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死线(三十一)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大就是好,多就是美。

    这在武器设计中是一条不变的定律,更大的平台意味着能够搭载更大的动力装置、更厚的防护系统、更多的武器系统、更优越的居住生活系统……就算到了宇宙时代,这条定律也没有任何变化。

    这条定律放在李林身上则显得有些微妙。

    第二形态确实是巨大化形体,输出功率和计算也大幅度提升,不过第二形态并不完全是全方位无差别攻击大杀器,最起码不是“亿万炮塔、亿万光芒”这种简单粗暴的暴力美学的直线延伸。从战术运用上来说,第二形态其实更倾向“精确打击武器”的范畴。

    这种倾向最直接的体现就是九个龙头形状的主炮矢量波炮“唐怀瑟”。

    和形相干涉、耀斑炮这类“地图兵器”甚至“星图兵器”级别的毁灭性大杀器比起来,矢量波武器不管是输出还是视觉效果都相差甚远,说“毫不起眼”都不嫌过份。然而并不是什么任务都非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不可,大多数时候,经济实用的精确打击更被人们所青睐。能绕开一切物理防御手段,对敌军致命要害实施精准一击的矢量波武器恰恰就是一种能以最小能耗实现最大战果的精确打击武器。

    矢量波是与横波的电磁波、赫兹波()不同的波,是纵波所有的电、磁、重力的矢量要素一体化后形成的。在时间刻度上,矢量波是朝时间前进方向延伸的波。于1890年由著名的尼古拉.特斯拉()发现了与赫兹波不同的纵波-特斯拉波(tesla wave)。美国火箭工程学家托玛斯潘艾丁()正式命名并建立理论。应用这一理论的武器便是矢量波武器(都市传说中,大魔术师特斯拉应用矢量波练成阵在通古斯卡引发大爆炸,也有传闻苏联解体前未能落实的末日兵器中也有矢量波武器……)。

    矢量波武器基本原理是利用空间伸缩的波长在特定空间坐标通常是目标内部直接生成能量,越过一切物理防御手段,从内部摧毁目标。

    面对攻击满载能源和武器弹药、有着完备防御的战舰,又或是悬浮在真空宇宙里的宇宙殖民地卫星,没有哪种武器能比矢量波武器更经济适用的了。

    更何况所谓“威力不足”是和耀斑炮之类连类地行星都能打穿给你看的超级武器进行对比后的结论,其实只要输出功率管够,在某些特定位置,比如大陆板块连接的脆弱地带引发破坏,制造出大陆漂移、板块沉入熔岩之海、全球气候暴走、生物大灭绝之类的事情还是很轻松的。

    至于城镇规模的固定目标,那就更不在话下了。

    没有任何前兆。

    整个敦刻尔克瞬间变成了一座巨大的球形熔炉,金属、海水、砂砾、大地、人体瞬间被置于熔炉的中心,熔岩和熔化的金属搅合在一起翻腾,火药与水蒸气一起掀起爆炸的飓风,不知曾经是什么的灰烬被卷入弥漫着烟火和恶臭的天空,俯瞰着下方已经没有半个活人的焦热地狱。

    那里曾经有数万人等待疏散,他们的交谈、争执、欢笑、哭泣曾经充斥着这个小地方。如今一切都消失了,那些象征人类存在的痕迹被彻底抹去,仿佛从未存在。

    人们目瞪口呆的看着画面中持续爆发、沸腾的地狱。

    人们不光是震惊于强大的破坏力,更是在迥异于自己认识的死亡面前说不出任何话来。

    如此轻易甚至没有实际感觉的死亡。

    即使亲眼目睹这个事实,人们仍无法对此释怀。倘若是被砍下头颅、烧毁**,甚至于更加残酷的方式来结束那数万人的生命,大家或许能够说服自己接受也说不定。

    然而适才那一幕太过突兀。

    这还能算是战争吗?

    一句话、一个动作就让人类丧命。毫无预兆,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既没有垂死挣扎,亦没有流血,甚至没有呜咽哀鸣。

    生死失去原本的型态、意义,生存的意义,死亡的定义,这一切都变得暧昧不明。话说回来,从李林的视点去观测终生,或许连生存本身都是难以确定的虚无缥缈。

    在神明使者面前,连生死都是毫无意义的吗?生者的希望、亡者的安息这种微不足道的期望都不被允许吗?

    这实在是非常骇人的事。

    如果此时此刻,李林说些威逼恐吓的话语,又或是展现出扭曲嗜虐的面貌,人们也还能以此构筑出“那家伙终究和我们一样,是有感情的存在”让自己好过一些。最起码这证明那终究不是什么完美无敌的存在,不过是一只有着强大力量、卑劣残酷的怪物。

    最终打到怪物的,一定是人类。

    这样简单的一句话、一个想法,此时此刻都能成为支撑人们坚持下去的希望之光。

    然而李林什么都没做。

    没有恐吓,没有侮辱,不要说言语,就连睥睨众生的目光都没有施舍给大地上的众生。

    他只是存在于那里,仰望天空,鸟瞰大地,仅此而已。

    就像飓风、海啸一样,绝不会理会脚下的是蝼蚁还是人类,只是存在与那里,平静的通过。

    赢不了。

    整个世界在这无声的表达面前低下了头。

    即使重现圣人乃至救世主的奇迹也一样。那盘踞天空的巨影是这世界的支配者,直到今天为止,是担心影响这世界,才没做出太明显的行动。一旦有谁试图反抗,无论那个反抗者有怎样坚强的意志和强大的力量,能够动员多少人与他一起行动,在会呼吸、会思考、会自主采取行动的灾难面前,全都没有意义,绝对没有任何胜算。

    彻底明白了这个事实的一刹那,世界沉默了。

    个人的野心、亘古以来的夙愿、集团组织的执念和谋略全都被粉碎了。

    这一刻,大地上的所有智慧生命统统拜倒在九头龙巨大的力量之下。

    只有一个人、一道流星还没有熄灭反抗的火焰,执拗地冲向那已然君临天下的巨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