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主教与少年(六)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梅特捏外务大臣正在和一堆图表、文字、数字勾勒出的救灾计划书、申请书搏斗。一开始的惊讶、嗟叹。迅速让位于凝重和不安。他的政治盟友兼密友黎塞留坐在一旁等待,不吭一声地坐在沙发上。没有表情没有动静,就像一尊摆在座位上的蜡像。

    “我无法做出评价。”

    合上最后一页打印纸,梅特捏虚脱的靠上椅背。

    “不论想出这个就在计划的是谁,他的头脑都好过头了。如果真是一个21岁的商人独自想出来这一整套计划……可怜的老普莱西,你我统统都是二流货sè了。”

    苦着脸的枢机主教点点头,算是默认了。回想起自己21岁的光景,再看看现在衰迈的自己……挫败和无力的感觉一起袭来,但现在不是任由两个老头子沉浸在伤感里长吁短叹的时候。

    “某种程度上。”黎塞留深吸了一口气,把不情愿甩到了身后。“这是我见过最完善的应对方案。”

    不是完美无缺,也不是糟糕透顶。

    是以最大限度满足各方利益诉求为前提,可以受到较小阻力,顺利进行开展,在较短时间内见效的提案。

    “我知道,老朋友。教会和王国zhèng fǔ需要保全颜面,还要维护国家的安全。老百姓需要填饱肚子,还有安定的rì子。”从一个感叹中摆脱出来,梅特捏发出一个新的感叹还有郁愤:“可是向一家民间商社开放国家粮仓,以的名义让他们四处走动……”

    “那种毒有传染面粉、麦类的特xìng。必须详加检查,”

    黎塞留的面孔依旧没有太多起伏,朝他多愁善感的老友摇摇头,视线放到了那叠纸上。

    李林在报告里写的非常清楚,贸然公布病因会让教会猝不及防,失去调整宣传的机会,会让神官们的颜面扫地,更可能诱发民间产生对食品的非理xìng恐惧,最后招来粮食恐慌。

    必须预留出一段缓冲期,让教会找好脱罪洗地的说辞。也让农业署和国家粮仓有时间调查现在的粮食储备中。哪些部分遭到了污染,哪些是刻意发给灾民的。

    “这是一项庞大的工作,农业署和财政部调拨不出那么多的审计核查员,现有的成员缺乏分辨有毒小麦、面粉的知识和经验。我们没那么多时间去招募、训练一批,只有用V.E公司的现chéng rén员。”

    开支倒不是问题,查理曼不差这个钱,至于时间……愈演愈烈的疫情和引发的乱象留给这个国家的时间没那么充裕,可以让他们去悠哉培训出一批勉强可用的新手。

    “7天——V.E公司保证他们可以在7天为王国zhèng fǔ训练出一批堪用的会计和审查员,这之后让zhèng fǔ官员接盘剩下的工作。到那时,王国zhèng fǔ和V.E公司就可以公布疫病的真相。开展救灾工作了。”

    “可那也只能暂缓一下局势而已。对全部库存粮食进行清点、排查、登记、销毁……至少需要几个月才能做完!”

    梅特捏愤怒地翻开第二页,指着一连串数字咆哮着。

    “他们倒是早早地先把自己的库存粮食给检查完了,要求官方支持他们对受灾地区灾民开展救济活动,留下一大堆麻烦给我们自行处理!该死的jiān商!诈骗犯!臭狐狸!”

    王国外务大臣挥舞着手里的报告书,发泄着他的无边怒火。在梅特捏看来,这种官方之外独自开展救济的行为丝毫不值得称赞,因为那其实是给zhèng fǔ抹黑,等同于向诸国大声宣布。这会对zhèng fǔ和国王陛下的威信造成重大打击。

    “假如拒绝这个要求的话,也只会让危机进一步加剧。你能想象饥民们质问国王陛下和zhèng fǔ——的情形吗?智力低下的民众才不会在乎这对国家有多大伤害,他们只关心能否填饱肚子不被饿死。”

    宰相冰冷的呈上事实,梅特捏布满血丝跟怒火的眼睛瞪过来,毫不退让的对视数十秒后,两位王国重臣一起屈辱的垂下了视线。

    黎塞留的评论极为辛辣,同时也无比正确。正确到让人无言以对。

    民众是短视的。关心国家兴亡、爱国忠君的热情离他们太遥远,比起这些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东西。明天的早餐在哪里、吃什么才是头等大事。

    一旦宣布疫病的真相是有毒小麦,zhèng fǔ必须准备好大量安全食品来稳定粮价和民心,可仓促7天间能弄好的粮食实在是有限。对国家粮库的普查工作恐怕也赶不上粮食消耗的速度。供应和最低需求之间出现了一个不小的落差。

    必须有谁来填上那个窟窿,可王国zhèng fǔ没有那份余力,各家粮行也不可能提供那么多的安全粮食,最终还是只能依靠早已准备完毕,只等着王国zhèng fǔ在合同书上签字的V.E财团有限公司。

    “我都想要知道那家伙的脑袋里住着什么样的怪物了……能够从疫病、粮荒中发现商机的商人像山一样多,可能够迅速找出疫病病因,然后依据自己的、谈判对象的条件制定出这种周密庞大计划的又有几个?况且他还只是这个岁数而已……!!”

    外务大臣冷澈的眼神死死盯住那叠详实的计划书,隐约间,梅特捏能听到恣意嘲弄、讥讽他们这些老头子的年轻笑声。

    “如果他是我的手下就好了,稍加历练说不定会成为出sè的宰相。”

    黎塞留看着老友紧锁的眉宇,摇了摇头。

    “我很快就否定那个危险的想法。”

    的确很快,没超过一分钟时间,王国宰相就放弃了延揽李林至麾下的想法,先不说贵族顽固的传统,要让他们接受一个平民——还是有钱的平民进入权力场和谈们分享权力,甚至于对他们发号施令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光是李林个人的才干和行事风格就已经让黎塞留颇为忌惮了。

    PS:竞猜小剧场

    李林:昨天的获奖者为!恭喜贺喜!

    尼德霍格:今天的问题1.立志成为女帝的第二王女伊丽莎白的原型是谁?(提示:不列颠的处女王……不是傻巴吾王哦!)问题2.的原型出自哪里?(提示:度娘1927年7月25rì,脚盆鸡最让种花家记恨的一本奏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