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狼(四)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柔声细语,我的爱,紧紧拥抱我,贴近你温暖的心。

    我感受你的话语,柔情时刻,幸福战栗的我。

    我们处在自己的世界,共享爱情,只有少数人才了解的爱情……

    外形仿照旧式留声机外形的音响系统正在播放《柔声倾诉()》,一首经久不衰的老歌,缠绵婉转的女声仿佛在情郎的耳边倾诉柔情蜜意,就像一缕寄宿着思慕之情的青丝,厮磨着听众的耳鬓。

    这真的是一首非常柔情舒缓的老歌。铁石心肠之人也会在那甜蜜的呓语中软化,享受惬意的片刻。

    然而。

    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是天气?不是,窗外阳光明媚,暖风醉人。

    是环境?不是,房间外春意盎然,房间内通透光亮,装潢更是极尽典雅奢华。

    那到底为什么,一股阴郁的气氛盘亘在房间中,让这阳光普照的日子弥漫着丧葬日的凝重,连优美的《柔声倾诉》都仿佛成了葬礼上的哀乐?

    是那些如同影子一样的黑制服们,他们面无表情的来回奔忙着,每一次复诵和跑动后,贴在左侧简报黑板上的照片就有一张被打上血红色的大叉。一个穿制服的女秘书在右侧通报板上写着什么东西。通报内容有四项:完成时间,情报来源,报告内容,应对措施。前查理曼王都在二十小时内发生的一系列谋杀全部都被浓缩到这几平方公尺的树脂塑料板上。

    一张照片,一条命,甚至是几条命。

    左上角一张中年男人的照片在三分钟前被打上叉,他面相朴实忠厚,一头微卷的粽发,戴着一副黑色粗框眼镜,俨然是一位文质彬彬的教师。实际上这是一个黑社会组织的杀手,死在他手下的除了雇主指定的对象,也有有过几夜恩爱的情妇和看了不该看的普通人,但这些都不是他丢了性命的原因。真正导致他送命的是他曾经干掉过一个打入黑社会组织内部的帝国密探,结果他被绑在蒸汽浴室里,被一点点加温的高温蒸汽活活烫死。

    中间靠右的犬族老头,长着近视眼,弯腰罗锅,谢顶的脑门泛着一层油光,满口龅牙,满是缺口的两只耳朵看上去就像是蝙蝠的翅膀。

    这是个人贩子兼皮条客,因为他的告密,史塔西的一次行动告吹。作为对他的诚挚感谢,杀手们用铁锤将他的狗头砸的稀烂。

    右下角是某个黑社会组织的教父,当他酒足饭饱,在手下的簇拥下走下饭店阶梯时,三个穿大衣戴礼帽的家伙从手里拎着的提琴箱里取出冲锋枪,对准一行人就是一阵攒射。每支枪都起码扫掉了两个弹鼓,没有一发子弹走空。

    某个双面间谍被堵在电梯里,被霰弹枪和猎枪达成了筛子……

    整整一天下来,吕德斯各地都在上演着类似的事情,而这些谋杀案最终都以极度简洁明了的形式在这块黑板上的方寸之间呈现出来。一个个红叉溢出满满的血腥味,连带着房间里的气压都降低了几分。

    在一群忙忙碌碌的身影之中,两套站在黑板前的黑制服格外扎眼。和周遭繁忙的景象相反,这两位显得有些太过悠闲,可聚集在他们周围的杀气比房间内任何地方都来的浓重。

    “说说你的看法。”

    亲卫队上校朝红叉持续增殖的黑板撇撇嘴,马赫急忙凑了过去。

    “……会不会太过火?”

    帝国社会秩序保障局的成员从来都不是善男信女,杀人放火对马赫这样的高级侦探来说实属稀松平常。

    连马赫都会觉得“这会不会太过火”,那亲卫队的行动就真的已经很过火了。

    实际上,“过火”已经不足以形容亲卫队第九特殊作战群在过去20小时内所做的一切,用“清洗”或“屠戮”可能会更贴切一点。

    在台面下与帝国有过节的人,平日里因为各种牵制还不能出手的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故意留着的人。

    全都在过去二十小时内被一扫而空以最残暴的形式。

    老实讲,这根本和宣战没什么区别。

    “你是觉得,这会严重刺激到诸国是吧。”

    “那些人毕竟都和各国情报机构有些关系,一下子都处理掉难免……”

    “有谁会为随时都可以抛弃的弃子和帝国翻脸?”

    马赫顿时语塞。

    打狗要看主人是没错,可前提有两个。

    一是狗主人是否有翻脸掀桌的底气,说穿了就是有没有实力和帝国死磕;

    二是那条狗在狗主人心中的等级;

    狗也分三六九等,野狗、看门狗、宠物狗都是狗,但人们基本不会关心野狗是怎么死的,看门狗死了或许会哀伤一下,宠物狗死了的话可是会撕心裂肺的。

    对诸国情报机构而言,过去二十小时以内死掉的家伙也就是野狗之上,看门狗未满的程度,虽然少了些眼线和通道会有些麻烦,但也不是没有替代的选择。

    为这种家伙和帝国翻脸?开什么玩笑。

    “反正接下来的腥风血雨是怎么都避免不了的,那么就先拿这帮混蛋的狗头来祭旗,让某些蠢蠢欲动的家伙看清形式,别在我们行动的时候出来搅局。”

    说话间,又一张照片被打上红叉。马赫注意到照片里是一家四口,全家人整整齐齐的站在照相馆的森林布景板前面,一名棕发妇女满脸慈爱的看着怀中婴儿,她丈夫骄傲地站在他身后,胳膊搭在妻子肩膀上,夫妻中间还站着一个满脸笑容的男孩,岁数和马赫的小儿子差不多。

    另一块通报板上写着“迈克一家;下午1317;全家装入铁桶,灌满水泥后沉入塞纳河;失踪报备处理;”

    “我们闹得满城风雨,也有助于下一步实行你的计划。我想不管是嫌疑对象,还是躲藏在下水道里的鼠辈,都应该得到相关讯息了。”

    “是的,阁下。他们现在应该明白,帝国已经开始认真起来,任何蛛丝马迹的泄露都有可能招来杀身之祸。就算没有证据,也没有‘夜雾法令’,死亡依然随时会降临到他们头上。”

    “然后他们会想起那个嫌疑对象,他们会关注一下这个有着优异资质的年轻人是否还健在,有没有被卷进这波清洗里。接下来他们会发现嫌疑对象周边充斥着恐怖和危险的气氛,他们必须抓紧时间决定,是明哲保身,还是贯彻理念。为了一个连组织外围成员都不是的魔法师资质拥有者,不惜冒险和牺牲?”

    这才是整个计划的核心部分。

    清洗和杀戮不过是前菜,真正的目的是塑造出恐怖气氛,并且充分让叛逆者尤其是“自由军团”的那帮人感受到。诱导他们认为帝国已经气疯了,正在疯狂杀人报复。在这种泄愤式的行动中,证据和逻辑是完全不需要的,只要主观怀疑就足以定罪。

    在这种环境氛围里,最感到忧心的,必然是嫌疑对象自身和“自由军团”,他们会设法侦查目标周围,或是主动取得联系,然后他们会发现那些帝国想要让他们看见的东西,最终面对艰难的选择。

    是务实的明哲保身,暂时避过这场血腥风暴的风头,却违背组织的理念,为未来的分裂乃至溃散埋下种子?

    还是彻底贯彻理念,为了拯救一个外人,不惜搭上更多人的性命?

    “前进一步是地狱,后退一步是炼狱,正可谓名副其实的‘魔鬼的选择’。马赫高级侦探,你也真是坏心眼,居然会用这种方式来回敬那些让你颜面尽失的家伙,让对手尽情品味同样的滋味……以复仇之战来说,简直无可挑剔。”

    “下官不敢。”

    “我说过了,把繁文缛节丢进垃圾桶里。”

    亲卫队上校耸耸肩,一脸的无奈。下一秒,危险的笑容又回到了他的脸上,饥渴的目光投向黑板的一角,一个还没被打上红叉的照片里,一个阳光男孩正在对着镜头露出腼腆笑容。

    “皮耶尔.马赛?还不知道到底是黑是白,希望他能排上些用处吧。”

    从露出犬齿的微笑中说出的,与其说是期望,不如说是命令。

    在那露骨的警告和命令面前,马赫深深低下了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