,仿佛在挥舞骑兵刀,声嘶力竭地吼叫响彻会议场。

    “再追加5万匹马和相应份额的饲料?!这不可能!军方是要让全国一半农民在这个冬天饿死吗?!”

    “如果不追加这个数量,40万将士不出一个月就会饿到连路都走不动!财政部的意思是让瓜岛的情形再次上演也无所谓吗?!”

    陆军主管调度的主计军官也毫不示弱,顺手还丢给财政部一口黑锅。

    “如果没有足够的马匹,部队无法按预定完成对贼军的讨伐,届时会引发什么后果,财政部想过吗?!如果想过,为何要做出‘否决’这种等同资敌的非国民行径!”

    “资敌”、“非国民”的头衔可不是财政部能扛得住的,于是他们果断把锅甩了回去。

    “军方是想推卸责任吗?!你们有没有去看过农村里的情形!拉着铁犁耕地的都是老人或孩子!牲口圈里只剩下母马和牙口都没齐的小马,如果军方想看着后方老弱妇孺尽数累死、饿死,那大可去民间征集牲口!”

    “所以说了,只要忍耐一时的艰困,从敌军那里夺取急需的物资和牲口……”

    “在那之前,民众就会……”

    一来一往的争吵还在继续,一时半会儿完全看不出有结束或争吵出什么结果的迹象。

    军部和财政部打官司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两边为了预算的事情连全武行都演过,眼下看似激烈的争吵其实只能算是日常画风。但这一次争吵的内容确实重要,看看一票官僚和军人的臭脸就能体认到这一点。

    防卫军全线后撤的消息传来,整个查理曼都为之沸腾,人们欢呼着冲上街头,各种形式的庆祝闹腾了整整一天。“杀光尖耳朵鬼畜”之类的豪言壮语响彻天际,不知多少人打开了珍藏多年的美酒,整个查理曼上空弥漫着酒香。

    所有人似乎都看到了胜利的曙光,战争很快就要结束了,如同黑暗隧道一般漫长的苦日子马上就要过去了。

    在乐观气氛的助推下,军方立即迫不及待的启动了出兵计划,40万大军浩浩荡荡向亚尔夫海姆开拔。

    进军开始阶段还算顺利,除了个别倒霉鬼踩上诡雷,几乎没有伤亡。等行军超过了15公里后,问题就开始出来了。

    精灵们都有强迫症倾向,不管做什么事,非干到极致才罢手。这种奇妙的民族特性在撤退过程中更是体现的淋漓尽致。防卫军不光把装备器材撤的干干净净,连堑壕里的木头都扒了精光。铁路不光扒掉铁轨和枕木,连路基都用重型车辆来回碾了好几遍,直到整个路基没有任何修复价值为止。公路就更夸张了,柏油路面全部用重型机械犁开,碎裂的沥青块撒了一路。之后更用大型拖拉机将路面犁松,再大量灌水浸泡。于是原本笔直平整的大路成了一个巨大的烂泥塘,成千上万头大象在里头打滚潜水都不成问题。

    即使是机械化部队,要通过这样大范围的泥泞区域也是一个相当困难的问题。以泥泞区域范围之广,深度之深,一个装甲军轻轻松松就陷进烂泥里动弹不得,连带着救援抢修车辆也一并陷进去。这里要特别强调的是,机动车辆陷进泥塘里千万不要急着狂踩油门,试图靠蛮力爬出来。这不但可能会让你陷得更深,还会烧坏变速机构,严重的话发动机连带驱动机构都得搭进去。

    机械化部队尚且如此,没了铁路,只能靠畜力和徒步前进的查理曼军又如何呢?

    不难想象,那必然是一场充满了苦难和血泪的行军。

    连年的征战不光严重损耗了查理曼的经济,连带着牲口也被大量消耗。开战前,一个步兵师有5400匹军马,其中包括用来牵引炮车、运送物资和伤员、专供侦察与通讯兵使用外,还包括了备用的替换马匹。如今一个步兵师配属的马匹勉强还能维持在5400匹上下,但其中近一半是征集来的驼马个头较小、骨架粗壮、吃苦耐劳的农用马匹。一些情况较差的部队甚至用骡子和驴来凑数。将这些牲口全部算上,此次战役中,查理曼王家陆军战役集群配属的马匹多达25万匹。

    毫不夸张的说,正是这些不会说话的士兵,直接维系着一线部队的生命。

    由于防卫军撤退时彻底破坏了交通系统,查理曼军队所有物资在后方火车站卸货后就要由军马输送到前方,每一块面包,每一粒子弹,每一桶火药,每一门大炮都是畜力运输部队顶着防卫军空军的狂轰滥炸,趟过齐腰深甚至是没过脖颈的烂泥,一步一挪送到前方的。一个师级规模的作战单位每天至少要消耗500吨物资,这当中包括了食物、被服、弹药、医疗器材、挽具、炮车和马车的零配件、文具、纸张……等等等,由于道路损毁和泥泞的关系,各种物资的损耗成倍增长,对物资的需求也一并增加,所有畜力运输部队都处于超负荷运转下,加上空袭和缺少饲料,这些军马消耗得非常快。才不过三天时间,已经有10%的军马死亡,30%接近报废状态。这对正准备全力扩大战果的查理曼来说,是一个不祥之兆。

    “根据军方提出的申请,还要追加征召5万匹马。”

    好容易压住了火气,财政部官员摊开报告,逐字逐句的念到:

    “请注意,即便后方努力凑出了5万匹马,可这并不意味着事情得到了解决,只要战争一天没结束,牲畜的需求和消耗就会持续存在。况且每匹马每日的定额饲料为5公斤燕麦,5公斤干草和5公斤秸秆,也就是说,每个步兵师配属的全部马匹每天要消耗80吨饲料。放大到整个战役集群,就是每天至少需要3500多吨的饲料。以当前国内燕麦都开始成为人们主食的情势,恐怕凑不出这么多饲料。”

    “粮食和其它物资方面也是一样。”

    民政部门的官员再补上一刀。

    “刚才不是说过了么,只要……”

    主计军官同样清楚哪些触目惊心的数字,可他的立场不允许他就这样缩回去。正当他准备继续强辩下去时,德格朗迈松上校抬起手制止了他,等现场气氛稍微安静下来后,这位一直作壁上观的作战科科长缓缓开口。

    “对于后方的困难,军方深刻理解,并且感同身受。”

    吵吵闹闹了这么久,军方突然说起了软话,在缓和了现场气氛的同时也让与会者感到一丝疑惑。

    还未等疑惑发酵成具体的疑问,德格朗迈松上校再次开口说到:

    “此战关系到王国兴亡,本官相信不论是前方将兵还是后方官员百姓对此都有深刻觉悟……”

    “作战部长阁下,后方真的已经没有余力了!”

    抢在德格朗迈松发表长篇爱国演说之前,财政部非常干脆的交了底不管你说什么,没有的东西就是没有,哪怕你扣上“非国民”的帽子,也不可能凭空变出马匹和粮食。

    “诸公。在下说的是查理曼举国,阿让托拉通和洛林塔自然也在其中。”

    会场顿时一片骚然,太过突然的发言让与会者们一下子有些转不过弯来。

    毫不理会会场突变的气氛,也不给听众消化的时间,德格朗迈松继续用惯用的慷慨激昂语调说着:

    “根据前方传来的报告,贼军撤退时有相当数量的物资流入民间,同时因为撤退匆忙,也来不及裹挟民众和牲口逃跑。只要征收这些物资,前方补给困难的窘况就能立即得到缓解,只要有了足够的粮食和牲口,军方就有信心把这场仗打下去,直到最终胜利……”

    “从刚占领的地方征集?您是认真的吗?”

    “这可是关系到国家存亡的大战!每个查理曼人都应该为此奉献!前线的将兵如是!后方如是!阿让托拉通和洛林塔更应该如是!”

    咆哮般的大喊一下子压住了所有的声音,所有人呆呆的看着面目狰狞的作战科长。

    连喘了好几口气,德格朗迈松上校重新恢复了之前的优雅从容,整了整衣领,扫视了一眼会场,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在所有人面前打开。

    “诸位,王太子殿下已经签发了命令,希望财政部和民政部尽快配合军方制定出一个在阿让托拉通现场调度物资支援前线的方案。还请诸位予以配合。”

    这一次再也没人吭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