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没有武器的战争(二)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投降是一门学问。或许战败无法避免,但及时投降无疑可以减少损失,如果能够结合国际形势,还能把损失降低到投降者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程度。

    日本人绝对是选了个好时机投降,不但保留了天皇,加入了美帝爸爸的核保护伞和安保体系。更重要的是,那位人类历史上首次下令实施核打击的大统领所说的“连续毁灭性打击”绝不是吹牛,昭和二十年8月10日至15日,米国鬼畜确实用完了第一批实战用原子弹,不过肥仔2号预计于8月19日可以投入使用。按照米鬼登陆日本的“没落行动”要拖到11月的节奏来看,在米鬼登陆日本之前,日本总计要吃10发原子弹。除非日本人都是硅基生物,这么多核弹吃下去也总该投降了吧。

    在阿让托拉通包围圈里的查理曼王家陆军主力被歼灭前,查理曼就高喊投降,这只会给各国创造极佳的介入借口。人道主义、交战规则、国际舆论各式各样的理由面前,亚尔夫海姆硬是要把战争继续下去的话难免会和各国处于对立状态,可如果答应了停战谈判的请求,那么这场筹划了几十年的华丽胜利瞬间将成为日俄战争那样颗粒无收的双输,甚至有可能变成拿破仑战争结束后,一堆战胜国联合法国这个战败国压制普鲁士崛起的局面,最终搞出一个这个世界版本的维也纳体系。那可不是精灵们乐见的。

    所以

    “现在唯一的出路只剩下早期和谈这一条路了。”

    将各地发来的战报推到一旁,罗兰用红蓝铅笔在五十万分之一地图上圈圈画画。

    “现在已经失去了将部队撤回来的可能性,必须用政治手段来解决当前的危局。”

    缺乏快速机动手段、组织协调能力低下、加上运输线时刻承受着来自空中打击和游击队威胁,即便能够及时将命令传达到莱茵战线,部队立即着手撤退工作,等第一波部队开始转向后撤的时候,包围圈也已完成封闭,开始向内侧压缩了。

    断绝了后勤补给,又得不到民众支持,包围圈内的陆军主力被歼灭不过是个时间问题,光靠军事手段已经无可挽回。

    眼前的局面正可谓是查理曼建国以来最大的危机,说是倾覆在即也不为过。

    然而危机同时也是机遇。

    “这一战也让诸国不得不注意到‘亚尔夫海姆是个有着强大军事力量、极具耐心和野心的国家’这一事实。之前持观望态度,期望查理曼和亚尔夫海姆两败俱伤的列强即将面对一个前所未有的竞争对手兼潜在敌人。”

    政治,特别是国际间的地缘政治从来都是现实主义的集合体。有句老话:“没有永远的敌人,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或许不怎么好听,但绝对精准的道出了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没有友情,没有道义,只有利益至上。

    亚尔夫海姆的那些“盟友”同样不例外。

    本来就不是什么朋友,最多也就是同伙,当威胁超过了利益时,接下来就只剩下坑来坑去和找个时间开战了。

    亚尔夫海姆在此次战争中所表现出的强大战斗力足以让各国重新审视这个快速崛起的新生国家,然后就会发现这个国家从意识形态到现实地缘政治环境与各国自身之间的矛盾,还有这个新生国家所拥有的攻击性。

    亚尔夫海姆的国家战略和意识形态说穿了就是新老帝国主义的混合体,既有老帝国主义通过军事占领进行血腥殖民统治的一面,也有新帝国主义通过跨国公司输出资本和文化,实施经济文化殖民的一面。这是一个犹如多面怪、变形虫一样灵活多变、善于应对各种不同状态的国家。同时这也是个有着强烈扩张**的国家,但其扩张欲的根源却并非纯粹的利益,而是其痛苦的历史记忆和严重缺乏安全感。

    说的不好听点,精灵们其实是一群严重缺乏安全感,有点偏执型人格障碍和控制狂倾向的轻度抑郁症患者(也有一些躁郁症的临床反应)。从心理学上来说,只有一切置于控制之下才能让他们感到安全,相反就会让他们极度不安,甚至表现出被害妄想和攻击倾向。以交涉对象来说,这种人格特质其实是相当危险的,放大到国家和组织层面,就是激烈的扩张**和手段。

    照理说,以精灵们不怎么健康的精神结构,即便给了他们崛起的机会和超前技术,他们最终也一定会和如今的查理曼一样,走上军国主义扩张的不归路,弄不好结局比查理曼更凄惨。亚尔夫海姆之所以没有变成这样,全因为他们有一位全知全能、永不犯错的独裁官,总能够在关键时刻把握和调整方向,不至于让国家走上暴走之路。

    “然而这么一来,亚尔夫海姆对诸国反而更危险了。”

    密涅瓦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一个懂得隐忍,有足够耐心等待机会的新生帝国主义国家,简直就像在岩石阴影下盘起身子,伺机而动的毒蛇。光想想就叫人不寒而栗。”

    “现在这条毒蛇已经长大,并且准备吞下第一个猎物再次成长,丛林里的其他猛兽会如何看待这件事情呢?”

    “要么想办法杀死毒蛇,要么想办法遏制它进食……原来如此。”

    国与国之间或许没有道义和信用,但他们无法忽略自身安全和利益。诸国或许不喜欢查理曼,但他们也无法坐视亚尔夫海姆就这么把查理曼吞掉,消化完战果之后再伺机寻找下一个目标。

    所以,诸国在当前情势下会做的事情只有一件。

    “基于自身利益,而非道义去帮助查理曼,让亚尔夫海姆无法独吞猎物,打破平衡。”

    咖啡杯放回瓷碟中,独裁官依旧笑容满面,身旁的陆军中将同样保持着优雅的微笑。从他们身上一点都看不出任何负面情绪。

    他们本该对此生气、愤怒、不满。要知道诸国如果真的如此行事,可以说是一种对盟约彻底的背信弃义,拿去当宣战理由都足够了。眼下亚尔夫海姆好不容易把查理曼逼到了绝境,终于将这头猎物扑倒在地,马上就要咬断喉管了。这时候居然有家伙事不关己的说出:“让一切恢复原状吧”这样的蠢话?

    猛兽进餐时被打搅,可是会勃然大怒的。

    李林和布伦希尔身上却丝毫没有这种情绪流露出来,他们只是淡然地看着大比例地图界面上实时更新的进展,一脸事不关己的讨论着未来的变数。

    那种极度的淡然,仿佛所有一切都不过是在按照设定好的剧本上演过场戏一般。

    “难得的机会。”

    李林轻抚座椅扶手,红瞳微微眯细。

    “来测试一下各种各样的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