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骰子已经投下!(二)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船体各处传来悲鸣哀嚎的同时,罗兰也掌握了状况。

    李林会预测到这边的行动,并采取反制措施他们不是没有想到过这一点。

    当前国内物资匮乏的窘况、军民之间的紧张关系、军队和政府的**、漏勺一般的保密系统……举凡种种问题,恐怕没人敢指望彻底瞒住嗅觉灵敏的亚尔夫海姆情报机构。他们只能尽己所能的进行欺敌,用各种伪装措施诱导对手做出误判。

    比如故意放出相互矛盾的假情报;

    比如故意申请一些毫无用处的补给品;

    比如“不经意”的让部队标志出现在一些公众场合;

    比如让一些部队伪装成902游骑兵营,制造出调动的假像;

    比如……

    但凡只要能想出来、能够实施的欺瞒战术全都被使了一遍,最后还不忘给“奋进”号加上一层光学迷彩术式,试图以此瞒过防卫军的空中侦察,以便抵近前沿启动全部预设的天晶,从而达成最佳的战术效果。

    然而敌军不但掌握了理应看不见的“奋进”号所在,还在所有天晶启动前一刻全数返还到“奋进”号的船壳上。如果当时没有罗兰的果断处置,整艘船或许早就散架了。要知道设定好的振动频率固然是针对阿登地区地质结构的,不至于让铁甲战舰变成一堆铁砂,但密集振动会让金属产生严重疲劳,连接装甲板的铆钉、控制方向的船舵、传输动力的轴瓦、光学设备等精密器械很有可能被震坏甚至解体。到时候就算没有当场坠落,船也基本失去动力和作战能力了。

    光想想就让人吓出一身冷汗。

    但和位置暴露以及敌人的反击手法相比,这不过是小儿科。和接下来狂风暴雨般的攻击相比,更是连“恐怖”这一荣誉称号都配不上。

    “4点、7点、11点方向发现制导火箭!”

    “抛弃锚链!”

    “回避运动!左满舵!”

    “张开弹幕,迎击!”

    连发出疑问都来不及,应对的口令迅速下达,一直静止的战舰如脱兔般迅速离开泊位,自三个方向交错而来的导弹撞到了一起,爆发的巨大火球甚至比清晨的晨曦更加刺眼。

    “怎么到现在才发现?你们的眼珠子是摆设吗?!”

    一贯好脾气的值星官化作了吃人的野兽,迄今为止最凶狠的咆哮沿着传声管直冲云霄,差点被撕碎鼓膜的了望手可怜巴巴的回话到:

    “我也不知道,长官,它们就是这么突然冒出来的。”

    “什么?你告诉我一堆导弹凭空冒出来?你是傻了还是疯了,敌人难不成是妖怪,能凭空……”

    几乎把传声管拧成麻花的手抖了一下,带着非现实感的尖叫传遍全舰。

    “3点方向!制导火箭!”

    这一次值星官亲自用双眼目睹到“凭空出现一枚导弹”的异象,尽管他的常识和理智还在抗拒非正常现象,接踵而至的凶报却逼着他正视现实。

    “5点、10点方向发现制导火箭!!”

    “左舵20!”

    “全员对冲击防御!!”

    新一波的导弹似乎是安装了制导装置和无线电近炸引信,即便“奋进”号从导弹弹道上规避开,导弹也会像猎犬一样紧追着转向。全然不顾满天飞的曳光弹和各式各样的电子干扰,紧追不舍,直到冲入有效杀伤范围,将高温、弹片、冲击波和极恶的内容物一股脑泼洒向“奋进”号。

    倚仗机库内两架机体张开的空间相位移防御,所有的威胁都被阻隔在距离“奋进”号5公尺外的金色八边形涟漪之外。外面固然是惊天动地,船内却连震都不震一下。

    对自己还活着一事的庆幸只坚持了不到三秒,“全方向发现制导火箭”的悲鸣便重新将大家拉回了谷底。每个人都聚焦迎击导弹之雨,没有一人发现本应排斥一切物理接触的“叹息之墙”上粘着一些粉色物体,保护“奋进”号的“叹息之墙”表面出现了一个个小小的八边形涟漪,没过一会儿,涟漪消失,粉色碎块穿过一个个孔洞,附着到了“奋进”号的船壳上。

    相位移中和。

    波长、波形相近的波动会相互共鸣、干涉,空间相位移也遵循此一定律。当两个“叹息之墙”发生接触并相互排斥时,作为发生源的两个个体之间就会形成一个“叹息之墙”极为稀薄脆弱的区域,而排斥开的“叹息之墙”则会因为相互抵消而消失这就是眼前发生的景象。

    在导弹之雨的掩护下,这些肉块一样的物质展开“叹息之墙”对“奋进”号的“叹息之墙”展开中和,尽管在单位输出功率上双方无法相提并论,但只要有针头一般大小的空隙,这些变形虫一样的肉块就能轻松穿过,然后随风附着到“奋进”号的外壳上。

    刚一黏上金属船壳,碎块便迅速开始膨胀,不到一分钟时间就成为初具人形轮廓的肉块。肢体、躯干、毛发、指甲短短十几秒便全部长齐。三分钟后,一群一模一样的少女宛如虫子般乱七八糟扒在船壳各处,随着翻白的眼球一阵快速滑动,面带茫然、一丝不挂的女孩们开始了行动。

    “碰磅”

    物体撞击金属的声响传来,大厨和勤务兵连削皮刀都来不及丢掉,匆匆打开垃圾倾倒口的大门。一名头上还粘着土豆皮和汤汁的少女站在那里,将茫然的面孔转向他们。

    “喂,你……”

    少女身上没有任何衣物,发育中的**毫无遮挡的曝露在空气中。面对一重瞠目结舌的男人,她既没有生气,也没有做出类似羞愧紧张的反应,只是摇摇晃晃的迈动脚步,向大厨走来。

    对于眼前过于非现实的风景,在产生本能反应之前,伙夫们只是感到困扰,进而怀疑这个略嫌稚嫩的少女是否神智清醒,她到底在干什么?

    大厨摇了摇头,将多毛的粗壮手臂搭上了少女的肩膀。

    “你从哪里进来的,你是”

    大厨的话到这里就中断了,接下来一阵不成声的惨叫在厨房里响起。

    纤细到仿佛一握就断的手缓缓抬起,指尖宛如抚摸般覆上大厨的咽喉,接着

    咔嚓。

    肌肤、喉结、声带、脊柱就像被丢进液压剪里一样被掐得稀烂,异常升高的体液压力让整个头颅都膨胀了起来,残留着恐惧的眼珠鼓了出来,鲜血和脑汁吧嗒吧嗒的从眼耳口鼻中流出。

    “该死的!”

    “你丫的在干什么?!”

    大厨如同垂死的鱼一般痉挛的惨状将伙夫们从混乱中唤醒,他们怒吼着冲了上来。然而少女只是将垂死的大厨如同棍棒一般左右挥舞,身强力壮的男人便当即被打飞了出去。因为用力过猛的关系,原本颈间还有一层皮肉相连的大厨当场身首分离。

    少女看也不看,随手将手里的脑袋一扔,随即若无其事地迈开步伐,向那些惊恐万状的男人们走去。

    “抄家伙!!”

    某个颇有酒吧斗殴经验的水手干嚎了一声,其他人当即抄起身边可以充当凶器的玩意儿,擀面杖、菜刀、剁肉刀、锅铲、砧板、酒瓶……虽然有些不像样,但面对身负怪力的少女,使用武器不失为一种明智的判断。只不过这还是不够聪明,甚至不足以延长他们的寿命。

    各种凶器以毫不留情的速度挥向少女,其中不乏要害位置原本是应该避开这些致命处,留下对方一口气以便获取情报的。现在这些人显然是没有余裕思考这种问题了。

    连成年男性都会感到难以忍受的“噼啪”骨裂声中,少女的肩膀、颈椎、头盖骨或凹陷或折断,喉咙和腰腹还被刺入利器全都是足以致命的伤害,就算当场死亡也不值得奇怪。

    可是少女依旧站在原地。

    迷茫的眼睛注视着前方,映出一张张惊慌苍白的面孔。

    她没有大吼大叫,也没有痛哭流涕。

    少女只是慢慢的抬起手,对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名伙夫用力挥下。

    看上去只是随随便便扇了一巴掌而已。

    仅仅只是这样,伙夫的脑袋就转了好几圈,最终定格时,惊恐的表情正对着身后带有相同表情的同伴。

    “噫噫噫!!!”

    “怪、怪物……这家伙是怪物啊啊啊啊!!!”

    “快去叫增援!!”

    还活着的人们哀嚎着、奔走着。少女毫不理会极度恐惧之下几乎要失去理智的人们,随手将插在咽喉上的刀子抽出来,像垃圾一般丢弃后走向下一个牺牲者。在她身后,长着相同面孔的少女接二连三从垃圾处理口里爬出来。一双双光着的脚丫在血泊中踩出“啪嗒啪嗒”的声音,伴随着惨叫哀嚎,一路向“奋进”号内部延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