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没有武器的战争(十)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如果没什么意外,我想很快阿尔比昂或者罗斯联合公国就会派人来和我们接触了。”

    轻茗了一口香槟,罗兰淡淡说到。

    “是想让我们自己去提出赔款的事情?”

    法芙娜冷冷一笑,猛灌了一大口鲜橙汽水。

    不管是国家还是个人,掮客愿意介入纷争中间的动机绝不会是善意,作为纯粹的利益动物,他们绝不会为了道义、和平之类听上去很美好的词汇而采取行动。驱使他们行动的,永远是更为纯粹和直接的东西利益。

    政治利益、经济利益、安全利益、战略利益、核心利益这些才是驱使诸国介入这场战争的直接原因。为了得到或保住这些利益,他们才披上天使的外衣,在亚尔夫海姆把查理曼按在地上磨蹭,即将割喉放血的时候跳出来高唱和平之歌,仿佛他们一直是爱好和平的圣洁天使,从未做过肮脏血腥的事情过。

    不得不说,这种事情真的很有反讽的味道。

    当事人对这种小事是不会在乎的,他们只关心自己的利益,而他们是否能获得那些预期中的利益又与和谈的进程及结果息息相关。当谈判陷入僵局时,他们甚至会比交战双方更焦急,迫于自身立场,他们又不便过于压迫貌似已经做出“重大让步”的亚尔夫海姆,于是压力只会有一个去处……

    “让我们自己去提出赔款要求,以此换取亚尔夫海姆在最后一条作出让步,然后作为第三方帮我们砍价,事后再回过头来跟我们要好处。不愧是高级掮客,我给五个星的评价。”

    冷笑了一下,法芙娜朝一侧撇撇嘴,罗兰顺势望去,一名身着礼服的青年正朝他走来。

    “美丽的小姐,能荣幸请你共舞一曲吗?”

    彬彬有礼的公式化邀请,理所当然的获得了公式化回复。

    “能与阿尔比昂的圆桌骑士共舞,不才小女子才是不胜荣幸。”

    将手放入对方的掌心中,穿着鲸骨撑裙的罗兰向身着男装的兰斯罗黛露出了微笑。

    此时恰好一曲结束,退场的退场,上场的上场,一时间颇为嘈杂。不过随着一对佳人步入舞池,喧哗顿时化为赞叹、惊艳、嫉妒。法芙娜甚至看见有几位淑女捂着额头昏倒在地,而数倍于此的女士们正咬着手帕,恶狠狠的瞪着下场的少女和像根木桩一样站在原地的舞伴们。

    “男人啊……”

    法芙娜苦笑着摇了摇头,一边不怀好意的想象着眼前这帮魂不守舍的男士们知道那位“美少女”真实性别后会是什么反应。是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呢?还是垂头丧气?又或是呆若木鸡。话说回来,某个混蛋曾经说过“只要是真爱,性别什么的根本不是问题”。也就是说……还存在某些家伙会就此被掰弯,毫不在意罗兰的性别,向罗兰伸出咸猪手的可能性?!

    “见鬼,到底是哪个混蛋想出来这么一套奇谈怪论,这家伙真该到地狱里去推着石头爬山。”

    法芙娜恶狠狠的诅咒着,餐厅一侧的亚尔夫海姆代表团的专座区传出一声响亮的喷嚏。

    舞池中的男男女女已经站好,乐队指挥用力挥下指挥棒,优雅的《文多波那圆舞曲》响起,绅士贵妇们随即开始旋转、舞动。

    华尔兹和交际舞是直到前几年才在上流社会流行起来的,刚开始那会儿,保守的上流社会可不把这当成社交或文化。对于那些恨不能把女人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爵爷绅士们来讲,男男女女搂搂抱抱不是成不成体统的问题,而是升高到提出这种邪恶的、放荡的音乐和舞蹈的家伙是不是该上火刑架的严重问题。

    各种针对华尔兹的攻击中,尤以阿尔比昂上层和阿尔比昂国教会最为激烈。保守的老爷爷们批评华尔兹是一种放浪的、四肢纠缠、身体紧靠、把妻子女儿放到陌生人怀里任意拥抱的舞蹈,应该仅限于妓女和荡妇之间流行。如今却被不肖之徒强加于上流社会,使阿尔比昂妇女与众不同的庄重、含蓄的优良传统遭到严重歪曲……

    实在难以想像,这些话居然出自于一直鼓吹改革、解放的新教徒之口。只能说人要是固执起来,那是相当的可怕。

    总算如今华尔兹已经在诸国上层流行开来,既然大家都搂搂抱抱、唱唱跳跳了,阿尔比昂也拉下脸来不再装清高了。经过短暂的压抑,华尔兹以更胜之前的猛烈势头席卷阿尔比昂社交界,尤其是热衷追逐美女的骑士们,华尔兹已经成了阿尔比昂骑士必备技能之一。身为圆桌骑士的兰斯罗黛同样不能免俗,身为顶尖的圆桌骑士,她的华尔兹水平也是拔尖的。

    至于罗兰这边,原本某位鬼父……咳咳,监护人给他的课程里就有社交和舞蹈,不过那时候学的都是男士舞步,这趟出来前被一众女生好好调……咳咳,训导了一番。又是头顶书本,口含银勺,边上还有一帮魔鬼教官们盯着。一通魔鬼特训下来,倒也算是合格了。

    如今这一对旁人眼中的金童玉女,在教科书般标准优美的舞步掩护下,承受着众多灼热的目光,轻声交换起了情报。

    #############

    “扮成女人的伪娘和伪装成男人的伪郎,他们倒是天生的一对。嗯,其实这是一个不错的题材,被迫伪装成少年骑士的亡国王族末裔之女,为了守护国家不得不伪装成少女扛起战旗的少年战士,跨越国界、种族、性别、信仰的恋爱,洋溢着禁断、背德的气息……啊,不好,手又开始痒了。”

    尼德霍格长叹了一口气,心痛了足足一分钟后放弃了喷涌上来的灵感和构思,随即又恢复之前满不在乎的样子。

    对于阿尔比昂在台面下搞得小动作,尼德霍格丝毫不感到意外。早在出发前,那位大人就已经充分分析诸国介入战争的动机、方式、可能采取的手段等等,被严重剧透的亲卫队队长此时根本不可能因为阿尔比昂和查理曼私下联络这点小事而动摇。

    所谓和谈,不过是种形式。

    独裁官谈到和平谈判时,以一种不以为然的语气如此评论到。

    说到底,和谈的目的不是和平,而是为了持续消耗亚尔夫海姆,确保亚尔夫海姆不至于威胁到诸国的安全利益,同时为可能到来的战争做准备。

    和平,只是下一次战争到来前的中场休息。今天的盟友,明天可能就是敌人,为了迎接战争,除了强化自身实力之外,协调同盟体系和给潜在对手下绊子也是重要的工作。所以这次谈判除了维持国际实力均衡之外,还附带了为下一次战争划分阵营的任务精灵阵营和反精灵阵营的雏形将在此次会议之后逐渐显现出来。

    这样的会议别说让亚尔夫海姆参加,没派特工去爆破就算是对得起那帮“盟友”了。仗还没打完呢,就急着下绊子了,这要打赢了还不赶紧下手从背后捅刀子?心怀鬼胎的同盟多了去了,互相挖坑下绊子的也不少,但像阿尔比昂这样的,真心不多见。

    即便如此,亚尔夫海姆还是决定参加和谈。一方面是为了不过早和诸国撕破脸皮,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搅黄尚在雏形中的“反精灵包围网”挖坑埋人可不是阿尔比昂的专利。

    阿尔比昂的战略是以查理曼为磨盘,持续消磨掉亚尔夫海姆的资源和战略注意力,以便亚尔夫海姆不会去加强别的地区、特别是海上的军事力量。与此同时,阿尔比昂也不希望过于削弱亚尔夫海姆,因为大陆中心地带的持续战乱会给公国创造介入人类阵营的机会,一旦那只毛茸茸的熊爪子伸进人类阵营的土地,要想再把它挪开就很困难了。所以各国之间应该保持一种均衡,以便阿尔比昂从中调整,确保各国的关系既不会太好,又不至于失控演变成一场混乱的、持续三十年甚至更久的全面战争。

    这实在是一个超高难度的课题,构建出某种均势,然后全力维持世界范围内的政治格局,阻止发生任何变化……好吧,这真是富有搅屎棍特色的思维模式,除了阿尔比昂也没谁会想去尝试这种“世界警察”的角色用自己的国力为维持世界平衡提供安全服务?借用蓝星灯塔国某位兵部尚书的话,有这种思想的家伙应该去检查是否脑残。

    这纯粹是一项吃力不讨好的工作,而且必然会以失败告终,甚至无需等上几十年,很快就会见到这一结果。

    没错,很快……

    捋了捋额前碎发,尼德霍格将注意力从舞池里的佳人身上移走,转向刚才晚餐时间发来的关于莱茵战线的战报。

    b集团军群进展神速,自突破凡尔登要塞之后,他们再也没有遇上有组织的抵抗,相信最多三天就能冲到包围圈封闭点巴塞尔,与a集团军群一道完成对敌军主力的合围,届时所有人将目睹世界战争史上罕见的战争奇观30万部队包围近70万敌军。整个世界都将被这无比辉煌的战绩所震惊,所有人都将意识到一个新秩序将在这场战争结束后呱呱坠地,查理曼正是为了庆祝新秩序诞生所准备的祭品。

    当然了,查理曼人并不是傻子,王太子和王家陆军总参谋部有时候脑子有点不够用,但基本的军事素养还是有的。到了现在这种地步,他们不至于看不出防卫军的计划,为了不至于沦为笑话,他们正在竭力挽救莱茵战线的部队。至于效果吗……只能说见仁见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