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前往共和国(一)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胜利是最好的美酒,也是最强最恶劣的兴奋剂。只要品尝过一次酣畅淋漓的胜利带来的快感,任何药物都会显得相形见绌。再怎么无欲无求的人,体验过那种彻底的解放和狂喜之后,他都会沉醉其中,成为一个为了攫取更多胜利,彻底丧失理智的赌徒。

    过去的查理曼就因为这种“胜利成瘾”症状错失在最有利的时间点结束战争,如果在进军莱茵之前查理曼主动提出停战谈判,当时的亚尔夫海姆在国际舆论的压力下恐怕只能接受,之后的历史恐怕会朝向精灵阵营不乐见的方向发展,要是真演变成那样,当时还是独裁官的某位神意代行者就不得不认真思考“如何多快好省的在各国主要都市升起蘑菇云”了。

    万幸,深陷财政破产边缘的查理曼王国为了避免战后的破产噩梦,选择了将剩余的资产投入最后一局赌局,期望着用名为“胜利”的万灵药来起死回生。之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胜利是重要的,可贵的,也是必须达成的。可如果把什么事情都寄希望于胜利与征服,那只能证明这个国家或组织已经深陷成瘾症状不能自拔,用不了多久就会迎来自灭。

    帝国当然不能走上这样的道路。

    所以有时候无伤大雅的小挫败对这个诞生没多久的新兴国家还是很有必要的,免得自信心爆棚,搞出一些无法收拾的手尾来。

    “上升期的新兴国家最大的问题就是自信心和自豪感过剩,过剩到近乎自恋狂一样,对自己的一切都优于其它国家深信不疑,甚至上升到信仰的层面。这种优越感和盲信的结果就是失去了公正客观的视点,以及能正确审视自身和周遭的那份严谨冷静。说白了,这是典型的暴发户心态。”

    将批阅完毕的文件推到尼德霍格面前,李林悠然起身,慢慢踱步至巨大的落地窗前。

    无忧宫( .palace),其名字取自查理曼语的“无忧”,建筑风格承袭自凡尔赛宫,和帝国其它那些模仿查理曼的建筑一样,在规格上超越了原版,不过相比众多大而无当的模仿品,无忧宫在设计、布局、装潢等细节方面加入了相当多的古典主义和现代元素,且更强调居住性和功能性。和喜欢滥用天鹅绒、水晶大吊灯、大理石地面、巨型立柱、石膏装饰的所谓新古典主义风格相比,这种低调的奢侈风格更显精炼和威严,颇有一股睥睨众生的压迫感。

    没有多少人知道,原本设计师们是打算把无忧宫建设成一座比凡尔赛宫更大、更奢侈、更豪华的宫殿。这群鬼畜的最初方案里居然有类似苏维埃宫的方案整个宫殿是一栋超高层建筑,高达五百多公尺,其中有一百公尺属于巨型镀金皇帝雕像,整个宫殿都是基座……

    这只是个案,其余设计方案绝大多数都是查理曼或其它国家王宫的翻版或改进版,极度缺乏主创性和美感。要不是皇帝自己提出的设计方案更加骇人听闻(完全就是个带地堡的要塞),那些带着浓郁暴发户气息的玩意儿没准就会从图纸化为现实。经过一番折冲协调后,最终出台的方案就是现在这幅样子以低调的威严为主题的宫殿及皇家园林。

    “暴发户本身并不是问题,帝国名义上传承自千年前的旧吉尔曼尼亚王国,可在别国的眼里,我们不过是一群新兴的暴发户,拿着可疑的族谱攀附祖先,用祖先的余光来掩盖卑劣出身的讨厌鬼。要不是忌惮帝国强大的武力,他们压根不屑于隐瞒这种蔑视。而我们对此也是心知肚明,所以更加不遗余力的强化武力,因为那是支柱,支撑着脆弱的自尊心和安全感。”

    这其实是所有暴发户的通病,区别只在于具体的症状表现不同。帝国的表现症状就是极度热衷于大兴土木和扩充军备。

    “把不必要的情绪和不健康的心态带进工作只会造成麻烦,军国大事就更不用说了。相信这次的失败应该会给外交系统和军队里那些眼高于顶的家伙一个深刻的教训,让他们了解一下,没什么事情是理所当然的。比他们更有能力,应变速度更快的家伙大有人在。这对他们今后的工作有帮助。”

    “陛下所言极是。”

    尼德霍格心悦诚服的低下了头。

    就他最近了解的一系列情况,还有亲身在工作中的体验来看,李林描述的情况不仅存在,在个别单位里甚至是非常严重。

    或许是胜利的太彻底,战果太过丰厚的关系,帝国不少官员和普通高等国民都出现了过度沉溺于胜利的症状。就像曾经的查理曼陶醉于胜利的快感中不能自拔一般,如今的帝国也开始出现种种危险征兆。

    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在涉外问题上,帝国内部要求展现强硬姿态甚至是动用武力的声音越来越多。尽管还没有达到当年查理曼那种动不动就全民高呼“用谁谁谁的鲜血洗刷耻辱”、“一定要烧掉某国首都”那么疯狂,可类似的狂躁症苗头已经开始确实的出现。

    现如今确实有必要敲打一下这群脑袋发热的家伙,借助帝国之外的有能力者之手,给他们过热的大脑降降温。

    所谓“帝国之外的有能力者”,指的就是罗兰。

    或许是一直以来总是在对抗之中占尽优势的缘故,帝国的军政高官们总是习惯于用带有优越感的视线来看待“自由军团”。他们打心底里看不起这群抵抗者,认为对手不过是一群蝼蚁,随时随地都能踩死。之所以放着不管,仅仅只是为了让帝国的军工生产和经济循环得以持续运作下去,这些连四等公民都算不上的叛乱分子能够用自己的血肉为帝国作出贡献,简直可以算是祖上积德,三生有幸。而对于身处基层一线,与“自由军团”直接交手的干员、部队递交上来的报告中,对对手的成长和警告之词,一律被所谓的“上面的大人物们”自动选择性无视了。

    过于谨慎。

    有夸赞敌人,贬低帝国之嫌。

    是否存在夸大对手实力,减少自身责任的可能性。

    这种满怀偏见的评语就这么写在报告的注解里,连最起码的修饰也没有。

    既然这群家伙的眼睛里除了偏见什么都看不到,那么借罗兰之手给他们一个大耳刮子,让他们自己看看报告里写的东西到底是不是真的。这种打脸式震撼教育无疑是最快最有效的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