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骰子已经投下!(十七)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数量,即是正义。

    古斯塔夫.勒庞在其1895年面世的著作《乌合之众》中最为核心、最为经典的话语大概就是这一句了。这位社会心理学大师兼人类分类学家(勒庞最初研究的是为各个人种的身体特征创制测量方法。后来他发展了人种分类等级学说,对种族主义和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发展可谓“功不可没”)用堪称血淋淋的文字阐述了群众为何会具有“盲目”、“冲动”、“狂热”、“轻信”的特质。

    亚尔夫海姆治下的被统治种族对自己的待遇不可能没有意见,数量最多且身居第四等级的人类更是不可能心甘情愿的接受这种制度。

    被压榨;

    被贬低;

    被管理;

    没有人会欣然接收这些。

    可是,如果有比目前更凄惨的生活等着他们,如果他们习惯了这种管理系统,那么他们还会抱怨和不满吗?

    当恶不再是恶,而是被普罗大众认定为“正常”和“日常”,在庞大数量的加持下,还有人能站出来指出那些不合理,认定那是必须铲除的恶吗?即便有,面对大多数人所持的“多数正义”,还有几人能坚持自己是正确的呢?

    这毫无疑问是暴力的大义,更是一种颠倒黑白的邪道。但只要多数人认可,那么一切都毫无问题。

    毕竟“大众”这种群体即冲动又多变,容易受到暗示且易轻信,情绪单纯又夸张,最后还偏执且专横。只要给点甜头,弄点悲情素材,再做好舆论动员工作,让群众深信那些反对当局的人其实也是在损害群众自身的利益。大众们便会毫不犹豫的投身消灭“反社会者”和“异端”的狂潮运动之中,将那些阻挡在浪潮面前的小石子吞没、粉碎,之后所有人还会为行使了正义、代表了正义感到无上光荣和骄傲。

    多数正义,或者说大众所主张的正义,就是这么一回事。

    “对大多数人来说,你们是打破平静生活的恐怖分子。对精灵们来说,你们是破坏秩序的犯罪者。除了极少数信奉者之外,根本没人在乎你们的想法,大多数人甚至想要消灭你们来保障自己的日常就算这样,你们还是要坚持你们的正义吗?”

    做到那个地步,大概也和真正的恐怖分子无异了吧。

    坚持自己的主张,不惜把平凡大众拖进自己暴力活动,用流血和死亡来倾诉自己对世界的怨恨有多么强烈的恐怖分子。

    “那还能称之为正义吗?”

    决定性的一击。

    甚至不需要刻意用气势压迫,仅靠语言和文字就夺走了所有人的力气。

    为了守护大众人民而磨砺的剑,指向本应守护的对象时,有谁还能坚持自己的主张是正义,笃信自己是在为正义挥剑。

    “对不起……”

    少女低垂着头发出呢喃。

    法芙娜能够体会,也能理解这些。

    不。

    她其实早就知道了。

    只是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认为那些话也没有错,不是用来欺骗的谎言。”

    正因为都是可以预见的真实,夹带私货和灌注谎言一下子就会被拆穿,可预见未来的现实感就是沉重到了这种地步。

    民众既愚蠢又盲目,并且总以为自己是正确的。但他们也很现实,而且又很狡猾。所以自古以来,民众总是站在胜利者身旁,向胜利者献媚。如果这个胜利者还能给他们带来丰足的生活,那就更好了李林的话语言犹在耳。

    他总是那么正确,连让人质疑和反驳的余地都没有,只能在他描绘出的未来蓝图下俯首。

    反抗那个绝对正确的神意代行者已经足够无谋了,之后还要和民众为敌吗?

    从一开始,这就是一场注定不可能会赢的战争。

    “既然如此”

    “就算如此”

    两个声音重叠到了一起,一直稳占上风的露科亚被压了回去。

    “就算是这样,那也只是诸多未来的可能性之一,还不是笃定的未来。哪怕未来变成了这样,人们也有对此提出置喙和改进的余地,不是吗?”

    “已经无法改变了!!就凭你们,能够扭转整个世界吗?!”

    “对现在绝望的人,没有资格谈论未来。”

    现在是过去的结果,未来是现在的结果,心中只有绝望,看见的也只有充满绝望的未来。如果自己不期盼、不主动走向光明,美好的未来也不会来到身边。

    或许绝对正确的李林就是某些哲学家所说的“超人”,比起让凡俗大众和玩弄权术的王公贵族治世,把世界交给这样一个“超人”、“明君”的手里才是正确的选择。可让一个对未来不抱任何期盼的人拥有决定一切的权力,也意味着世界失去了其它可能性,只剩下在封闭中被豢养,在一成不变中缓慢死亡的唯一未来。

    这样的未来真的可以称之为“美好”吗?或许有人认为这样就够了,可法芙娜无法认同,无法对此默不作声。

    “这不是和齐格菲.奥托.李林个人的战争,不是对亚尔夫海姆的战争,这是我们对‘不合理’的抗争!”

    “这种小孩子的歪理……!!”

    露科亚话到嘴边突然顿住,视线转向一侧。

    法芙娜和船舱内的其他人也转向“独角兽”。

    纯白的白色盔甲正不断溢出七彩磷光,幻惑的光芒与众多同样面孔的少女连接在一起,五颜六色的光芒不断流动飘逸。

    看上去与之前并没有任何不同。

    但所有人都感觉到超出现实的感官,仿佛灵魂最深处相连的警报器同时响了起来一般,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放出“极度危险”、“快离开”的警告。

    七彩光芒依然闪烁变换,却没有一人认为那是什么能让人感到安心的存在,甚至连那瑰丽的色彩都成了令人恐惧的源头之一。

    此时的磷光已经不再是纯粹的发光现象,在甲板上流动的,在天花板和空气中蠕动延展的像是一种纯粹的颜色没有实体亦非气体的纯粹色彩,闪闪发光的、无定形的、与已知光谱中的任何颜色都不同的炫彩在四处流动、飞舞,仿佛正在觊觎窥伺猎物的未知生物。

    “‘深渊之彩( .of .space)’……”

    喜怒不形于色的露科亚呻吟般的低语着,无惧无畏的龙族女战士摆出了极度警戒的架势。

    在她出发前,“那边”就警告过她:劝说的时间不是无限的。当感觉到“色彩”存在危险时,不管劝说是否成功,必须马上撤离。

    因为,接下来会发生非常恐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