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祈祷者的对话(九)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超音速突击面前无活路。

    这是“沙拉曼达”经过模拟测试和实战后得出的结论。2.5马赫面前一切动作都没有意义,不要说逃或躲,就连理解状况和作出反应都很困难,除了眼睁睁看着死亡降临,根本没有其他事情可做。

    不必搞小花样,用最简单有效的战术快速消灭目标“沙拉曼达”的人工智能的验算结论如是说,从理论上来讲,这也的确是最合理的选择。

    然而,人类与“合理”总是存在着微妙的偏差。

    这是“沙拉曼达”今后会学到的,现在出生才一个多月的人工智能还没有理解这一点,所以它注定要为此支付一笔价格不菲的学费。

    警告,前方发生玛那反应。

    警告,确认术式“障壁”和“大地操作”。

    警告,确认复数术式。

    在第四次警报响起之前,试图采取紧急制动的“沙拉曼达”飞上天空,转向侧后方地面的光学传感器恰好捕捉到一名少女的身影。

    躺在浅坑避开冲击波的少女正仰望星空,右手朝天空比划着中指,满是不羁笑容的嘴唇一张一合。

    二不二?逗逼。

    高速单反摄像头捕捉到的嘴唇动作经过解析后得出这样一句话,与此同时“沙拉曼达”也厘清了真相。

    潜伏在一旁的目标全程观看了刚才的战斗,掌握了超音速突击的破坏力和特性,在发现本机对其展开超音速突击后,展开复数“障壁”术式,通过叠加增强强度后以30度倾角设置在本机突击路线前方,与此同时操作小范围地面下沉形成散兵坑用以防御冲击波。由于采用翼地效应机原理飞行,当本机遭遇倾角“障壁”时,发生类似“跳弹”的滑跃现象,在惯性作用力的推动下一口气冲到了空中。

    原理一点都不复杂,只是对经典力学基础的简单应用,任何一个学过初级物理的人都能解析并提出类似的提案。问题在于,最多只看了一次超音速突击,突然就要面对这种攻击,在死亡的压力和仓促间极度混乱的情况下,有几个人不是脑袋一片空白,能冷静且快速的的拟定出一个具有可行性的计划,并且抓住绝佳的时机付诸实施?

    提升目标阿尔法的威胁等级。

    由b级提升至a级,最优先猎杀目标。

    提升完成。

    针对目标阿尔法,提供24套战术应对范本。

    选择战术0031。

    0.75秒内切换战术范本,“沙拉曼达”打开尾部减速伞,喷射术式开始逆喷射,减速降落后“沙拉曼达”挥动机械足,在地面上犁出歪歪斜斜的轨迹后停了下来。刚一停稳,头部传感单元亮起一片红光,昆虫复眼般的传感器一阵转动,“沙拉曼达”蹬开地面,再次变形成突击形态,朝着某个方向冲了过去。

    汲取了之前的教训,“沙拉曼达”没有再次使出超音速突击,而是以翼地效应机的标准速度时速400公里反复描绘出锯齿般的锐角折线轨迹,冲向界面里标注着“目标阿尔法”的红色三角。

    “沙拉曼达”搭载有高精度传感器,此外还有针对魔法师的特殊侦测手段,无论怎么隐藏气息,怎么分兵诱敌,都是徒费力气。

    小把戏行不通了,是吗?

    不断在树枝之间跳跃,“夜莺”在心中为战斗机械描绘出人性化的语句。

    魔法师可以听见“军团”的“声音”。

    由于复刻了死者的脑组织回路,因此连弥留之际的呢喃也一并保留了下来,只要“军团”出现在附近,魔法师们就能听见那些遗留在人世间的垂死悲鸣,从而得知被亡灵附体的机械大军正在逼近。

    可眼前这架机体明显不同。

    从技术规格和性能取舍所展现出的思维模式来看,无疑是传承自“军团”的技术脉络,然而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夜莺”都没有听到亡灵的声音,在脑内鸣动的是不明所以的单调机械音。

    简直就像

    不,不对。不是形容或比喻,那是千真万确的“自主思考型战斗机器”。

    从战术选择、战场感觉、学习能力等各方面的表现来看都表现出类似生物的积极性和主观性,但那与人类的知性和感性相比又是完全迥异的存在。不考虑任何战斗之外的事物,只为厮杀战斗而存在的钢铁怪物。比起一般的“军团”,更接近野兽一般的存在。

    如果这种东西量产列装的话

    恐怖的想象还来不及进一步具体化便中断,突然急转直下的战况面前,“夜莺”压根没时间去思考求生之外的问题。

    “跳、跳起来了?!”

    “跳跃”在“军团”各机型中属于基本动作,理论上所有机型都能完成这一动作。然而重量超过十吨以上的机体进行这种动作无疑会造成部件损坏,在激烈的战场上并不总是能得到想要的配件和维修,因此所有中型以上的“军团”都不会执行这种动作。

    那架不知名的新型机却在猛然提速后一跃而起,在空中画出一道抛物线后朝着“夜莺”快速下坠。

    才被摆了一道,就已经学会活用加速助跑跳跃了?这开的哪门子玩笑?只知道搞破坏的机器智商已经提高到这种程度了?帝国那帮疯子到底造出了什么怪物?!

    “夜莺”一边在心里怒骂,一边再次用术式强化身体机能。已经成功着陆的敌机正高速向她冲来,面对强化过的动态视力也难以跟上的机动力,她被迫无休止的进行高速立体机动。所有和运动有关的身体组织都开始发出不堪重负的悲鸣,就连勉强支撑着身体不断做出极限反应的精神也开始吃不消了。

    视野的一隅,敌机如蜻蜓点水般飘忽不定,一直跟着残影疯狂移动的焦点早就不知道丢到什么地方去了,身体不是靠思考而是靠本能和直觉来闪避被敌机丢过来的石块与树木。早已被战场磨砺到发亮的经验与直觉,还有早已融入身体当中的程序化反应帮着“夜莺”躲过一波又一波的投掷攻击。

    即便如此,她的身体也已经快要到达极限。

    相对的,不畏死亡、不知疲倦的敌机开始掌握节奏,动作变得越来越敏捷。

    余光捕捉到一抹猩红的冷光,犹如爆炸般的轰鸣响起,钢铁巨兽再次高高跃起,挥舞着高周波切割鞭,对准“夜莺”的头顶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