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骰子已经投下!(三)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凄厉的警报和枪支的轰鸣回荡在船舱内,偶尔还会加入一两声骨头碎裂的脆响、男人的怒吼以及垂死的哀嚎。

    如果敌军的制导火箭(查理曼方面对导弹的称呼)攻破了“叹息之墙”,接连命中“奋进”号,以其动辄300公斤甚至1吨的战斗部威力来讲,就算整条战舰当场被还原成零件也不值得奇怪,被炸出一堆窟窿,死人和燃烧的金属散落一地什么的反而可以视为某种幸运抑或不幸。

    然而制导火箭并未突破空间相位移筑起的壁垒,爆炸产生的物理能量依旧无法触及“奋进”号。

    不是来自外界,而是从内部迅速扩散蔓延的杀戮正在一点点侵占“奋进”号。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指挥舰桥里,蜘蛛咬着大拇指,对着空气投射出的画面蹙起眉宇。

    几名留守指挥舰桥的魔法师们投影出船体各处的情况,传声管将现场的声音同步送入舰桥,声音与画面一道勾勒出令最为胆大之人也为之战栗的场景。

    无数的人影遍布“奋进”号各处。

    不止是船舱,船壳、上甲板、桅杆、两舷机翼、舵机上密密麻麻布满了人影,远远望去和被蚂蚁覆盖的青虫相仿。

    人类可不是昆虫,攀附在飞行中的钢铁战舰上是一件极度危险的事情。

    为了降低空气阻力,高速飞行器大多采用流线外形,外表也经过仔细严格的打磨,像“奋进”号这种采用雪茄外形的飞行船在停泊状态下想要立足外壳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不要说航行中。高度、温度、气流、飞行姿态、震颤足以致命的要素要多少有多少,脑子正常的人类根本不会去想要趴在那层冰冷的船壳上享受更甚拷问的死亡之旅。

    外面的人,或者说有着人类外表的东西却克服了所有困难,堂而皇之的未经买票强行上船。

    蜘蛛也好,其他船员也好,没有谁想让这群不速之客补票。能把这群怪物请下去已经是谢天谢地、祖上积德了。别说什么暴力驱逐下船,控制入侵成度与确保损害不进一步扩大都未必能够做到。

    画面中902游骑兵营摆弄着各种武器发起攻击,口里不断呼喝着口号和脏话,俨然正在进行一场惨烈的堑壕肉搏战。

    可如果仔细观察一下,不难发现,这些从死人堆里爬出来、连奇美拉都吓不倒的百战勇士正处于极度恐惧当中。

    站在他们面前的人群是长着同一张脸的少女们。

    她们未着片缕,毫不吝惜地曝露出尚未发育完全的躯体,赤着脚踩过翻卷的金属、滚烫的弹壳与粘稠的血液,以散步般悠然的姿态信步于船舱内。少女们不光长相没有分毫差别,从肢体、头发的长度比例,到肌肤的色泽和眼睛的颜色,每一个细节都没有任何误差。有如大量生产的规格品一般高度相似。不,这已经不是相似的程度了,只能称之为一模一样。

    正是这群少女们扒在船壳上,沿着仅有的几个通道侵入船舱。一进入舱内,少女们立即挥动着看似纤弱无力的手臂将靠近她们的船员一一杀害。

    只要轻轻一挥,或是随手一击,船员们不是脖子折断就是头部爆裂,哪怕只是擦过胸腹,也会有人当场倒下口吐鲜血和内脏碎块,随即被一只沾满血的脚掌踩烂脑袋。

    和少女们笨拙却有效的杀戮相比,船员们的反击显得无力又可笑。不管是钝器重击、利刃劈砍还是枪械扫射,少女们全然不以为意。她们就在血流不止,或者脑袋和肢体扭向奇怪角度的状态下,继续睁大着迷茫空洞的双眼,一点一点逼近快要崩溃的船员们。

    “死怪物!”

    “给我乖乖躺下啊!!”

    902游骑兵营的士兵们也是见识过各种人间地狱的,经历了最初混乱之后,他们迅速调整战术,不再将准星对准各处要害,也不再进行近身白刃战,转而使用冲锋枪和霰弹枪集火射击少女们的颈部和四肢关节。他们试图以此剥夺少女们的行动能力,进而堵塞住通道。

    战术想定并无问题,在无法使用爆炸物的船舱内,这是为数不多的可行之策。能在仓促之间想到这一战术,并果断执行,902游骑兵营不愧为战场老兵。

    只是

    战场经验也是要看对象是否适用的。

    用同为智慧种生物为对手获得的经验去对付拥有不死之身的常识外怪物,根本不应指望会发挥效果。

    少女们并非钢铁或幻影,她们的身体依然是用血肉骨骼构成的,被枪击就会从伤口流出血,被轰掉手脚就会摔倒,用物理方法确实可以给她们带去伤害。

    可这并不能阻止她们的行动。

    失去手脚的少女用四肢断面在地上爬行或是蠕动,失去了手脚后她们依然会用牙齿撕咬对手,吞下对方的血肉,然后迅速再生出肢体。掉在地下的断肢残臂更是朝着最近的尸体爬去,依附其上进行融合,不一会儿原本的成年男性尸体便转换成少女的模样,套着松松垮垮的衣服向身着同款式制服的男人们走去。

    这绝对是一场噩梦,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是。

    “那帮家伙……真的是连表面功夫都顾不上了啊。”

    咬着牙,蜘蛛拧出一个痉挛般的苦笑。

    哪怕没有详细确切的情报,她也大致上猜得到眼前这一幕是谁的杰作,毕竟能搞出这种极不合理事态的就那么几位。

    亚尔夫海姆独裁官直属的影子亲卫队,堪称恐怖与灾祸之化身的七宗罪。

    除了他们,其它不做他想。

    那些家伙的真实身份,之前从哪里来,在什么地方。到目前为止,没人知道。能确定的,只有这些家伙异常强大,且有着与其力量相对应的残酷与疯狂。

    之前能连续击败两名七宗罪,不得不说很大程度上依赖了运气和对手自身的大意。

    人类不过是蝼蚁;

    区区人类;

    我们的力量无人能及;

    靠着这些许心理漏洞,加上必要的计算和运气,罗兰等人千辛万苦才击败了对手。但这一次对手显然是有备而来,从他们并不选择大威力、大排场的招数来炫耀力量,转而采取针对船员下手的攻击模式来看,对方已经填上了心理漏洞,明确以过去不放在眼中的人类为对手了。

    或许这是一种荣誉也说不定,不过蜘蛛对此实在高兴不起来。

    这样的对手最麻烦了。

    更何况

    (为什么要拘泥于少女的模样?这里面有什么意义吗?还是说……)

    咬着大拇指指甲的蜘蛛紧盯着画面中的少女脸庞,一股不详的恶寒在她脊背上游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