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交易(四)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ps:人有点不舒服,温差变化要注意啊,后一回晚八点奉上,各位亲砸票票支持一下哦!ps:尼德霍格是正太龙,不是小龙女,所以睡不了绳子的事情我会乱说?

    木偶旁边摆上了一幅油画,阿尔比昂最招人忌讳的男子正用那张yīn郁的面孔窥伺李林,额头上的ݢ发际线给人刻薄的感觉,两鬓尽是花白,浓眉之下是深埋yīn影中的褐sè眼睛,填进几许白sè的胡须散出严格规律的生活气味。  .   .

    绝非善类的长相,十分适合保密局局长的身份。

    “虽然有预料到阿尔比昂方面会派出一位颇具身份的大人参加这个会议,不过居然是沃尔辛厄姆卿参与这种会议,实在令在下诚惶诚恐。”

    “不是因为知道我的传言,为我会来为他人分配利益感到惊奇么?”

    木偶口吐刻薄言语,画框里的男子似乎正在嘲笑。

    “那样的事情也有一部分,不过正因为听说过关于阁下的传言,我才能理解您会出现在这个生意场上。”

    正如阿尔比昂的敌人们传颂的那样,这男人冷酷又残忍,敌人骂他是、。可辱骂沃尔辛厄姆的家伙们也不得不承认一点——秘书长官的行动并无私心。

    能把自家财产、别人送的礼金贿赂、查抄赌场jì院的灰sè收入、遥控部下们打劫别国富商得来的战利品……各种来路的钱全部砸下去组建永久xìng间谍机关,维持其运作的能臣绝对是珍稀品种。这么多钱过手还只拿薪金和国王赏赐过rì子——此人足可以划进珍稀目奇葩纲了。

    沃尔辛厄姆狂热地爱着他的祖国,那种激烈的爱甚至凌驾于对王室的忠诚心和对母神的信仰之上。如果哪天阿尔比昂发生什么变故,沃尔辛厄姆着手构建一个没有王室也没有母神信仰的新国家也不会让人感觉奇怪。

    能在这种狡狯商人的分赃大会上出现,自然也是受到那种狂热的爱国节cāo驱使,无需战争的巨大代价就能削弱老对头查理曼的大好机会可不是经常出现的,让代理人参与显然无法令他安心。

    “你是个聪明人,也是个彻头彻尾的利益动物。如果你是我的属下,我一定会让你执掌财务,至少你比我会弄钱。”

    不似作伪的叹息中,李林给对方亲力亲为的理由多加上一条

    “您真体贴部下。”

    客套了一下,双肘撑住桌子,交叠的手掌支起李林的下颌:

    “那么,有什么难解的疑问是我可以为您答疑解惑的呢?阁下。”

    “确实,有些问题需要总裁先生说明一下。”

    极度严厉的语气能掉出冰渣子,沃尔辛厄姆冷冷的问到:

    “你的目标只是这点小钱吗?”

    随侍的尼德霍格缩紧瞳孔,紧迫的目光逼住木偶。

    沃尔辛厄姆很可能一开始就在怀疑李林和v.e公司的目地,此刻的问题无论怎么回答,都可能被视作欺瞒。受到这位潜在合作伙伴的怀疑。

    不过,比这个更关键的是。国务秘书长官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他又到了什么程度?

    “尊敬的沃尔辛厄姆大人,在下是商人,商人考虑的,自然是利益最大化。”

    “最后的利益分配,你却要的比其他人都少。”

    沃尔辛厄姆插话反驳:

    “这和完全相悖。”

    “先,在下没有太多讨价还价的资本,从一开始就不指望和他们平起平坐。”

    李林不卑不亢的回敬到:

    “还有,我和阁下一样,都不是在乎眼前那点小钱的人。”

    沉寂了片刻。贵族木偶爆发出一阵大笑:

    “你胆子很大,居然敢将自己和阿尔比昂的贵族、国务秘书长官、保密局局长相提并论。”

    “怎么会呢?只有追逐长久利益这件事情上有那么一点接近,沃尔辛厄姆卿在其它方面的成就是在下连仰视也不敢的。”

    “商人,说说你的想法,让我来看看你是否是可成事之人。”

    沃尔辛厄姆冷笑着,不吃马屁的刻薄面孔仿佛要从画布上跳下来审问李林。

    “小的不胜荣幸。”

    捋过黑sè刘海,啜了口红茶。李林出牌了:

    “在下有兴趣的是、和三样。”

    商人不乏卑鄙狡诈之辈,但他们从不会承认。相反,他们总是竭尽全力在顾客面前宣传自己有多么诚实可信,贬损其他商家是多么狡猾无耻。通过一些小优惠之类的手段发掘第一批客户。建立起初步的信任关系。在此基础之上逐渐壮大客户群,通过利润增长来壮大发展自身。

    一个古老的螺旋式发展路线,大部分本份小商户都会按照这个剧本展开。李林和v.e公司从来都不是的商人,这个康采恩konzernxìng质的综合企业发家过程完全是马克思论断的再现,也就是那句著名的。

    “稳步发展客户,建立良好信誉——这些确实是经商立足之本。但有时候,我们可以加快这个过程。”

    无垢的纯真笑颜愉悦的说着:

    “建立在对手犯下重大错误,失去人们信赖的基础之上。”

    “……”

    木偶一言不发,沃尔辛厄姆的间谍们早就递交了一些和v.e公司相关的报告,李林对付竞争对手的激烈手段让老间谍们都感到难以承受。

    纵火、投毒、谋杀、绑架——这些在沃尔辛厄姆眼里只能算不入流的小把戏,根本懒得理会。让他眼前一亮的是和。

    v.e公司往往会瞅准对手资金周转逼近临界的时间,使用伪装的商户向对方下巨额订单,同时使用高新大肆挖走对方的雇工,被挖走熟练技工之后,可能违约的留言也开始四处泛滥,放贷者拒绝为他们提供贷款,最后在交货前一两天还会发生一场大火……

    这个流程下来,目标除了支付违约金破产别无出路—监控下,他们没任何机会潜逃。

    秘书长官对这种手法本身不置可否,过程中表现出来的情报蒐集能力和事态有效掌握能力相当不错,这些商业间谍的某些方面的表现几乎和他手下的职业间谍一样好,能掌握这种部下的,绝不会是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