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假日和暴风雨(十三)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ps:该死的联通……就不能不断线么?实在不好意思,后一回到10点半更新,抱歉。

    “那边那个家伙!给我站住!”

    背后突然传来呼喝,罗兰停下脚步,好奇的转身望向那个有点发颤的童音。

    黑衬衫、蓝短裤、斜挎肩吊带——儿童团的标准制服,看起来挺jīng神的。制服的主人长得也很不赖,亮金sè短发修剪地整整齐齐,五官组合成一张偏瘦的温和端正面孔,水汪汪的湖蓝sè眼睛让人想到天空颜sè。因为紧张,刚刚喊叫过的嘴巴还微微张开着。

    儿童团团员指着罗兰的样子本应让旁观者联想到家教不好的小孩,或是叼着哨子猛吹,纠正违规行为的突击队小队领袖。可小家伙再怎么摆出大模大样的姿势也无法让人感到他有多么跋扈,连罗兰和卡斯帕尔这种稍有社会阅历的小孩都能看得出来,小家伙是勉强自己摆出耀武扬威的样子。

    “你叫我?”

    罗兰搔搔后脑勺,他不记得自己和马车队、评议会之外的jīng灵,尤其是跟同年龄的jīng灵接触过。从早上到现在为止的游览行程中也没做过什么能招人忌恨的事情,这个像穿上军服的仓鼠一般可爱的家伙找自己能有什么事情?

    “对!就是说你!”

    咽下一口唾沫,干涩的嗓子挤出声音。库尔特.帕西法尔(.)偷偷用余光瞥了一眼身后,艾利希、科勒、伯纳德他们几个正偷笑着看着这边,周围的游客也停下脚步,好奇地观望过来,紧张带来的尿意把脸孔憋地更加通红。

    真是该死!早知道就呆在家里看书了!现在居然被这群坏家伙用测试胆量为名,强逼着干这种没教养的孩子才会干的事情,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犯这种傻?

    诅咒着自己的坏运气和愚蠢,帕西法尔强忍着快要哭出来的压力,将同伴们的馊主意付诸实施。

    “你明明是个人类,为什么会成为执政官的养子?!”

    窃窃私语一下子消失。目光从帕西法尔那边挪开。jīng灵们带着疑惑的、惊奇的、刺人的视线全部定格在罗兰呆住的面孔上。

    说关心时政也好,说八卦也好,jīng灵们确实很想知道,那一天庆祝格拉姆回归的庆典上,跟在执政官身后。出现在评议会大厦阳台上。被宣布成为执政官养子的,为什么会是这个人类男孩。

    当时所有市民都沉浸在迎来荣耀归来的巨大兴奋之中,没有谁想到要去质疑那个决定。当休息了一整天后,热情从体内稍稍退却后。疑问就开始再度复苏了。

    jīng灵们苦苦思索这个问题,可没有任何猜测能够成为共识的答案。

    这种情况下,最简单直接的做法是询问李林本人。

    以7天为一周的循环里,每周第一天,执政官会接受市民的申诉和质询。从而解决一些市政民生问题。如果涉及检举官员**,也允许在听证会上提出,执政官收到检举之后,接下来就是史塔西的生意了。

    明天本来就有一堆市民约定好了要向李林问询,为何要收养一个人类的孩子。如果身为超越种的执政官烦恼子嗣问题,大可以提出来。jīng灵父母们一定会想都不想,把家里的孩子献出来,并且以此为荣。可收养一个人类小孩……谈不上对小孩子有什么怨恨,但大家心里都有个疙瘩。

    绝非善意。亦非纯粹的恶意,略带偏见和疑惑的目光刺得罗兰心里一阵阵发冷。

    李林为什么会收养他?

    罗兰比谁都想弄清楚这个问题,但每次涉及这个问题,李林不是把话题绕开,就是狡猾地让罗兰自己去琢磨。美其名曰【自己想出来的答案,印象会更加深刻。】连续几次过后,罗兰根本找不到任何靠谱的答案,渐渐开始淡忘。现在这问题个又被提了出来。

    “你是个人类吧?人类都是些狡猾诡诈,专门背后捅刀子的家伙!这种坏蛋怎么有资格成为执政官阁下的养子?!”

    三个同样穿儿童团制服的男孩加入进来。更已经露出难受、尴尬的帕西法尔不同,他们的斥责是发自心底的。

    小孩子往往缺乏宽容、行事冲动,他们的世界观也是简单的非此即彼。所以尽管不是种族主义者,但这些jīng灵孩子的观点倾向于种族主义。然后像哪里都有的坏小孩那样,排斥自己看不顺眼的家伙,嘲笑、侮辱对方,有时还有拳脚相向。

    罗兰不是任人欺负的怯懦小孩,却也不是容易受挑拨的傻瓜,攥紧拳头的同时,眼睛毫不退让的直盯着那三个孩子。

    这里已经成为战场——罗兰对此心知肚明。

    不仅仅是几个坏小子和他之间的冲突,也是他跟亚尔夫海姆对人类的主流偏见之间的较量。一旦退缩一步,他就再也抬不起头。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深吸一口气慢慢吐掉,罗兰搔搔脑袋。

    “根本是一头雾水的情况下,就被他收养了。”

    “不……不知道?”

    帕西法尔像是听不懂罗兰的jīng灵语,重复着这个预想之外的短句,拔腿逃走的打算消退,愚蠢的好奇心确实涣散游移的眼睛第一次正式罗兰。

    “可是啊,已经被收养了,接受了他的,还有jīng灵的食宿和照顾,这是怎么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秋天的阳光照在罗兰身上,可能是角度跟光线变化的关系,与紫水晶同sè的眼瞳闪耀出黄金sè光辉,那道光和眼睛深深吸引着帕西法尔。

    “所以啦,不管怎么想也想不出为什么被收养,但至少要先想办法把欠下的恩情还了再说,能做的事情比较优先——他……执政官是这么教我的。”

    那是一双美丽,却无法联想到脆弱的坚定眼睛,碰上麻烦和困难也不会轻易屈服者才会有的眼睛。帕西法尔近乎羡艳的凝望着,除了三个捣蛋鬼,周围的游客们看过来的视线也不再那么刺人。

    罗兰的拳头稍稍松开,悬起来的心略微放下。

    罗兰本来就不擅长作伪,他还注意到李林和布伦希尔在远处看着,放手让他自行处理。罗兰索xìng将知道的和能想到的说了出来,他本能的感觉到,比起即兴的谎言,这么做更合适。

    从jīng灵们的反应来看,他的直觉算是押对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