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死线(十七)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神明注定是君临众生之上的存在。

    这是理所当然的基本原则,甚至可称之为绝对的真理。

    人类是人类,神明是神明,两者存在于隔着巨大差距的平行线两段,绝对无法变更上下位置。脆弱渺小的人类就连神明的御座都无法接近,何况要将神明拉下御座,制服于自己的脚下。

    因此,神明的定义乃是君临众生之上的存在。

    因此,神明及其使者被世人敬畏的称为绝对者。

    “原来如此,这就是这一代神意代行者的一小部分力量,真是令人敬畏,持有这种力量的话,确实时时刻刻都要保持高度认真,不然一不小心就会引发世界灭亡的危机吧。”

    眺望着远方天空,老人悠然自语。

    午夜已然降临。

    此时是上午10时左右,然而天空却被染上漆黑之色。

    不,不是纯粹的漆黑。

    在凝聚了一切黑暗而成的那片夜空中,各种突兀的缤纷色彩不断闪现、爆发。

    不是闪电,也不是极光,没有明确的色彩分界,透过不断变化的色彩来判断,那或许有些类似极光,但那明显异于人类所知的各种自然发光现象。七彩虹光在天空中诱爆出无数光轮,下一刹那,眩目的火花沉入黑暗。

    那不是自然现象,也不应存在于人类的世界中,更不是应该出现在此世的力量。

    高次元能量干涉“第三次冲击”。

    曾经于一日之间将伊密尔化为死城的力量,引导高次元能量形相干涉,将目标变成损毁状态。然而此刻的“第三次冲击”并未进行“损毁设定”之类的精密操作,而是直接向目标射出无限制、无控制的形相干涉能量,彻底毁灭目标的物质形象情报信息,将之分解成基本的粒子尘埃。

    原本这是仅限于大气层外无重力环境下使用的力量,直接命中的话,直径百公里的小行星会直接被消灭;若是命中地面,恐怕地轴会被剧烈扭曲,诱发规模空前的灾害。

    人们并不知道那瑰丽的色彩中蕴含有何等可怕的力量,但他们本能的对此感到畏惧,光是盯着那片色彩斑斓的地狱都会令他们感到胆战心惊。

    老人却满不在乎,甚至显得有些雀跃。

    就像收到了期待已久的礼物的小孩。

    “您看上去很高兴呢……格列高利……教皇猊下。”

    “诚如您所言,古代种阁下。”

    红润的脸孔侧转过来,天真无邪的笑容让他看上去年轻了几分。

    “您不觉得,那个姿态,那份力量,美得让人心动吗?”

    “……”

    崇尚力量,崇拜强者是有智慧者共通的天性。在李林绝对性的力量面前产生憧憬和感悟,也并不是什么不可原谅和值得奇怪的事情。

    然而,这个男人并不是憧憬,也不是感悟。

    他不过是单纯的羡慕……嫉妒并觊觎着无所不能、为所欲为的力量。想要得到那股力量或是与之抗衡的东西,然后自己坐上李林的位置。

    老人并未发现法芙娜颦蹙的眉宇,他沉浸在那片炫彩带来的感动之中,恍惚的声音脱口而出。

    “拥有那力量一定是一件让人无比畅快的事情吧。全知全能、无所不能……酒、女人、药物在这股全能的感觉面前什么都不是,成为神……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身为神意代行者的他,又是何等的眩目美丽。因此值得去爱,因此值得去恨,因此有成为吾等之敌的价值!值得吾等赌上一切,不择手段的把他从神坛上拉下来!”

    “接下来,你是要自己坐上那个位置吗?”

    “当然。”

    面对法芙娜的质问,老人依旧满脸开心。

    “目睹过那样的力量之后,谁都希望成为他那样的存在吧,甚至是和他一模一样不老不死,几近万能。但是憧憬一下没什么问题,真的要做就算了。”

    他并不想如同李林那般与力量一体化。

    力量就如同教会这个组织一样,不过是他手中的道具,也是可以随时取代的手段之一。

    “无法驾驭的力量再怎么美丽也只是会威胁到自己的凶恶猛兽罢了,那种东西对我们以及接下来的时代是一个不确定的威胁。与其让这种力量继续与我们为敌,或者是落到可能与我们为敌之人的手里,趁现在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将之埋葬才是正确的做法,不是吗?”

    老人从喉咙深处挤出低沉的笑声。在法芙娜和蜘蛛眼里,那笑容酷似爬行类动物发现猎物时的反应。

    伴随着阴郁的笑声,术式中心也开始亮起青白色光芒,在圆形阵列的正中央,一件棍棒状的物体表面开始流动暗红色的微光,顺着纹理涌动的红光,远远望去就像是正在注入新鲜血液的血管。

    闪光与冲击再度传来,不知不觉间,天空中闪烁异彩的地狱开始朝这边延伸过来。

    “已经快到极限了吗?”

    “是的。”

    姬艾尔微微欠身,宛如银铃般的声音回答到:

    “万分抱歉,猊下。交战区域的扩大速度比想象中来得快,这里被波及或发现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大概是对自己之前过于乐观的估计真心感到歉意吧,姬艾尔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丝沮丧。不过教皇的好心情并未因此受到影响。

    “无妨。”

    愉悦的口吻丝毫未变。

    “能做到这地步已经堪称伟业了,依斯卡略手头的工作告一段落后,让他们去支援吧。不必考虑打赢神意代行者,只要再拖上一会儿就够了。”

    “谨遵圣意。”

    姬艾尔欠身行礼答应到,强烈的高亢感几乎要从她的话音里溢出来。

    可以说至少比李林大获全胜好吗?

    望着姬艾尔离去的背影,法芙娜紧皱眉头,心中泛起疲倦又焦虑的声音。

    李林胜利的结果无需多说,如果是教会获得最终胜利,他们恐怕无法也做不到像李林那样能以最小牺牲维持住整个体系的运转。为了让教会的神权支配长久延续下去,他们一定会趁着手握优势的时候大肆铲除异己。只要被视为阻碍的人,无论是否真的有做出威胁或反对教会的行为,都将遭到毫不留情的肃清。届时以查理曼和亚尔夫海姆为中心,整个世界都将掀起大清洗的寒风吧。

    全体人类沦为最低阶层永世不得翻身;

    仅限一代人的清洗风暴和永远延续的“人类所支配的世界”;

    如果说要在两者间选一个比较能够接受的选项,绝大多数人都会选后者吧。话虽如此,人们也不会欢迎这个选项。

    无论最后哪边赢,接下来都会迎来新一波的混乱。

    眺望着强度进一步增加的巨型术式阵列和阵列中心持续释放出不祥暗红光芒的物体,法芙娜在心中呢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