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彩虹之上(十)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初战即实战。

    纵观武器发展史,这样的案例绝不能说没有,还可以说并不少,只是越往近代发展,这样的事情就越少。所有国家和个人都尽量避免遇上这种情形。

    原因很简单,越是近代,武器结构越是复杂,越是朝系统集成化的方向发展。一种武器直到能投入战场为止,从理论到实践需要进行大量的磨合与测试,尽量在早期就解决掉各种隐患,等到实现最基本的运用安全和形成维修保障体系之后才能使其形成基本战斗力,然后才能考虑将之投入实战,通过实战来检测这种武器的价值,逐步摸索出一套合理有效的运用方式,之后才能量产成军。

    如果前线战事紧急,就算赶鸭子上架也要把还未真正稳定下来的武器投入战场,这种事情不是不可以……只是后果通常都很糟糕。这里可以参考一下二战时期的苏德战场,苏德双方重型战车那居高不下的维修率,特别是库尔斯克战役期间,德军那一堆还没进入战场就毁于故障和自燃的“黑豹d”,之后修修改改一直到“黑豹g”才算稳定下来,但那时大势已去,只能说聊胜于无了。

    共和国所面临的形式比1943年的德国人更加险恶,当时经历过斯大林格勒惨败的德国人虽已陷入颓势,但好歹还有进行局部战略进攻的能力,还能打出哈尔科夫反击战这样的精彩战役,还能生产出尚不成熟的动物军团投入“堡垒行动”。被帝**舰堵大门都毫无办法的共和国要反攻?是觉得现在的生活太舒服了,非要被吊起来千刀万剐才舒服?

    没有任何余裕,就连休养生息的最后一片土地都岌岌可危的共和国没有时间去等待尚在蹒跚学步中的s完善,这些试作机型只能在战场上去证明自己的价值,在战火中改进自己的不足,或是直接被淘汰。

    有人会说这未免太草率仓促了,很可能因此将共和国的s开发进程再次延迟。这种说法有其合理之处,只是如果连共和国都不在了,那么整个开发项目还会继续存在么?有功夫纠结这些有的没的,不如想想怎么能让那些试作机型更好的发挥战斗力,赢下这无论如何都不能输的战斗。

    所谓“孤注一掷”指的就是这种情形了。

    拉下面罩,将苦笑和油脂臭味隔绝在机体内侧,“夜莺”如是想到。

    现在总算能理解旧王国末期的那票混蛋在想些什么了。

    “自由军团”与共和国在文化宣传领域都对旧查理曼王国及帝国采取批判态度,由于在旧王国手里吃得苦头更多,左派文人们对****的批判更彻底更激烈。特别是军方上层和那些个热衷“暴走”、“独走”的下级军官,对他们的抨击和批判称之为鞭尸都不为过,曾经被歌功颂德称为“王国中流砥柱”的那些人统统都成了心智不全的低能儿,痴肥颟顸的自大狂,个别关于军队上层的低俗笑话更是堪称丧心病狂。

    在这种氛围里成长起来的“夜莺”能理解旧军队上层的心态,实属罕见。

    只是,正如她自己所说。对“孤注一掷”这种心情,对只要是能够用上的,哪怕一根稻草都不放过的焦虑和歇斯底里,她非常能够理解。

    所以

    “要打的话尽管放马过来!”

    放出豪言壮语的少女仰望天空中静止不动的钢铁之蜂,两道饱含决意的视线在空气中相撞,确认了彼此的战意和决心,双方同时开始了行动。

    首先发动攻击的,是“沙拉曼达ii”。

    此前的一击被瓦解多少是计划外的状况,但主动权和优势在“沙拉曼达ii”手中这一点没有丝毫的变化。

    悬停在空中的巨蜂眨眼间消失不见,在女孩“全员抗冲击准备!”的怒吼中,比声音快上许多倍的风暴于天空之中肆虐。转眼间炙热的狂风包围了“亚德利安”号,布满窟窿的飞行船如同树叶一般在狂风中颠簸起来。

    “沙拉曼达ii”的电磁炮已经耗光了炮弹,适才的攻击也已经证明靠流体金属无法给予敌船致命一击。失去了主要的远程攻击武器后,最有效可行的策略是利用自身的高速优势,用高超音速冲击波拆掉敌舰。

    冲击波的威力不可小觑。

    喷气式飞机以1马赫飞行时,产生的冲击波就足以震碎54公尺开外的玻璃,飞行速度越快,冲击波的威力越强,夹角也越小。当“沙拉曼达ii”以6.5倍音速飞行时,等于一把无形的大刀在天空中肆意挥舞。纵然是巡洋舰级别的装甲在遭受冲击波的一击也会产生形变,如果是连续不断的冲击……战列舰级别的大战舰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其中的原因说穿了很简单,金属疲劳。

    飞行船也好,海上航行的大战舰也好,都可以将至视为条状物体,当其在海面上或气流中航行时,海浪与气流等于是一连串上下起伏的波形,风平浪静时,波形趋于平稳,风高浪急时,波形起伏变化就会变得激烈且频繁。这时候的船体等于在不间断的上下弯曲。这时候的船就像一根被反复弯成正反两个u型的铁丝,不断弯曲、形变、恢复、弯曲的过程中,船体和龙骨不断积累金属疲劳,最终像铁丝一样断成两节。

    满目疮痍的“亚德利安”号面对小一点的风暴都够呛,面对由高超音速冲击波形成的风暴,它能坚持多久?

    更要命的是,这还不是灾难的全部。

    高超音速飞行产生的不只有冲击波,高速移动的机体与空气摩擦还会生产高热,冲击波不断冲击摩擦也会产生高热,在寒冷的高空之中,热气团持续旋转升温,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铅灰色的云团越聚越多,伴随着隐隐雷声,一根巨大的柱子从天空伸向地面。

    裹挟着闪电的龙卷风矗立在天地之间,规模虽小,威力却足以将吞没的物体搅成碎片,焚烧殆尽。

    这不是运用魔法术式引发的现象,就算用“崩坏”也无法无法消除,以马赛认识的“夜莺”,无论如何也无法对抗眼前的灾难。

    这次真的一切都结束了。

    带着一丝难言的焦躁和哀伤,马赛咬紧了嘴唇,双眼死死盯着被龙卷风追逐、眼看就要被狂风雷霆吞没的“亚德利安”号。

    就在这时。

    没错,会结束。

    刚强的声音再次在意识的一隅中鸣动,那强劲的振动让马赛的身体亦为之颤动。

    你的噩梦,由我来结束。

    女孩如是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