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死线(三十六)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跳跃、疾跑、急停、直角转向、卧倒各种战术规避动作一气呵成,各种颜色、口径的曳光弹不断与身体擦肩而过,两者交相辉映,仿佛一位在星空中起舞的舞者。

    美感与力量交错,让人不禁产生飘逸之感的绝美画面。

    可如果被问到是否愿意置身那“飘逸”的画面当中,与死神共舞一曲时,包括当事人在内的回答都是“no”。

    哪怕胆大如罗兰,也被“军团”的攻击搞得有些焦头烂额了。

    一般说到集团冲锋,人们很容易想到“人海战术”或是线列步兵,视线所及都是悍不畏死的士兵,迎着枪林弹雨和巨炮轰鸣,呐喊着口号齐步向前,纷飞的子弹和弹片也无法阻挡他们的脚步,飞溅在脸上、衣服上的血污和碎肉也无法熄灭他们的狂热。直到被死神眷顾或是突入敌阵彻底蹂躏对手之后,他们才会停止这就是大众对步兵集团冲锋的普遍映像。真实的步兵冲锋远比这复杂的多,也残酷的多。以线列步兵为例,每个冲锋集团的规模为多大,步速是多少,要到什么位置、和敌人相距多少才能开枪,骑兵和炮兵要如何进行配合……全部都有严格的规定。当自动武器大量普及、装甲部队成为陆战的绝对主力之后,步兵集团冲锋才开始逐渐消退,二战之后人们更是只能从冷战军事演习纪录片中向蘑菇云发起冲锋的无畏士兵们身上去找寻步兵集团冲锋的余韵了。

    “军团”所发动的集群攻击基本沿袭了人类的集团冲锋战术,只不过漫山遍野的士兵和装甲车辆被替换成了各种型号的无机生命兵器。而且“军团”所展现出来的爆发力和碾压一切的气势甚至超过了冷战巅峰时期苏联红军的钢铁洪流(越战结束到阿富汗战争前那段时间,如果毛子真发飙,卯起来硬干的话,最多几个月就能饮马大西洋,整个欧洲除了英国都将升起红旗)。战术运用的细节更是凌驾那帮狂暴的战斗民族之上。

    罗兰对此可谓深有体会。

    以单一个体性能来讲,无机生命兵器其实并不算特别突出,总体上就是战车或s的升级,性能参数并不比“独角兽”强到哪里去,很多方面甚至是远远落后的。可与庞大的基数和精准的战术运用一结合,就成了连他都感到压力山大的强大对手。

    从源头上说,无机生命兵器和“独角兽”就是从两种对立概念上延伸出来的产物。一边是以总体战、消耗战为前提,追求廉价和数量的消耗品;一边是根据特殊要求精心打造的限量版艺术品。严格意义上,两者并无优劣高低之分,只有是否适应的问题。

    此时此刻,表现出更强适应力的,是无机生命兵器。

    作为个体,无机生命兵器确实缺乏特色,反过来他们也不需要那种东西。

    除非是极特殊情况,无机生命兵器基本不会和对手进行一对一的单挑,就连十对一、百对一的情形都很少见。对方是一人也好,百人、千人、万人也罢,它们都是以整个群体来应对的。换言之,自始至终,它们的对手都是在面对由一整个生物种群构建出来的巨型生物。

    就算一时被击退,一时遭遇挫折和损失,对整个种群来说也不过是积累经验谋略对策所必须付出的代价。很快就会卷土重来,而且是以比之前更加凶猛、更具破坏力的姿态。

    就像现在这样。

    集火射击的弹幕刚刚掠过,三架近战型立即从不同方向逼了过来。

    近战型的武器配备非常简单,设计成扁平流线型的**上方内置有三联装反装甲导弹发射器;头部类似触须的部分是通过电流加热的电热鞭,能如同餐刀切割黄油一般轻松劈开金属;第一对足的前段部分是高周波利刃,不管是装甲车还是战车,全部都一刀两断给你看。

    和堪称彪悍的武器配置相比,防护水平就有些惨不忍睹了。几乎和纸一样薄的装甲最多能防御9手枪子弹和弹片,突击步枪都能打穿防护装甲。用于支撑和行动的六条足看上去也是又长又细,似乎用手轻轻一折就会折断。叫人看了禁不住怀疑“这种东西真的能用吗?”

    要是真有人这么想,那他一定误会了什么。

    第一,无机生命兵器根本没考虑过“生还”的问题;

    第二,所谓防护,并不一定非得是用厚重装甲硬抗敌人的攻击。速度同样也是一种防御。

    某位海军名将曾有名言“速度就是最好的武器!速度就是最好的防御!”

    姑且不论按照这位老爷子的构想打造出来的脆皮战列巡洋舰在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主力舰互殴中被吊打到用各种姿势表演自爆(这一光荣传统一直延续到二战……),从基本逻辑上来讲,他说的没有错。

    只要速度快到敌人根本来不及发起攻击,抢在敌人做出反应之前斩下对方的首级就可以了。

    为了达到那种速度,近战型的身体极度轻量化,外形也设计成扁平流行型,远远望去和蟑螂、天牛相仿。

    这只虫是会吃人的。

    六足踏地而起,仿佛摆脱了重力一般,呼吸之间三只近战型已经完成了包围网。亮起黄色光芒的电热鞭如同章鱼腕足般挥舞起来,6条电热鞭封死罗兰闪避的空间,6把高周波刀刃紧随其后。

    谨慎又周密的一击,时机和角度把握的分毫不差。

    面对压过来的死亡牢笼,罗兰踏步向前,展开光束军刀的同时挥出一道向上的斩击。闪光和爆音一起炸裂,光剑和电热鞭相撞,一阵火花闪过后,被熔断的电热鞭和高周波刀刃陷入地面。

    近战型没有停下脚步,一边撒下导弹,一边加速冲向罗兰。

    失去所有武器的近战型最后的杀招是自爆。

    它们体内存储有大量的液氧,一旦遭遇明火就会剧烈爆炸。在近乎零距离的位置上引爆,即使是“独角兽”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爆炸的火球闪现,几乎同一时间,更多导弹杀到,调整完俯仰角度的轻战车型也开始展开炮击。

    一如之前,狂风骤雨般的攻击依旧未能触及罗兰。但罗兰的动作正一点点确实地露出疲态。就在炮击的同时,又一队近战型穿过正在集火射击的侦查型,走上阵列掐前方,扭动着的漆黑触须迅速加热变红。新一轮循环攻击迫在眉睫。

    乍一看笨拙,其实单纯的表象之下是让人噤若寒蝉的缜密计算。通过最小限度的牺牲,持续消耗罗兰,最终一击制胜。

    最简单的战术往往最有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