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生存之道.变革(二)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sp=http://player.ku6.corefer/Pb4i9te_aPeYPQIAkJliGg../v.swf]

    jīng灵们看着一坨坨白sè泥巴在一个圆形木板上,当李林踩动圆盘支撑柱相连接的踏板时,圆盘立即从左至右快速旋转起来,手指在白泥的内外侧不断上下舞动,奇形怪状的金属片切削边缘。一个个碗、罐、瓶、盆的形状开始出现,随即又开始晾晒。晒干之后开始用鹅毛笔粗细的小刷子蘸上颜料描绘图案,再次晒干,再次涂上黏糊糊的涂料……

    反复折腾后的泥制器具最后用像是石头制作成的圆环罩住封顶后放置进了土包里,里面堆上黑乎乎的煤块后砌上一道石墙,仅留下一个手掌大小观察孔。随后就是连续一天一夜的煅烧,整个过程由李林带来的那个侏儒阿尔贝利希盯着,据说是因为这个侏儒做过金属器具,能够更好的掌控火焰温度。从昨天夜里烟囱终于不再喷出黑烟,美美睡了一觉后的阿尔贝利希现在也和jīng灵们一起赶过来,等着观看最终出现的会是什么东西。

    奇怪的陶器?

    烧裂的碎片?

    熏黑的泥巴?

    阿尔贝利希扒开封住窑室的石墙,残余的热浪涌向外界。新鲜空气不断补进下,热气渐渐平息。封闭的圆环容器被取出打开时,将空气倒抽进身体的惊讶赞叹声同时响起。

    “这……这是什么啊。”

    “母神玛法!这算是陶器吗?”

    “别发傻了!你见过什么漂亮的陶器吗?!”

    “蓝sè的花纹线条!你相信会有这种东西吗?”

    美丽的瓶瓶罐罐还很烫手,jīng灵暂时还只能围在边上评头论足。

    “哦哦哦哦哦~~~~~~~这种光滑的触感!嗯~~~~~~~~~~~丰满的把握度!!还有细腻丰腴的曲线!!啊啊啊啊~~~~~~~~~所谓天国就是这样吗?!身体都麻痹了啦啦啦啦啦!”

    尼德霍格抱着一只罐子,口中发出意义不明、有如莫名其妙的呻吟般的声音,紧贴罐子的身体不断亲昵的摩擦着……

    虽说龙族对闪闪发亮的美好事物的独特嗜好早就众所周知,不过还是小孩子的尼德霍格实在不应该发出【自己一个人做H的事情】时那种猥亵的声音,更不要说还是抱着一个发烫的罐子发出让人脸热心跳的吐息。

    “你……你你你你你你平常都交了些什么东西给他啊啊啊啊啊啊!!!!!”

    布伦希尔不但面红耳赤,指向李林的手指也抖个不停,山坡下面的其他jīng灵也都涨红了脸别向看不见尼德霍格的方向。

    不得不说,jīng灵们是很纯情的种族类型。

    “应该是教了如何玩弄自己的OX,或是在对方的洞里进进出出之类的吧?”

    银铃般动听悦耳的声音响起,从布伦希尔身旁跃出一名身材玲珑小巧、楚楚可怜的娇小少女。面容也如布伦希尔般jīng致,却多了一份可爱。几乎让人想把她如某著名品牌可随意换衣编发的洋娃娃一样jīng心打扮一番。

    稚气未脱的少女脱口而出的居然是【在洞里进进出出】这样超越年龄下限的话,不止让人喷饭,也会让听见这话的其他人心情变差。

    “弗弗弗弗弗……弗蕾娅!你在说些什么东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和布伦希尔几乎红透的脸sè相反,妹妹弗蕾娅.腓特烈西亚(Freyr.Friedricia)露出了小恶魔般的微笑。

    “比起这些无关紧要的,我想知道哎~~~~~~~~~~”

    一面搂住姐姐雪白的细嫩脖子,火热的吐息嘶磨着渐渐的耳朵。

    “你们究竟进展到哪一步了啊?已经互相托付终生了吗?”

    “弗莉娅小姐,现在是工作时间。至于在下和令姐的关系嘛,大约是师生之上,同事不足的那种程度吧。”

    风度十足的正经回答并不能让jīng灵少女满意,野猫般机灵的视线不断在李林毫无破绽的笑脸和松了口气的布伦希尔之间来回打转,片刻之后,抱怨似的嘟囔起来:

    “搞什么嘛……一个个都迟钝的像木头一样,真无聊。”

    “弗蕾娅!!”

    类似于指责的娇呼声中,小野猫蹦蹦跳跳的远遁了。长长的吐息仿佛连身体的重量都能一并泄掉,布伦希尔的肩膀终于松弛下来。

    “抱歉,我妹妹从来都是开放派的个xìng,总是搞得别人下不了台。”

    “没关系,会那么早熟的理由,我大致能理解。”

    说白了,是不用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情。

    相对封闭的社会,恶劣的自然环境,低下的人口基数,不知何时会到来的战争——外部环境塑造出特殊的民俗风情。

    jīng灵的女孩子恐怕在小时候就接受了【尽早结婚生育后代以繁荣种族】的价值观教育,将这种观点视之为自己重要的人生职责。早早就开始寻觅人生伴侣,到了身体刚刚发育就成为人妻也不值得奇怪。

    “爷爷对我说过,在【王国】的时代。我们的风俗、规矩和现在是完全不一样。当时的法律是有严格限制结婚年龄的样子,据说连妾室的存在也不被法律所容许。”

    在提到某个词汇时,少女的表情带着神圣、向往、憧憬,还有一点点悲伤和迷惘。jīng彩绚丽的神情分毫不差的映在红sè瞳孔之上。

    “眼下却成了不靠尽早让女孩早结婚多生孩子就难以为继,小孩子多了又很难养活的尴尬局面。所以,我想请你不要介意大家那种……奇怪的态度,大家真的有太多太多的难处。”

    轻微的行差踏错便会招致重大损失,严重的甚至会让村子彻底毁灭。

    严苛至此的环境之下,心态难免会产生偏差,封闭、多疑、排外也实属情有可原。没人敢保证自己在同样的环境下每天还能活的无忧无虑、快活无比。何况就算存在稍显扭曲的心态问题,jīng灵们还是基本保持了质朴的民风。

    他们已经做得很好,不该再去苛责他们。

    李林也不打算做那么刻薄的事情。

    “你口中的难堪局面,并完全算是坏事呐。至少,你们知道自己身边危机四伏,并且时刻准备应对突然降临的危险。无时无刻保持高度的忧患意识是种族生存延续的基本条件之一。若是无视危险,只图眼前苟活之辈的话。无论其外表多么富裕强大,灭亡的终局迟早会找上这种家伙。”

    欠缺起伏的语调听起来未免有失人情味而显得冷漠,已经习惯了李林安慰人的独有说话方式的少女不禁涌出一股温暖的力量。

    “jīng灵眼前的生存状况和过去的时代相比的确是落魄了许多,单你们不还活着么?为了生存而做出改变是生物以生存为最优先而发展出的本能,没什么可指责。更何况这并不是以放弃尊严为代价的生存之道。我觉得……”

    仿佛在躇踌用语似的停顿了一下,浅浅的温柔微笑在布伦希尔眼前绽放。

    “简直就像闪光那样绚丽夺目。”

    毫无做作、发自心底的赞叹评语。

    长达千年的时间流逝中,没有依靠谈和、称臣、奉献女子等等【曲线救国】的手段来延续种族存续。虽说卑躬屈漆乞求苟活的做法让人不齿,可未必会被逼到尼福尔海姆山谷这种难熬的角落。普通民众最低限度的温饱,上层一定程度的荣华富贵都有可能得到保证。

    村子里的jīng灵们自上至下都在最极端的环境下挣扎求存,一度沦落至濒临灭亡的末路绝境。他们依然没有舍弃【尊严】这条底线,哪怕在污泥中苟延残喘,也绝不向敌人摇尾乞怜。

    很不错的坚韧毅力以及生存智慧,至此可以完全确定了。【智慧种】jīng灵完全符合计划中那些标准和要素。

    ——可以扶助其发展壮大,并且纳为己用的一股力量。

    眼下还很弱小,村庄内的问题、限制发展的问题也还很多。乍一看和标准的差距简直是遥不可及,但这些在李林眼中根本不能算是哪怕一丁点的问题。

    弱小可以发展到强大,有问题就花jīng力、花经费去解决,离标准有差距就花费时间和人力努力做到。jīng灵们最不缺的就是耐xìng和韧劲。

    他们缺少的是一个方向、一个环境、一个契机……一个告诉他们该如何做的指导者。

    ——凝聚弃民们的理想,冠以【王】之名,超越世俗,超越常理的强大存在。

    “不是悲壮的终结,就是卑微的活着。这样的二选一单调乏味,同时也很残酷。对这样乏味的死循环,你们想必也无法继续忍耐下去。那么,作为回应,我给你们新的选项如何?”

    薄薄的唇裂成魅惑狰狞的新月之弧,深邃的红瞳仿佛连灵魂都要抽出身体吸引过去。布伦希尔的心脏仿佛被某种巨大的事物压迫而开始悸动。

    “你……你在说什么?”

    “旧世界的框架体系到现在为止只是让你们不断地积累痛苦和绝望,就算尝试着正直的活下去,最终也被逼赶到墙角,等待着最后一刻的降临吧?那是因为制定世界秩序的不是你们,对此有发言权的却是你们的敌人。人类和兽人压根不希望jīng灵能够再次复兴,然后威胁到自己支配者的地位。他们定下的体系只是用来压榨迫害的。那么,你们还抱有着什么样的幻想?还在奢望什么呢?”

    “你的意思……我不明白。”

    “你很清,这个村子里每个jīng灵都很清楚。当你们决定以举族之力开发金矿的时候;当你们搬迁进尼福尔海姆山谷的时候;当你们被驱赶着四处流浪的时候;当人类的军队践踏杀戮你们的时候。不对——比这些更加久远的千年之前,吉尔曼尼亚王国崩溃的那一天起,jīng灵一族就已经明白那个答案了。”

    “那个……那是……”

    战栗不已的身体被气势压制想要后退,自我意识几乎被少年的存在感吞没。耳畔还在回响着如甘美诱惑班的话语,镶嵌在眼窝中的红宝石眸子正对着布伦希尔的脸孔散发出锐利的光芒,眼球完全被定住,不容她有避开、拒绝的行为。

    “颠覆旧世界的秩序,烧尽世间的一切肮脏丑陋,从业火焚烧后的余烬废墟中创造出全新的世界,全新的秩序。”

    颤抖。

    剧烈的颤抖。

    说不清源于恐惧还是兴奋的浪cháo席卷全身,在颤抖的身体里四处冲突。些许紧绷的手掌紧紧攥住,指甲刺进掌心,从伤口渗出血珠的痛楚沿着手臂蜿蜒至顶端,被刺激到而些许回复的意识压制着不断沸腾想要高呼的亢奋。

    无法和劳作联想到一起的纤细手指在眼前扬起,缓慢的移动仿佛能带起气流漩涡,凝滞了气氛和布伦希尔视线的右手搭上少年的胸口,按住了自己心脏所在的位置。

    “纠正荒谬不公的世界,带来将所有盘踞其上的腐朽之物一扫而空的变革。——这是我的愿望,我的目标。能够达成此事的唯一方法,唯一道路,我称之为——”

    拖长尾音的片刻,右手伸向目瞪口呆的jīng灵少女,展开的五指似乎正在做出邀请。几近混乱无法思考的布伦希尔确实的看见了。

    “【革命】。”

    沉重如世界之分量随着出口的词汇一起落下,在悬于空气的小小手掌之中的,乃是世界。

    %%%%%%%%%%%%

    PS: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吧已经成立,各位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去贴吧。为了庆祝本书顺利A签,以及故事终于朝着【世界变革】的方向发展,特赠送《流星之泪》,没错是国语版,唱得真心好。如果本书有幸出漫画或者动画,我希望也能有。最后……咳咳,感冒和角膜炎更加厉害了,好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