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与时代相悖的人们(二十二)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怎么可能?怎么会?可别说这种出这么陈腐的台词,魅力值和颜值会大幅下降的。当然了,你也不会说,毕竟圣女冕下也不是没有把这种可能性纳入备选选项当中。从一开始,我们就都知道对方会出老千,自己也准备出老千,唯一不同的是我知道所有的底牌,你们却不知道我的。”

    红桃a飞到桌面上,李林笑了笑,像是嘲弄又像是自嘲。

    “回到前面关于‘未来视’的话题上,正如我所说,‘未来视’其实是‘统合构建者’的一个分支,他们并不是超人、天才、鬼才等等那类‘异于常人的存在’,其本质倒不如说是恰恰相反。不依靠理论,而是纯粹靠感觉能够纤细又敏锐地感觉到那些通过五感捕捉到,却被大脑认为不需要而被放弃的情报,通过‘世界’这个平台去感受那些情报,‘下一步的未来应该是怎么样才比较正常’、‘在这个世界里,怎样的未来才会有意义’。最终经由‘结果是那样的话,感觉会很好’这种纯粹的感觉,构建出来的‘答案’、‘未来’都正好是正确的答案,这就是所谓的‘统合构建者’。然而呢,从这个结果来看,‘统合构建者’根本不是什么天才,而是一群‘终极的凡人’。”

    选出世界上“很适合”、“最大可能性”的答案的能力,其实是一种“选出最司空见惯之物”的感性。用填空题来打比方的话,“统合构建者”们并不是去依据逻辑和理论去分析、计算、破题,他们只是非常纯粹的认为“把某个答案放在括弧或空格里,会非常美丽,看上去很舒服”。

    从这一点来讲,其实每个人都有“统合构建者”的资质,毕竟每个人都能选出司空见惯之物。然而每个人的感性都是不同的,总体上来说,绝大多数人都会和“世界的平均值”存在偏差。能够和“世界平均值”保持一致的稀少感性,这就是“统合构建者”“未来视”的真相。

    而在这之上的神眼

    “圣路济亚。”

    宝石般的红瞳映出戴墨镜的修女,锐利的视线仿佛要穿透漆黑的镜片。

    “教会最着名的童贞殉道烈女之一,锡拉库萨的路济亚。拷问中眼球被挖出来,却通过神的恩泽看破一切的圣人。以这逸闻典故为原型展现出来的奇迹正如字面意思一样,以神之视点审视世间万物。”

    说是神,实际上并不是神。

    那是纯粹的意志,同时也是巨大的力量来源,更是展现奇迹不可或缺的根基。同时还是母神和李林不惜更改战略进度表也要对教会进行公开处刑的核心理由。

    集体无意识集合体阿赖耶识。

    无论教会也罢,普通魔法师也罢,甚至是什么都不知道、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接触或持有关于阿赖耶识的情报、知识,都足以招来杀身之祸。教会不但秘密展开相关研究,还进入到了实际应用阶段,母神和李林当然没有理由让他们继续活下去。

    换言之,教会一直在作死的道路上狂奔,但真正最后促成作死成功的,正是他们为了打到母神所追求的王牌,听上去简直就是一种辛辣的讽刺。

    当然,李林不会把这种重要信息泄露出去,哪怕一点蛛丝马迹也不会。

    他不但不会泄露任何情报,还要用各种错误信息和一些实际案例把教会引领向错误的方向,把已经站在真理之门前的人们朝万劫不复的坑里带。

    话是这么说,但被各种诈术蒙蔽,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诈骗受害者总是层出不穷,战争中被错误情报拐到坑里,结果遭受决定性失败的战例也举不胜举。面对可以算是超一流欺诈师,见多了受骗上当的可怜虫的教会,一个短时间内形成的骗局有可能奏效吗?

    前人有云:战争中真相是如此宝贵,以至于人们不得不用谎言保护真相。为了保住秘密,别说杀人,就算牺牲一座城市也在所不惜。只要能守住秘密,“适当”的牺牲是完全容许的。

    李林不是什么圣母,已经直接或间接死在他手上的人多达百万,无数家庭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成千上万人在无穷无尽的饥饿中徘徊挣扎。一将功成万骨枯这句话在他身上可谓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今后也必将继续被发扬光大。为了完成任务,为了保住秘密,与其制造一堆可能引发问题的蹩脚谎言,用几十万生命铸就的血淋淋的现实更能令人信服,更能起到警告效果,让所有人汲取教训,不再去触碰那些不该触碰之物。

    而为了能最大限度的利用那个“真实”,同时又不至于搞得太过火,把自己和整个精灵阵营变成绝大多数人眼中的杀人恶魔,依靠屠杀和暴力实施恐怖政治的暴力集团,他有必要在教会和圣女冕下的背后小小推上一把。

    让别人出头去做恶人,自己则在事后出来收拾残局,在众人的感激和称赞中踩着对手的尸骨将利益扒拉到自己的口袋里这才是最合理,最能实现利益最大化的结局。只要有可能,李林总会努力让事态朝这个方向发展。

    所以,他有必要让圣女冕下先认清自己的无力,然后再引爆她。

    “以神的视角观察万物,自己顺应那个流势,做出最正确的动作,排除一切可能导致失败的要素,就像把已经确定的正确答案填进填空题的空格里,不,应该说整个世界就是一份写满了正确答案的满分答卷吧。真是非常了不起的奇迹,与神迹无异。以圣人的奇迹来出老千,该说高端呢?还是无节操呢?”

    毫无恶意的笑脸吐出刻薄的嘲讽,那张笑脸在人们眼中扭曲成了令人不快的形状。

    “只要看见未来就能赢?只要千术高明就能赢?我可是见多了抱有这种想法、自信满满的家伙。这些自信家一个个兴高采烈地坐上了赌桌,然后又一个个消失……啊,那是真的消失了,不管是物理意义还是社会意义上的。他们的能力并不差,不少人还是相当优秀的杰出人才。不过呢,他们始终缺少了点什么……是勇气吗?是能力吗?是资金吗?是运气吗?都不是,他们并不缺少这些。只是呐,运气也好、勇气也好、金钱也好、能力也好,首先都是神赐予他们的吧?在坐上与神对赌的赌桌的那一刻,他们的失败就已经注定了。我说的对吗?姬艾尔圣女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