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6.王国的毁灭(六)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和一群不知羞耻和底线为何物的人渣探讨节操问题,对方只会给你一个答案。

    节操?那是什么?能吃还是能穿?

    要和无耻之徒去纠结伦理道德只会没完没了,尽早把问题转向实务才是正经。

    包括查理曼人自己在内,但凡心智健全之人都不难看出这个国家已经算是走到头了,其余下的时间不是以天或月为单位来计算,而是以小时或分钟来倒数。

    整个查理曼上下人心惶惶,广大民众普遍觉得自己受到了政府欺骗,此前的舆论宣传放到现在看,岂止是荒唐滑稽的笑话,根本是一群精神病人的臆想。

    目睹九头巨龙于莱茵天空肆虐,所有人对此束手无策,只能任由狂暴的力量和恐怖的“军团”将自己送往冥府的凄惨景象之后,恐慌在查理曼人之间飞速蔓延开来。各个城镇街头陆续出现有组织的游行和无组织的暴乱,一部分物资囤积点遭到哄抢,商店和饭店遭到打劫。此前分发给民兵用来抵抗侵略者的武器,现在却先使用在了自己的同胞身上。

    查理曼大部分的上层很清楚,随着失败主义和暴乱的扩散,人数最多同时也是最愤怒的底层迟早会把枪口对准他们这些上层。这其中既有清算和发泄,同时也未尝不是一种划清界限和讨好新主人的行径。最重要的是

    面对突然降临的不幸。

    面对无能为力的自己。

    人,总是想要归咎于他人。

    战败并非是民众的责任,而是那些欺骗民众,将国家一步步引领进深渊的家伙的错。不是吗?若不是这群狂徒,这个伟大的国家何至于走到今天这般田地?

    理性和辩论在这种时候没有作用也没有意义,民众只知道有些人必须对战败负责,必须对他们承受的苦难负责,而负责的方式只有那些大人物全家老小交出性命和财富这一种而已。

    查理曼上层已经预见到暴民们冲进宅邸的可怕未来,但大势已定,他们纵然有心也对此无能为力。当务之急唯有尽快借助外部力量来稳定国内局势,将即将爆发的全面动乱压下去,他们才不会被愤怒的民众撕成碎片。而当前唯一有能力压制局势的,只有亚尔夫海姆。现在只要亚尔夫海姆方面点头同意免除各级官僚的战争罪责,同时保障他们的财富和地位,那些个“曲线救国者”们必然会全心全意的配合防卫军接手查理曼。事实上,这些无耻混蛋们已经在这么干了。

    这种局势下,陆军部里的一大批军官开始觉得不安,他们对文官官僚的品行根本不抱任何希望,从一开始,他们便将文职行政官员当成仅次于海军的危险敌人。宪兵和特务系统早早就对文官系统的各级重要人物展开监控,文官集团与亚尔夫海姆暗通款曲很快被陆军系统所掌握。从那些文字透露出的内容来看,陆军长期以来的担心如今全都成了现实官僚们为了自己的前途和出路,以及顺带一举掀翻军方势力的小算盘,打算将陆军变成交易的一部分,一件用来保障他们利益的工具。

    在这些陆军军官看来,这是无耻的出卖,更是不可原谅的偷跑行为。一样都是卖国,就算要卖,明明也该是我们陆军先卖。要知道相比那些只会动嘴的政客官僚,他们掌握着的可是实实在在的实力。于是一些高级将领开始私下串联,同时为了更加确实的掌控局面,他们还以各种利益分配的许诺拉拢了一批地方实权官员,提前做好防卫军进驻后的各种交接工作,以便让交易对象感受到他们的诚意。

    按照查理曼王家陆军自己的乐观估计,一旦交易达成,防卫军再次开始行动,最快1~2周就能完成大部分接收工作。

    这可不是夸张,要知道凭借战时所赋予的特权,如今查理曼相当部分行政职能处于陆军的管理和保护之下。这里面包括首都在内的所有城市和军事基地,所有的矿山和军工厂,征收的各种物资,生产出来的武器弹药,用于输送人员物资的交通系统,遍及全国的通讯系统等等之外,还有大量政府机密档案以及海军造船厂和港口码头设施等等处于陆军监控范围之内。正因为手中掌握着如此之多的资源,他们才敢于瞒着王太子和其它政府高层,私下与亚尔夫海姆进行接触,谋划各种交易。

    而就在陆军和官僚们打着小算盘的时候,查理曼国内其它黑白两道各方势力也没闲着,大家都在利用一切能利用的管道与亚尔夫海姆展开接触。一时间摆在亚尔夫海姆外交部和史塔西案头上的,除了各种会面申请之外,还有大把大把诱人的投名状。即使是全程监控查理曼政坛,看惯了这群人互相拆台的表演,精灵们也不禁感叹查理曼上层在献媚和互相揭发上的造诣着实高深莫测,和这些老奸巨猾的渣渣相比,亚尔夫海姆国内所谓的政坛乱象根本不算什么。要知道这票混蛋拿来和亚尔夫海姆交易的可是查理曼王国的根基,一旦交易达成,查理曼王国再也不会有翻身的机会。那票混蛋对此完全心知肚明,可依然能理直气壮的声称自己是为了国家。查理曼人无底线无节操的水平,精灵们估摸着自己就是拍火箭也难以望其项背。

    不过或许是太久没有尝过失败滋味的缘故,查理曼人似乎对投降有些生疏,他们显然忘记自己是在和什么人打交道。

    “根据现在的情况,我们只会从这些家伙中挑选出一部分进行合作,这当中又只有一部分会在战后继续得到留用。我们是什么人?是入侵这个国家的侵略者。我们最优先的课题是什么?获得查理曼人的民心。既然如此,我们又有什么理由给全部的蠹虫提供庇护,让查理曼民众把怒火指向我们呢?再说了,这场战争很快就要结束了,接下来总得有人出来为这场战争负责吧?难道让那位王太子一个人承担所有责任?又或者让所有查理曼人均摊责任?这两者都不现实。所以除去一部分确实有能力且可以为我们所用之人外,大部分战争责任者和民怨极大的对象都将遭到清算,我们要用这些脑袋去换取占领区的民心,现在的合作不会影响这一点。不过我们也没必要现在就解开底牌,暂且先模糊处理,让他们尽情表演就是。等榨干他们的价值之后再作处置。”

    独裁官优雅地敲击着桌子,平静的语调为大部分“曲线救国者”的结局定了调。一旁的外交部官员再次起身问到:

    “关于战犯审判的问题,阿尔比昂、罗斯联合公国、卡斯蒂利亚王国正统政府一起向我国提出组建国际军事法庭,在吕德斯公开审判战争责任人。”

    “他们希望在**官人选和法官人数对比上做手脚,尽量从绞刑架上救下他们认为有价值的目标吧。无妨,就按他们的意思办,我们这边的相关部门要抓紧时间做好取证工作和挑选律师团、检察官人选就好。宣传系统对这件事情要全程跟进,一旦进入实质审判阶段要确保全世界都能听见看见这场世纪大审判,我倒要看看,他们要怎么把铁案给翻盘。”

    嘴角微微扬起,独裁官笑到:

    “当然,首先要大部分战犯能活到走上法庭,特别是路易王太子殿下,希望他别在我们把他送上断头台之前就在地下室里吞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