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亚尔夫海姆(五)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ps:新一周开始了,各位亲!再次诚恳希望各位亲砸票!晚八点奉上后一回!

    黑龙的鼻子喷出一股灼热的鼻息,确认御主和坐好之后,龙头昂朝向天空,发出一阵足以震慑千军万马的威严咆哮后,唰地张开双翼,凝聚玛那至身边形成抵消大地引力的浮游领域,翼膜拍打空气,激烈的强风把龙一口气托上天空。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靠逞强和一时血气涌上脑袋爬到龙身上,没有任何骑乘飞兽经验、也没有缰绳和安全带固定的男孩差点被气浪和加速度掀翻吹走,早已预料到的李林用身体撑住被压过来的罗兰。尼德霍格开始在身体周围张开护壁,不再受到气流压迫的男孩依偎着胸膛,渐渐安定下来。

    太过激烈的初体验给罗兰带来坐在龙背上的刺激和新鲜兴奋,靠着李林俯瞰下方的风景,不由自主的大叫起来:

    “好厉害!离地面越来越远了!”

    和李林降下阿斯嘉特山深处那次也算是浮空飞行,可那种蒲公英般悠悠飘落和现在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极度的感官刺激由速度和高度组成,乘龙飞行一览世界的荣耀感鼓动心脏将快要烧起来的血液压到身体各个角落,昂扬激情下,罗兰呢喃到:

    “世界……在我脚下。”

    无边无沿的翠绿大地一直延伸向远方天空与大地的弯曲境界线,在大地上潺潺流动的苍翠纽带是古老的维斯瓦河。泛起层层金sè磷光的河水滋润大地,灌溉将大地分成不规则碎块的农田,推动河边的巨大木轮转动,带着满载货物的小船朝西南奔流,朝着大海永不停歇前进的大河两边,星星点点的民居有些看不真切,只有小虫一般大小的智慧种发出欢呼,伴随一道低沉悠长的噌吰飞上云端。

    当——当——当——

    带着沧桑的金属质感,宣告时间流逝、敌军来袭等重大事件的钝重钟声在回响,夹杂无从分辨内容的激情呼唤。喧嚣穿过高空气流和魔法结界,一直传递进人类男孩的心理。

    “那边就是jīng灵之城——亚尔夫海姆。”

    耳畔响起指引之声,为了防止罗兰过度探出身子发生意外,军装少年紧贴着养子的后背,用臂膀夹住男孩,朝着黑龙头部的方向伸出手指,为哑然的罗兰做着介绍:

    “我们理想中的城邦。”

    没有城墙圈住四周,鳞次栉比的灰sè建筑群映入眼帘,像是搭积木或者整理过的书架一样整齐的错落布置让人惊叹。和一路走来看过的杂乱城镇完全不同,简直不像一个世界的存在。以巨大规尺画出来的垂直交叉主干道将整座城市一分为四。黑sè中轴加错的zhōng yāng——整座城市的中心是一座格外耀眼的白sè穹顶建筑。

    耗费巨资的高价石料、将近一公顷的巨躯、排斥其它sè彩的纯白都显得和周围朴素到几近单调的建筑格格不入,仿佛在彰显自己在亚尔夫海姆的至高地位,矜夸作为绝对权力的象征,无时无刻都在睥睨着其它建筑和在其中生活行走的臣民。

    没接受过专业美学教育,对城市格局无法做出什么有意义的评价,但罗兰对那栋白sè宫殿有些反感。

    那种格调并不是富裕人家的奢侈品味,是为了压倒人心、威吓来访者而做的装腔作势,从那股不友善的气势中还能嗅到颓废的味道。

    “觉得这城市怎么样?”

    后方传来提问,措不及防间。男孩点点头又摇摇头,说到:

    “那个白sè宫殿……总觉得和周围……不大一样,有点让人不舒服。”

    还没学过这个词,罗兰只好用相对平和的形容来描述感受。。

    “听到了吗?尼德霍格,罗兰还只是个孩子,但没有妄执和偏见的眼光反而比更能鉴赏事物的美呢。”

    飞行中的黑龙点点头,表达同意的肢体语言让罗兰遭受地震般的剧烈摇晃。

    虽从未直言。尼德霍格对评议会的选址和结构外形也没什么好话,碍于李林的面子和声誉,他才没把的差评说出来,听到罗兰的相同感受。不禁有些畅快。

    当初在做城市规划时,李林向九长老提供了好几个方案以供选择,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让老爷爷们一发入魂的中选方案,居然是最没品位的e3号设计,他差点下令史塔西派人去重新调查几位长老,特别是保守派那几位的案底。

    e3号方案的原型从未在现实中出现过,由那位、、,基友是露国大胡子和比利王,绝技是、和,被后世基男腐女各种鬼畜、kuso的波西米亚小胡子下士和其御用建筑设计师阿尔伯特.施佩尔捣鼓出来、从未脱离模型和图纸阶段的新国会大厦。

    随着二战硝烟散去,永远没机会实现的蠢笨设计,现在却被jīng灵长老们看上了……

    也许他们只是喜欢超巨大的建筑物,或者迷恋那种仿罗马和古希腊的恶俗复古风格。但李林当时的的确确怀疑过老爷爷们其实从地球转进到威尔特准备再战1000年的纳粹残党。

    真要是这种神展开的话,李林不介意给他们一颗核聚变炸弹去炸掉一个叫所罗门的要塞,残党就该有残党的范儿,不是么……

    “待会儿要先去和评议会的长老们见面,不管他们说什么、做什么,都不准用恶劣态度去回应,装作听不懂jīng灵语,让我来应付好了。”

    “不应该先进行入城式吗?”

    “评议会要求我解释一下此次旅行中的问题,身为军队指挥官和行动的现场最高负责人,我有义务服从这个要求。”

    从不算隐讳的话里,罗兰自己找出了答案。

    进入阿让托拉通以来,沿途的jīng灵居民对车队偷来的热情、欣喜视线之中总会夹杂几道异样甚至是刺人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