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与时代相悖的人们(五)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枪声响起,三发点射在密涅瓦身后的墙壁上凿出三个扎眼的小孔。

    一拉枪栓,预装的哑弹跳出抛壳窗,再次抬起枪口直指密涅瓦的胸膛。

    “殿下,请坐回您的位置,不要玩弄花样。这种枪很容易走火,如果不小心打伤淑女的话,会让我们很困扰的。”

    面无表情的男人以毫无起伏的声调说到:

    “圣女冕下很快就会到达,希望王女殿下能以淑女应有的礼仪觐见冕下。”

    “三更半夜用枪指着女性,强迫对方服从自己的命令,这是强**和杀人狂才会干的事情。什么时候教会沦落到和人渣同一档次了?”

    面对指向自己的枪口,密涅瓦毫无惧色,强烈的视线转向持枪男子。

    如果是陆军那边的高级将领,此时必然会被眼神压制住,不过持枪男子丝毫没有放松警戒,朝着密涅瓦的枪口也没有移动。那双毫无情感波动的眼睛更是在无声的宣布:如果有必要,就算对方是一国王女,照样也会毫不犹豫的开枪。

    “请不要挑战我们的耐心,殿下。您是重要的人质,出现损伤是谁都不愿见到的。”

    “哈!原来不是强**和杀人狂,而是诱拐犯啊。”

    “我已经说过了!!”

    忍无可忍的刺客举起枪口,这一次他瞄准的是密涅瓦身旁,相信擦肩而过的近失弹会让这位桀骜不驯的王女认清现实,收起她那条尖刻的舌头。不过实际上这是相当危险的举动,要知道司登冲锋枪本身射击精度就不怎么样,查理曼的山寨版冲锋枪和手工切削子弹的组合更是让射击精度进一步下降。想用这种玩意儿打出近失弹的结果很可能是你会得到一个满身枪眼的密涅瓦。

    刺客很清楚这一点,但被愤怒冲昏头的他管不了那么多了,他现在只想让这个嚣张的小丫头闭上嘴。

    “闭嘴!!”

    刺客大声咆哮着,同时扣下扳机。

    然而枪声并未响起。

    那可以说是理所当然的结果。

    刺客的视线向下方滑落,狰狞的表情就那样僵住了。

    本应被一扣到底的扳机还在原位,勾住扳机的食指却已经不见了。

    不对。

    不是不见了。

    也不是只有食指。

    右手的食指、中指、无名指、小指全部从指跟部分被整齐的切断,左手则是整个手掌被切了下来,连带着一分为二的冲锋枪一起跌落在猩红的血泊里。

    “蜘蛛。”

    密涅瓦转身说到:

    “开工了。”

    “了解了解~”

    一脸愉悦的少女从会议室的窗户边满满走来,伴随着清脆的脚步,几缕银丝在灯光下扭动延展。

    “就由我来陪你们玩玩吧,三流业余刺客们。”

    “开火!开火!!”

    断了手的男人大声下令。以他的伤势和出血量来看,此时哪怕没有哭喊着满地打滚,也应该在大量失血后陷入晕厥。然而这个男人却依然能够判断局势并下达命令,应该说他意志力过人呢?还是强烈的信仰心甚至可以凌驾于医学之上?

    不管怎么说,这确实是一位坚毅的指挥官,他那些收到指令便立即行动的部下同样堪称优秀。

    只不过那个命令本身就是错误,基于错误命令而采取的行动自然不会得到什么好结果。

    好比是已经落入蜘蛛网的苍蝇,使用哪种方式扑腾都不会影响其结局。踩在蜘蛛丝上的刺客们直到此时才想到要开枪,已经是太迟了。

    食指轻轻一勾,隐藏在地板和天花板缝隙中,早已绷紧到极限的蜘蛛丝立即弹了起来。原本就号称自然界最强纤维的蜘蛛丝被动能和张力赋予强大力量之后,其威力甚至远超刀剑。别说切肉断骨,根本就是削铁如泥的利刃。

    银光闪过,鲜血自碎块整齐的断面喷洒出来,红色血雾笼罩之下,那些指挥着无数士兵奔赴死地的大人物们一起发出受惊女人般的惊叫,捂着脑袋争先恐后的钻进桌子低下。仿佛这样就能远远逃离那血腥恐怖的一幕,逃离那个如同摆弄牵线傀儡一样玩弄生命的死神。

    如他们所愿,死神迅速远离他们而去了

    ###########

    会议室内呈现出战场最前沿一般的风貌。

    遍地都是人体碎块,满地的血液和内脏描绘出异样的图画,室内交杂着火药跟血的浓烈臭味,再加上消毒水和身体内容物的气味,形成了一股让人窒息的恶臭。

    惊魂未定的王太子和陆军高级将领们已经被转移到别的房间,教众们正在清理现场,在一众面色铁青的男人护卫下,姬艾尔圣女打量着犹如猎奇杀人案现场般的会议室。

    残留着青涩稚气的面孔既没有生气,也不见害怕,只有平静接受事态的坦然以及一丝丝未解的疑窦。

    “王女殿下是怎么知道会议室里的暗道的?”

    在血泊前停下脚步,姬艾尔抬头看了一眼被溅上鲜血和体液的玻璃窗,轻声问到。

    “会不会王女殿下持有我们不知道的王家密辛?”

    “不可能。如果真有那样的密辛,王太子早就派人把住会议室的暗道,怎么可能会让对方从容撤退?”

    “会不会是尖耳朵异端透过某种渠道透露给王女方面?”

    一名部下开始开脑洞,不过联系到财团在这方面的前科,也不是说没有可能。

    更关键的是种种痕迹都显示出密涅瓦一系早有准备。

    “这就是切开教友的蜘蛛丝?”

    抬头望着一缕缕被鲜血染红的细线,姬艾尔问到。

    “正是,冕下,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如果是刀剑等锐器形成的切裂伤,哪怕是一流剑士使用名剑劈砍造成的伤害,一定会在切口边缘形成翻卷。散落地面的碎块边缘却找不到任何翻卷,切口断面更是平整无比。

    虽说高速挥动末端挂有配重的金属线可以斩开苹果或是切开肌肉组织,可眼前不光人体骨肉被一分为二,就连枪械这样的金属材质也被斩断,可想而知,那一瞬间附着在蜘蛛丝上的力道是何等恐怖。

    那种以吨为单位的力量,哪怕使用强化系术式强化了**,要想将全部力量施加在一缕轻飘飘的蜘蛛丝上,使其形成更胜刀剑的斩击这是完全不现实的。纵然这世间有许多超越常识的怪物,可只要不是某位神意代行者那个等级,光凭生物的力量是不可能实现这种技能的。

    换言之,其中有机关。

    “对方可能是将蜘蛛丝保持在紧绷状态下隐藏起来。”

    一位身穿黑色法衣的男子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镜片在灯光下反射出凛冽的光芒。

    “就像绷紧的绳索或弹弓,由于蜘蛛丝的延展性和韧性非常好,更容易拉长,所以爆发出来的力量也更大。一旦收到操纵者的指令刺激,立即会‘还原’,于是”

    “布设这些丝线,并且巧妙隐藏起来相当花费时间吧。”

    “正如冕下所言。就算是技艺高超者,要布设这样精密复杂的陷阱也要耗费一定时间。”

    “暗道入口陷阱也是?”

    姬艾尔朝一旁堆在地上的几枚木柄手榴弹撇撇嘴,木柄底部的盖子被拧开了,瓷坠拉环裸露在外。

    “正是。放置手榴弹的凹坑都是最近凿出来的,撤退时只要将绊发索系上拉环就能让手榴弹变成诡雷。”

    从这一系列举动来看,密涅瓦一系对政变是有所准备的。可既然如此,为什么不乘此机会将王太子也杀掉,然后再推脱给教会呢?要知道这可是千载难逢的绝佳机会,如果密涅瓦真的这么干了,教会就算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

    可她并没有这么做,放着一票政敌和国贼不管,匆匆撤离了。

    是因为兄妹之情?

    是害怕撤退不及时会被堵住?

    不可能。

    姬艾尔自问换成自己或路易王太子处在密涅瓦当时的位置上,绝不会错过那样的绝佳机会。亲情?这是政治斗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压根没有任何感情可以介入的余地。时间?扣动扳机或者丢个手榴弹需要几分钟还是几个钟头?

    这两条理由都不成立,那么……难道是有其它外力在介入这场政变,试图通过干涉政变中的某些细节,将整个局势引导入自己编写的剧本里?

    “冕下,您看”

    一名正在清理现场的教众指着墙壁上的弹孔叫到,在姬艾尔的带领下,一干人等迅速靠拢过来。

    墙壁上一共有四个弹孔。

    其中有三个是9帕拉贝鲁姆手枪弹留下的,结合留在地面上的弹壳跟哑弹,可以确定是突入会议室的突击部队留下的。

    那么口径明显小于9,且远离前三个弹孔的第四个小窟窿是怎么来的?

    得到姬艾尔的首肯后,清理人员迅速凿开墙面,不一会儿,一枚7.92特殊规格狙击步枪弹呈现在人们眼前。

    密涅瓦为何匆匆离去的答案已然不言自明。

    “呼呼”

    伸手掩住微微吊起的嘴角,姬艾尔以无比愉悦的语气说到:

    “看起来,我们的对手和我们真是心有灵犀啊。”

    “是否立即封锁全城进行搜捕?”

    “没用的,既然对方已经有所准备,在我们完成封锁圈之前,事前规划好逃跑路线的王女殿下就会逃出吕德斯了吧。”

    “可是……”

    “不必慌张。”

    挥了挥手,姬艾尔眺望着沉睡在黑暗中的吕德斯,静静露出了笑容。

    “虽然很抱歉,可准备后手应对突发状况并非仅限王女殿下的特权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