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人类(七)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接触工作正通过【热心】的卡斯蒂利亚及阿尔比昂商人进行之中,大致的眉目已经出现。这种重要关头却发生罗兰要被卖给喜欢和正太滚床单的爱德华四世的离奇诱拐事件?!参与制定接触计划的提尔不禁想要跳脚骂娘。

    当然,尺度还是必须把握,绝不能演变成阿让托拉通成为阿尔比昂附庸的【一边倒】。跟阿尔比昂之间的合作只能是适可而止的、符合jīng灵阵营利益的适度合作。

    【没有永远的敌人,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国际政治最基本准则在威尔特也是一样,阿尔比昂从本质上来说依然是个人类国家,是jīng灵们的潜在战略对手和长长猎物名单上的一个名字,眼下现实需要合作之时,李林和他的预备参谋们并不反对和这个同样不会容许一个jīng灵主导的大陆强权体系出现的岛国合作,为实现jīng灵dú lì和未来的低成本扩张谋求助力。

    阿尔比昂的计划和战略目标没有设定错误,但就像另一个世界的克劳塞维茨论证过的那样,【摩擦】无处不在,良好的立项也常常被摩擦破坏。

    这倒不是说查理曼那些热衷葡萄酒、沙龙、女人、娈童的贵族老爷和他们的军队有多么强大,且无条件的忠诚于他们的国王陛下,能够把每一个爬上岸的阿尔比昂佬踢回海里面去。纯粹是现实地缘因素不允许阿尔比昂蛮干。

    一场肢解查理曼的战争注定会榨干阿尔比昂的财政,以国库干净到能饿死老鼠为代价。换来的却是长期以来的同盟国卡斯蒂利亚出现吞并查理曼的可能xìng——没有哪个国家可以接受这样的结果。

    假设这位盟友在战争结束后蒙受的损失较阿尔比昂低,残留的余力确保其可以吞下查理曼大部分领土乃至全境的话……那依然是一场不折不扣的噩梦,几乎回到查理曼统一大陆的原点,只不过这次站上那个位置的国家从宿敌换成了前盟友,谁都知道,国家间的友好关系和一纸盟约在现实利益面前有多么脆弱,轻轻的一碰。长久以来建立起来的关系瞬间就会粉碎一地。

    至于罗斯联合公国这个选项……即使是阿尔比昂这样的岛国搅屎棍也不能容忍兽人国家把熊爪子伸到阿尔比昂海峡,自己的鼻子底下。

    \再怎么肆无忌惮、疯狂愚蠢的世俗君主也不得不顾忌母神在世间代理人的号召力,没有谁希望自己披上【异端】的标签外衣,成为所有人类国家团结一致对付的公敌。承受孤立封锁甚至【圣战联合军】的惨烈代价。

    希望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承受这种心理落差的阿尔比昂憋得相当难受。

    理解到大环境下阿尔比昂的战略诉求和困境后,李林这边的外交战略便基本成型出炉了。

    “我们会有限度配合阿尔比昂,全方位孤立查理曼。”

    因为历史记忆和种族因素导致视野狭隘,评议会里将近一半的老爷爷们拒绝跟人类妥协做交易,李林的态度则是【有何不可?】

    阿让托拉通地区在现在这种和平时期凸显的价值是新型经济发达繁荣之地,但假如人类与兽人两大阵营再次爆发大规模全面战争,其作为人类阵营向拉普兰前线输送士兵、物资的中转站地位便会立即彰显。更不要说在战事恶化,拉普兰沦陷时,阿让托拉通会转变为战区前沿防线的可能xìng。

    这样一块重要之地出现一个dú lì的jīng灵国家——可以想象教廷和查理曼王国上层人物集体失眠、眼泡浮肿的样子。而阿让托拉通与生俱来的地缘缺陷会随着轻率的dú lì困扰jīng灵,最终导致他们再次品尝亡国的滋味。

    被查理曼、拉普兰这两块超厚面包夹住的jīng灵国家最好的下场是拖走一大票垫背的人类后再次覆亡,数量进一步减少的jīng灵们再次躲进山谷树林苟延残喘——相比亡国灭种,这已经是能想到最好且几率最低的结局了。

    必须解决薄薄汉堡腩肉一样的地缘困境难题,继组织、经济、内政、军事等等难题之后。外交大战略的无解难题递到李林面前,解开这个迷宫公式,前方将是一条康庄大道,解不开的话,李林就要考虑各种【丢石头】、【种蘑菇】和【粒子炮洗地】了。

    那样会很糟,真的——非常糟。

    为了避免【一颗送给送给南极。一颗送给送给北冰洋】、【到那个时候世界每个角落,都会变得,都会变得温暖又明亮】的核战教育童谣变成现实,又或是避免在某军官的国葬仪式上振臂高呼【奋起吧!国民们!】、【ZICK、后,把小行星什么的砸下来。李林在必答加分题的空白处填上一开始那句话,末尾加上【远交近攻】、【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注解。

    jīng灵需要和查理曼之外的所有国家——包括伊密尔和罗斯联合公国在内的各国建立起关系,然后保持在一个密切而暧昧的程度。使得任何一国与阿让托拉通的矛盾都始终小于他们与查理曼之间的矛盾,这样一来自然难以形成反jīng灵的大合唱,避免了两线甚至是多线作战的噩梦,只要专心应对查理曼一国既可。而以阿让托拉通迅猛的经济和技术力量发展势头,确保jīng灵阵营获得对查理曼王国的相对优势至少需要10年左右的时间。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