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假日和暴风雨(十二)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南希的确没干什么坏事,她说的是事实,简单且难以辩驳的事实,但在暴怒的村民面前,那种毫无分量的事实根本没有意义。

    无论做了什么,还是什么都没做——这种事情对村民们来说都一样。

    “闭嘴!异端!为什么村子里只有你没事?!你还敢说这跟你没关系吗?!”

    咆哮的狂cháo一下子将辩解吞没,无需理xìng冷静的思考分析,不进行任何调查举证,光看看教会神官那张铁青的脸孔就足够了。

    连加持母神之力的神职人员都无法逃过此次疫病的侵袭,每个人都承受头晕、恶心或者痉挛之苦时,一个小女孩却什么事都没有,在村子和桑树林之间往返——这是村民们目睹的事实,比什么都有力的证明了一切。

    南希.达尔文——这个特立独行的女孩一定是个魔女,她对这个村庄施下了恶毒的诅咒,每个村民对此深信不已。

    “滚出来!卑鄙的魔女!解除你对村子的诅咒,向母神忏悔你所犯下的罪过!这是神的恩典,神的慈悲!执迷于异端思维的可憎妄人,现在就出来接受制裁的铁锤!”

    卡德尔神官挥舞着圣典,封面的母神像只顾着看自己脚下,对侍奉自己的男人丝毫没有搭理的兴趣,喧哗叫骂的村民一起停了下来,如痴如醉地倾听神官的演说,被母神在世间代理人的激情表演所吸引。

    神棍一样梗着脖子吼叫的卡德尔神官发自心底赞美他所侍奉的神,39年神官生涯中,这位神官从未有如今天这般虔诚的感谢神明。

    多好的羔羊啊,太适合背黑锅了。

    神圣庄严的卡德尔大笑着——在心里。

    平rì就时不时冒出一些怪异想法,表现出和常人不同的行为举止,又没有贵族血脉。

    这样一个普通农家女孩儿在大家都病倒的状况下保持着健康?还有比这更适合宣传为灾难之源的吗?

    只是在那些心存疑窦的愚民面前不经意的提起、、之类的话,这帮乡巴佬就会自己去寻找发泄怒气的祭品,把一切怨恨、怒气全部发泄在这个活祭身上。在这股狂cháo之中,神官大人因为染病而损失的神秘xìng、救灾不力的责任、对信徒的权威等等问题也就轻轻松松地被的大旗遮掩过去了。

    假如这件事情办得漂亮,卡德尔还会因为消灭异端有功得到提拔。从这个偏远村庄转移到大城市担任主教,或者成为异教审查官,进入zhōng yāng的宗教裁判所也说不定。

    “快点承认你的罪行!信奉异教的恶魔!人类的不肖子孙!卢瑟.达尔文,如果不交出你的恶魔女儿,你们全家也要一起接受神的裁判!”

    义愤填膺的表情不下卡德尔神官。杜弗尔爵士的内心欢乐程度同样不下于那老东西。爵士欢快的掂量着许久未用的魔杖,抚摸顶端的天晶和装饰用的红宝石。扭曲嘴角描绘出来的残酷冷笑让狂热村民们感到一阵心悸。

    卡德尔神官拜访了爵士府邸,请求爵士为提供协助之后,原本已经收拾好财产。准备登上马车前往吕德斯的杜弗尔爵士立即心领神会,抛弃了逃亡计划,带着他的手下仆役们前来包围了达尔文家。

    贵族的权力是建立在武力——也就是强大的魔法之上,想要长久的统治这片土地。唯有让这些愚不可及的蝼蚁见识一下魔法的可怕力量。

    掂量着魔杖的下级贵族朝神官使了个眼sè,后者肥厚的下巴几乎不可察的抖动了一下。

    “炎之矢!!”

    箭型火焰接连擦过石头墙壁,故意shè偏的术式在墙壁上留下焦黑的痕迹,并不牢固的农舍抖动起来,嗅到焦臭味的人群更加亢奋起来。他们朝天空挥舞农具、武器,发出野兽般的吼叫。原本只是为了表演而伪装出愤怒神sè的领主和神官也被卷进过热的激情漩涡之中,一起歇斯底里的狂呼着。

    “小人物。”

    远远观察着一切的艾伯特如此评价村庄里的大人物们。

    明明只是伪装罢了,在这种时候,真正的大人物绝不会自己混乱。他们只会让别人混乱,然后居高临下的俯瞰一切事态的一切,像卡德尔之流的表现只能说是再滑稽不过了。

    村民们的表现同样好不到哪里去,这群稍加煽动就盲动起来的蠢货让中尉感到一阵阵的恶心。从望远镜里看着他们抛投杂物,从飘来的风中分辨出狂笑和粗言秽语。人xìng的丑恶在艾伯特面前显露无疑。

    人类追求的正义,终究不过是那种层次的肤浅玩意儿,为了忘却心中的恐怖、论证自身的正当xìng,为此寻求活祭罢了。

    艾伯特承认这些人是受害者。可村民们并不想着如何去振作,团结协作共度难关。而是抓紧时间把自己供上正以代表的神龛。自以为是的滥用暴力,将那种行为称之为正义,认为自己就是正义化身——这是何等可笑、可鄙。

    “世间一切自诩正义的家伙都是极度危险的恐怖份子,人类就是案例。”

    引申自执政官的格言,艾伯特对此深以为然。

    唯有通过睿智、强大的领导者,由这位领袖带领能以辩证思维审视世界的国民,统帅以革新思维武装jīng神的士兵,通过用先进文明开创未来的国家才能实现真正的zì yóu和正义。符合这些条件的唯有李林阁下的亚尔夫海姆而已。

    正这么想着,村庄的疯戏进入第一阶段的小——老实巴交的农民打开了房门,一脸躁狂地拽着女儿头发将她拖了出来,女孩发出凄惨的哭叫,苦苦挣扎哀求着父亲,可还是被自己的亲生父亲像丢垃圾一样扔出了家门,没等可怜的南希重新跑回去拍打家门,无数双手揪住了她。

    “人类,真是愚蠢。”

    连嘲笑也欠奉,艾伯特咕哝着。

    ps:竞猜小剧场

    李林:昨天的获奖者是、、三位书友,恭喜!顺带疑问:喵了个咪的,诚哥到底是有多出名?

    尼德霍格:今天的问题1.顶部有女神驷马车青铜雕像、下面是多立克石柱的城门。其原型是什么?提示:柏林的地标xìng建筑。2.弗蕾娅最在意的坨肉究竟是什么部位?提示:女xìng生理特征。各位亲!赶快行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