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非人者(六)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小孩子会受不了我这种玩弄伎俩的大人,会抱怨【真不想看见这样的大人】。(.)可是呐,有能力的大人不管被骂得多难听,被抱怨得多厉害。还是会竭尽全力去完全属于自己的任务,【有多少能力就承担多少责任】——大人的为人处世之道唯此而已。小孩子的天真、似是而非的理想主义说说也就罢了。大人工作的时候,这些还是收起来的好。”

    李林从座椅上起身,凯瑟琳卫生员慎重严肃地将一个盒子捧到他的面前,之前为何要求收集盒中物的疑问、失落、羞惭已经全部从心中消失。

    接过盒子的少年脸上掠过一抹类似苦笑的神情后,右手撩开无需任何保养、让jīng灵女孩们无比羡慕的柔顺刘海,遮住宝石般的红瞳和俊朗线条勾勒出轮廓的脸庞。

    手放下时,屋子里一阵猛吸气的响动。

    黑发少年【翻了过来】,全新的样貌身形出现在jīng灵们眼前。

    匆匆一瞥便能改变他者的价值观,深邃内在也仿佛一并扭曲。

    截然相反,又颇为相似的气质——美丽无比亦不详之极的新样貌从李林体内翻转出来。

    “作战代号:【女装山脉】,启动。”

    ############

    朝阳的热量经过狭小铁窗的过滤后愈发稀薄,文斯挺了挺腰板,双手大张长长的打过哈欠之后,侧转脑袋。yīn鸷的目光扫过一排排笼子,装船前的确认工作必须赶在早饭前结束,否则坏家伙们什么像样的早餐也不会给他剩下。

    在那之前,必须把确认预定今天装船的货物是否还在,有无【损耗】的状况……实在是既枯燥又麻烦。

    可这种单调枯燥的陆地生活在过惯了船上生活的海员眼中依然是舒适安逸的天堂——没有狂风暴雨,没有腥臭酸涩的饮水,没有蛆虫乱爬的发霉食物。没有可怕的疫病威胁,没有突如其来的战斗,没有水手长手里的柔韧九尾猫。没有叛乱的水手和负责镇压的海军陆战队——没了这一切的一切,陆地上看守童奴仓库的工作的确称得上是【天堂】。

    当然,这个相对【天国】的所在还是需要薪水才能维持下去。而除了在海上扬起风帆,挥剑搏杀之外没有其他收入来源的男人们每次花光最后一个铜板后,也只能老老实实准备新的航海历程,从危险莫测的汪洋碧海中寻找属于他们的那一份财富。

    “把门打开。”

    正想着这一趟来回的收入可以享受二等还是三等jì女的文斯听到一个抑制住紧张的冰冷童音,脖子上传来被某种东西抵住的触感。

    “快点把门打开,否则就让你死!”

    代替前一个第一次威胁别人而略带犹豫的声音,见惯了死亡与肮脏之事的新声音除了不老成的嚣张得意,还有付诸实施的冲动意味在其中,给死亡威胁增加了一点实质感。

    “别犯傻了,这种事情……你们怎么可能……”

    【做到】——在舌尖上翻滚的句子最后部分怎么也出不了口。死鱼一样浑浊的眼睛盯着黑sè铁箱。

    从狭小逼仄的囚笼中送出威胁不是难事。可动弹不得的两个小孩是怎么做到用东西从背后抵住自己的?文斯无法分析理解眼下的状况,不给这个世界视为常理的特异存在——魔法师们的的确确是能办到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

    【那个兽人混血儿绝对不是会使用魔法的祭司,最有可能是新抓进来的小鬼,难不成那帮拉普兰傻瓜其实绑架了一个魔法师的学徒?哦,母神!弄不好还可能是哪里的贵族小孩?!可那样尊贵的人物怎么会被他们这些庶民给抓到?】

    紧张和迷糊的想法塞满了脑袋。不知如何判断选择行动的身体难以动弹。jǐng卫们听见男孩的兴奋嚷嚷纷纷聚拢过来,看清文斯背后的情形之后,全都停下了脚步安静的围观着。

    魔法?还是亡灵作祟?亲眼目睹悬浮半空、闪烁着血红磷光的【短棒】,错愕的男人们只能想到这两种解释,异世界的科技结晶被迷信的jǐng卫们深深敬畏恐惧着。

    “快把门打开!”

    被认为是魔法师学徒甚至是贵族之子的男孩用恶劣的口吻叫嚷着,说明上三头身传销员轻描淡写的说着【集中jīng神、并不复杂】。可那个基准很明显是以不正常的自身为参照物设定的。

    握过一次的【野外生存防具】会自动认证持有者,高度集中jīng神可实现远距离感应cāo作,cāo作简单,就算是从未接触过本产品的初学者也能快速上手!——欺诈传销气味浓厚的说明再加上一段【只要998,只要998!马上就能抱回家!】之类语句的话,那个三头身的解说形象就算彻底坐实传销员的身份了,对这种可疑的文字,罗兰本能的jǐng惕和怀疑着。

    此刻头痛yù裂的感觉证明当时判断的正确xìng,可眼前处境不容他做任何抱怨,最后一线生机就在眼前,错过便会坠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忍不住感觉同步时利刃劈开头盖骨搅拌脑髓的剧痛和眩晕的话,他就一定会受到热情的【款待】,然后被当成玩物卖掉。

    和忍不住的结果比起来,异样的剧痛根本算不了什么。

    罗兰所不知道的是,通过李林的远程辅助计算和各类微调、修正,身为自然出生的人类之子的他才有可能驾驭以人造生命体为对象的脑波感应兵器。可尽管有李林协助作弊,但脑波同步感应的负荷对5岁小孩的大脑而言还是难以承受。

    “快……让他……”

    距离晕厥虚脱只差一线的呻吟递进协同越狱的共谋者耳朵里,所有力气全都投入无底洞般的意识同步之中消耗掉,眼睛不断地往上翻。可能的话连说话的力气也想要省下来,硬榨出来声音的同时,嘴角开始泛出唾液。

    事前被告知可能会出现此种状况的混血男孩暗骂着【居然这么快就出状况】,用更加凶狠、急迫的声音叫嚣着:“动作快,否则我们就杀——”

    话没说完,石头堆砌的墙壁瞬间烧灼熔化,粉红sè光轴在石料上烧灼出大洞的不可思议景象冲击进迷信的男人们眼里。所有人脸sè惨白的看着文斯中风般抖个不停,裆部和裤脚不断淌下温热恶臭的排泄物,本已浑浊的空气进一步充斥着恶臭。。。)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