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小鸟(八)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青年团员皮耶尔.马赛?”

    “是的,请问您是……”

    “一个对你有兴趣的大姐姐,如你所见,姐姐我身边没伴呢?要不要我们两凑活一下?一起下场乐呵乐呵?”

    轻浮、直接、毫不含蓄的说话方式并未让马赛有“幸运”的感觉,看着那张笑眯眯的面孔,再往下看看敞开的衣领之间,那波涛汹涌、深不可测、若隐若现的高山深沟……身心健康的男人哪怕不变成禽兽,也不是什么能端坐在沙发上气定神闲喝汽水的状态。

    可马赛纵然心里确实有一种极为原始的冲动正在放声狼嚎,但“危险接近”的安全警报也在不断拉响,一阵阵的寒气不断从脚底往上窜。

    在“生命之源”里,平日里一本正经的优等生们会尽情放纵,撒欢般展示自己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别说言语轻浮、举止放浪,就是禽兽不如的事情一样做给你看。几句撩拨的话语,几下比较亲密的**接触连个事都算不上。和那些袒胸露背的家伙比起来,眼前这位大姐姐简直称得上清纯了。

    可马赛却觉得自己成了一只被羊群孤立的小绵羊,正面对着一只披着羊皮的大灰狼,在咂嘴咽口水的猛兽面前,逃不掉也不能选择拒绝的他显得格外无助。

    所谓女性。

    所谓年上的大姐姐。

    难道其实都是伪装成人形,专找无辜小羊下手的食肉动物吗?

    “姐姐我都这么拜托你了,你应该不会拒绝吧。”

    马赛忙不迭的点点头,反抗的骨气也好,逃走的念头也好,在“你敢拒绝试试”的可怕笑容面前,连一秒都坚持不了。

    “非常好,跟我来吧。”

    只有嘴唇弯曲成微笑的形状,漂亮却空洞的蓝色眼睛映出马赛紧张的面孔,大拇指朝远离正在扭动身体的男男女女们甩了甩,随即转身离开,身后跟着耷拉着脑袋亦步亦趋的马赛。

    帝国的官样文化只承认古典音乐,爵士之类的轻音乐被认为是酒吧专属音乐,更激烈的比如重金属摇滚之类,被官方批判为“颓废的哀嚎”、“堕落者的精神药物”、“扰人清梦的噪音”,法律明令禁止在公众场合演奏、播放。如果擅自演奏,而且还吵到左邻右舍被告到警察局,很有可能被判处刑事拘留,如果上门的是帝国社会秩序保障局,那么还可能有一整套思想矫正课要上。

    此刻在帝国青年团的别墅里,被法律禁止的音乐震耳欲聋,光怪陆离的彩色灯光不断变化,或身着礼服或袒胸露背的男男女女们喷吐着麻痹大脑的烟雾,疯狂的摇晃脑袋,摆动身体,嘴里发出毫无意义的音节,仿佛一群癫痫发作的病人。

    原本在边上看着就觉得自己和这一幕实在不搭调,如今下场之后那份格格不入的违和感不但没有消退,反而变得更加强烈了。

    “你看上去不怎么开心,是因为第一次来,很紧张吗?”

    如鱼得水般摆动腰部的大姐姐柔声说到,她的语气比之前温和了不少,听起来很体贴,但不知为何却散发出一股子调侃和讽刺的辛辣。

    这个人即便不是坏人,也是个有点坏心眼的人。

    暗自评价打量着对方,马赛小心翼翼的回答到:

    “……眼前的状况还能开心的话,神经要比脖子还粗吧。”

    “哎呀,那还真是抱歉。不过我不那样邀约的话,你大概会丢下我逃走吧,亏我还对自己的魅力很有自信呐……”

    激烈的鼓点响起,猛地一甩头,带着促狭笑容的脸贴上了马赛的脸颊,深沉的声音和体温一起袭向猝不及防的男孩。

    “还是说,和心仪的女孩在仓库里幽会才开心呢?”

    时间仿佛一下子被拉长了,眩晕的感觉一阵阵袭来,可能过了一秒,也可能过了十几秒,硬撑着没有让自己逃走或晕倒,马赛用失去温度的冷漠声音回应到:

    “大姐姐想亲身体验一下吗?”

    “听上去很不错,不过我其实对比我小的男孩没兴趣。”

    声音变得更加温柔殷勤,柔软的手臂像蛇一样攀上了马赛的肩膀。

    紧接着

    “因为他们总是搞不清楚状况和自己的斤两,连该怎么和别人交流都不清楚。”

    从脖子后面绕过来的手抓住肩膀,力道不是很大,身体却在瞬间变得不能动弹,就连挣扎一下都做不到。

    原本就很吵闹的音乐恰好在此时到达了顶峰,人群已经不是在亢奋,而是在爆炸。一些人抓着头发放声大吼,一些人掩面哭泣,一些人不断傻笑,更有甚者紧紧拥抱在一起,不顾被别人踩踏的危险在地毯上滚来滚去。

    这群彻底放飞自我,感官和理性在此刻无影无踪的人群根本不会注意到,有一对男女正处于很奇怪诡异的气氛之中。纵然马赛放声求救,近在咫尺的他们也听不到、看不到,更何况在这名明显学习过专业手法的女子手里,马赛能发出的声音比刚出生的小猫大不了多少。

    “只要我稍稍用一点力气,你的家人今天晚上就会围在你的尸体旁边痛哭哦?至于上报纸的待遇……那个就别想了,看看那些家伙吧,你以为滥用药物和酒精真的不会有问题吗?这里早就有不知节制为何物的笨蛋死过了,外面有得到一点消息吗?”

    帝国高层很清楚,掌握年轻人的身心才能掌握国家的未来,只有紧紧抓住年轻人,帝国才能万代千年延续下去。为此他们不紧抓住一切机会对年轻人灌输思想,更搞出“生命之源”作为犒赏,通过糖果和鞭子相结合的办法,将年轻的四等公民驯化成合格的帝国国民。

    从结果上来说,“生命之源”是成功的。可任何形式的纵欲终究都会伤害健康,更不要说滥用药物和酒精,实际上“生命之源”里也确实出了不少猝死的事情。但一切都被掩盖了起来,如同帝国那些半公开的秘密,没有人知道,没有人讨论,没有人在乎。

    “所以呢,大姐姐问什么,你就回答什么,懂了吗?”

    “……知道了。”

    强忍着不让眼角里打转的眼泪落下,马赛硬挤出嘶哑的回答。

    “那么,首先,你承认前几天藏过一个和一桩凶杀案有关系的女孩吗?”

    “没有……”

    “都说了,要讲实话。”

    “……”

    不只是肩膀,脖子上也传来强烈的酸痛,整个人差点就像放进油锅里的虾子一样蜷了起来。然而在强而有力的怀抱下,仿佛被巨蟒缠住的马赛根本无法完成“蜷缩”的动作,结果不但下半身使不上力,上半身也几近瘫痪,只能一个劲的倒抽冷气,巴巴的的望着空洞一样的蓝眼睛。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办法,和那些让成年人都会哭着祈求你枪毙他的手段比起来,你现在承受的痛苦连小儿科都算不上。你觉得自己有能力撑过那些审讯吗?”

    女人的声音贴的很近,但又好像很远,但马赛已经没功夫在意那些了,光是为了对抗后颈和肩膀上传来的痛楚,他就不得不咬住舌尖,用更强烈的痛苦来抵消女人施加的疼痛还有自己向对方屈服的冲动。

    好可怕。

    好痛苦。

    反正对方已经掌握了全部情况,已经跑不掉了,不如承认了,落个轻松吧。

    一个个念头划过脑海,每过一秒,心中向对方屈服认输的念头就变得更加强烈。如果是平常的马赛,可能早就招架不住,为了逃避痛苦,哭着把一切都说出来,哀求对方放过自己了。哪怕明知道会给别人带来危险,哪怕明知道这等于是背叛和出卖,连编个谎的余裕和勇气都没有的马赛还是会全盘托出。

    可如今的他和平常不太一样。

    想起那双坚毅的翠绿眸子,想起那张因为疼痛和烧灼而扭曲的苍白面庞,想起被自己搂在怀中的单薄身体。心底里的某个地方,有一个声音在对想要屈服的自己掷下“没骨气”的唾骂。

    在这一刻,男孩没有顾虑未来的理性,只有反抗的倔强和弥补失态的冲动让他全身发热,支撑着他和那双没有感情也没有温度的空洞蓝眼对视。

    “……你说的那些,我不知道。”

    拼上全身力气,男孩从牙缝里硬是挤出否定的回答。

    “可以吗?如果说出来,或许我们还会斟酌一下,将你定义为‘遭受胁迫者’,可你这样抵死不从,我们只能把你认定成恐怖组织的协助者,甚至是恐怖分子哦。你应该清楚两者的区别吧。你迄今为止奋斗的一切,你的人生,你的家人,都取决于你的回答。”

    恐吓十分露骨,但也道出了事实,马赛的回答不仅会决定他自己的人生,也直接决定了他的家人能不能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

    是自己受到惩处,还是为了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人,带着全家一起去死?任何理智的人都知道该怎么选。可是……

    “我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就算你杀了我,不知道的就是不知道……!!”

    人类并不是纯粹的理性生物,躁动又叛逆的青春期更是远离理性的时期。

    “……”

    沉默了大概有两三秒左右,肩膀和后颈的压力突然消失,差点飞到世界尽头的意识重新回到了身体内,还没来得及理解这一切,耳边传来甜甜的低语。

    “合格了。”

    “……你说什么?”

    “作为一个人来说,你还算不错。作为男孩也还过得去,不过距离好男人还差得远。”

    “……好男人?”

    “嘛,以后你慢慢会明白的。现在你还只是男孩,一个不算坏的男孩,所以”

    因为脸颊紧紧贴在一起,马赛看不见对方的表情,只能清楚地感觉的到自己正满脸通红的僵直着。

    “给你一个忠告。”

    只听见耳畔传来绝决的声音说:

    “你最好别和我们扯上关系,你根本不适合这种事情。所以你也没有必要和我们纠缠不清,忘了那孩子和这两天发生的一切,趁现在你还没后悔,还没发生不可挽回的事情,你还来得及把一切都当成从未发生过,回到安稳的生活中去。”

    话一说完,马赛便被松开了,紧贴着的体温和触感消散的无影无踪,那个如大猫一样的背影没几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马赛呆呆站在原地。

    那个神秘女人对马赛的评价是不算坏人。

    不算坏人,却也不是好人。

    此时的马赛还不能理解隐藏在这句话背后的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