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人类(三)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迎着窗外撒进磨坊的金sè光辉,总能与小鹿、羚羊一类矫健食草兽联系在一起,曲线优美的犹如雕塑艺术品一般的洁白双腿沾染上半透明的体液,逆光的yīn影在其上涂抹幽暗的sè彩,受到冲击后,吊住颈部的绳子、僵直的身体,以房梁为圆心划着凄惨的弧线。\

    “她是个好姑娘。天真、温柔、善良、体贴。应该找个好男人结婚,平平安安的生儿育女——这样的未来本来是可以有的,只是当你决定靠出卖别人生存下去的那一刻起,这样的预定就已经被取消,绝不会降临了。”

    讥嘲像是从地狱最底层的深渊传进耳朵里,罗塞张大了嘴跪在地上颤抖着,忘了逃跑也忘了咆哮。脑子里只剩下他的【救赎】、【女神】、【专属玩具】秋千般晃荡的摸样,逆光之下看不清面目表情的脸深埋幽暗之中,黑洞一样的脸里传出粉碎心灵的耳语。

    “知道你一直以来干了些什么——对罗兰的、对那些旅人的、对她自身的所有的出卖和背叛之后,她选择了这种激烈的方式自我了断。对此在下深感钦佩。从莱乐可小姐的相貌实在难以想象,一个盲眼的小姑娘居然也会有如此冲动勇敢的一面,不惜用这种形式来替你偿还罪孽,希望我们放罗塞先生一马呢。”

    讥刺的弧重新拉直成为【一】字,没有热度也不会感觉冰凉的空洞评论在背后呢喃,在罗塞听来。那些散发出致命芬芳的jīng神毒素,还有连鄙夷都不是的淡淡语调不再可怕,反而有种不可思议的亲切感。

    极致的黑暗甜蜜正舔弄把玩空无一物的心灵,新婚之夜搂抱妻子、看着女儿的**用双手释放出yù望都无法比拟的强烈危险快感正侵吞罗塞的思维。

    “那么……接下来的罗塞先生的家务事由你们两父女自行处理吧,在下还有和不孝子之间的家务事需要解决,就不打扰了。”

    扼住咽喉的锐利爪牙悄悄的挪开,似曾相识的淡淡无奈从无法理解的遥远彼端传来。又渐渐远离。弄不清楚究竟是来干什么的黑发少年从椅子上起身离开,门外传来良种马【咴咴】的响鼻,老旧地板承受体重移动发出苦叹——世界的声音、眼前的黑暗都在准备离开罗塞、离开这个磨坊。

    “啊呀。对了,虽然还没办理正式的法律文件手续,好歹同样是作为【父亲】的立场。有句话要送给罗塞先生您呢。”

    踱步至门口的影子停下脚步,悠扬轻快的声线撇下感想或是劝诫的话语:

    “尊夫人因为冒牌医生和邻居的团伙诈骗不幸过世了,莱乐可小姐也受不了罗塞先生对她的亵渎和背叛别人的行为,羞愤之下选择了自杀来替你赎罪,现在——”

    脸颊肌肉和嘴角朝着斜上方吊起,新月般迷人的微笑和死神手中舞动的镰刀根本是一摸一样。

    “罗塞先生,你.该.怎.么.办.才.好.呢?”

    让人看了背脊发寒、鸡皮疙瘩遍及全身的高雅微笑并不属于死神。

    悖逆神所创造的世界,赞颂恶xìng恶德的恶魔才会有这魔魅的笑容。

    磨坊主嘴角歪斜抽搐着,再也闭合不起来的裂缝溢出口水一直挂到胸口打湿衣服,那个嘲弄、否定罗塞迄今为止的一切。自始至终不知道是什么来路的恶魔已经带着他的部下从罗塞浑浊的视网膜上消失了,敞开的大门外,阳光普照的苍空和森林宣告磨坊里的噩梦已经结束,罗塞这一次真真正正的一无所有了。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妻子早就死了,莱乐可也自杀了。也许是被自杀的,不过对罗塞来这些说无所谓了。

    神经质的笑声从破洞漏风的孔洞里面漏出来,发出异质癫狂笑声的脸庞挂满混合汗水、泪水、鼻涕、唾液的肮脏体液,yīn沉的面目愈发显得邋遢狼狈,毫无挽回可能的崩坏大笑中,罗塞站立起来。看见了。

    【多么……蓝的天啊……】

    彻底崩溃的jīng神,奇迹般的拼奏出一句让人感到战栗的感言,没有一个听众能听见。

    【啊……对了,莱乐可正在笑呢,孩子他妈也在招手。】

    唯有他自己能听见,看见的歪斜感官世界里,一股奇妙的舒适向往支配了罗塞的全部意识。

    【他们正在叫我……不快点去不行……要快点溶化在那片蓝天里,从这里……】

    布满血丝的双眼没有任何焦点,漫无目的朝左右张望。很快,房梁上垂下的圆环映衬上散乱的瞳仁。

    “这不是……有吗?”

    瓮动的嘴唇发出激动的喜悦之情,最后一点理xìng也消耗殆尽,罗塞朝着正被溜进磨坊的风吹得晃来晃去的绳圈走去,怀里的口袋掉到地上,清脆悦耳的响动之中,苏和里阿尔——银币到处撒欢儿跑的伴奏声中,罗塞朝着溶入蓝天的道路笔直走着……

    垫脚物坠地瞬间的沉闷钝音再一次响彻磨坊,不光是提尔,其他jīng灵脸上也只有打心底的漠然。

    探究生命陨落的本质便会发现,那不过是完全一致的普遍现象。当然,在智慧种眼中,生命结束因对象和过程的差异,应该赋予不同层次和重量的相应意义。

    王公贵族、僧侣娼jì、贩夫走卒、战士平民、小偷盗贼——不论何种身份、地位以及各自所选择的人生目标和实现手段是怎样的,因为切实努力生存着,他们的临终也被赋予了尊严和宁静。

    罗塞却没有那样的资格,无论是作为盗贼、农民、男人、丈夫、妻子——这家伙都只是个浑浑噩噩的失败者,一个不折不扣的无能杂碎。

    因为愚蠢被人欺骗?因为穷困去当盗贼的合伙人?听上去很无奈也很悲情。剥开那些博取同情的无聊外衣便可以发现,这男人的生活方式不过是一直逃避生活艰辛以及相关责任的重量,然后以难以生活为借口,愉快地参与盗贼的勾当之中,对这种事情乐此不疲的怯懦小人。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