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不可见的高墙(一)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ps:堂兄今天大婚,闹到现在才死回来……抱歉,后一回明天早上爬起来发布,脑袋好疼……各位亲见谅……

    衣衫凌乱不整,上好的布料开了好几个口子,浑身上下还是湿漉漉的。

    ——如此狼狈,眼神依然带着惯有的不服输和倔强,正视着提尔的责难面孔,一旁的卡斯帕尔只是别开脸。

    “打架、落水、被带进派出所问话——还真是够有出息的啊。”

    就像一个所有心情不好的长辈,遇见自家犟头倔脑的小孩在外面犯了错误,然后被别人叫骂着送回家里。提尔的脸sè变得非常难。

    任何家长摊上那种事情都会发怒,更何况提尔是个军官,职业军人的脾气普遍很火爆。

    “你是不是觉得通过这种小手段,可以引起大校的注意?”

    如果不是罗兰,如果不是执政官的养子,任何一个小子闹出这种事情后,还在他面前一脸不服气的样子,准会挨上拳头。

    正因为是罗兰,除了李林,谁都不能对他怎么样才是。

    “好了,提尔。”

    李林扬起手,制止了提尔和布伦希尔的准备发飙,默默审视着养子,还有一旁同样有斗殴痕迹残留身上的卡斯帕尔。

    第一眼见罗兰现在这幅样子,会怀疑是不是掉下水沟之类的地方,由此弄出一身伤。

    可嘴角、眼眶周围的淤青、拳印说明事情没那么简单,至少绝非萨沙中尉就有权限处理的落水事件。

    加上具备远程通讯功能的马车从尼伯龙根兵工厂飞奔回军队宿舍。一路上不断发来雪片般的抗议信、投诉书,内容都大同小异——

    “现在我想知道的是。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和正常父母在孩子发生什么后,应有的焦急、愤怒没有任何相似,极度冷静的话语沉甸甸的降落罗兰心里。

    正用碘酒棉花擦拭罗兰嘴角淤青的布伦希尔叹着气,站起来转身说到:

    “如您所见,他们和儿童团成员发生冲突后,打了一架。接着跳进湖里去救落水者了。”

    言简意赅的叙述,非常有军队工作报告的风范。可其中有一股某名的火气夹在其中,不知道是谁触怒了她。

    太过简洁、笼统的报告根本无法把握事态。李林转向一旁的萨纱。

    “是这样的,我们在蒂尔加滕公园散步,罗兰遇见了上次撞见的儿童团成员……”

    时间回朔到数小时前——

    帕西法尔意识到自己无意识的呢喃时,立即赶到懊悔,同时也诧异于罗兰的好听力。

    他本来是打算穿过森林公园的捷径,去市立图书的。由于身体羸弱和爱读书的习惯,在热衷强身健体和军事游戏的儿童团里。帕西法尔总是遭到嘲笑。就连这种事情也是尽量避开其它团员们偷偷进行的。

    经过母神塑像喷泉时,那道背影引起帕西法尔的注意。

    多为金发或银发的jīng灵之中,那一头被仔细梳理过的栗子sè头发格外显眼,靠近一些观察会发现圆圆的短耳朵——

    这些都是人类的外貌特征。

    亚尔夫海姆难觅人类踪影,和帕西法尔同龄的也就只有众所周知的那一位而已。

    不自禁的联想起上次那个人类男孩的坦率和机智,恍惚间顺从情绪冲动。从瓮动的嘴唇里脱出惊叹:

    “你是……!!!”

    罗兰听到依稀相识的声音,本能的转过脸,见那天强撑着跑出来刁难自己,结果差点哭出来的男孩,他也愣了一下。

    “你是那天那个……”

    蒂尔加滕森林公园是亚尔夫海姆为数不多的娱乐休闲场所。除了在树荫下、长椅上、草坪上、灌木丛里相互厮磨耳鬓、打情骂俏的青年情侣。和举着牌子对暗号,替儿女们相亲的父母们之外。最多的就是小孩。

    公园里开发的秋千、跷跷板、踏板船、旋转木马等等娱乐设施对小孩有着无法抵抗的吸引力。加上今天是周末。学校放假。所以有不少儿童团和青年团成员出没,遇见和自己有一面之缘的jīng灵男孩并不奇怪。适应了亚尔夫海姆的生活,没了人类的谬误,罗兰一下子就认出了帕西法尔。

    其实还有一个罗兰死不愿承认的因素——帕西法尔那种略显书呆子气味,又有如同仓鼠一般可爱属xìng的特质给罗兰很深的映像,所以才这么快的认出了他。

    一下子认出了彼此,但双方对这突如其来的再会没有丝毫心理准备。张口结舌的对视,完全不知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喂,罗兰,你在搞什么呢?”

    卡斯帕尔攥着萨纱买来脚踏船使用券,向这边跑来。眼尖的混血儿一下就发现、认出了上次的小子。

    “哦……我还以为是怎么回事呢?”

    右手插上腰,卡斯帕尔摆出好战、轻蔑的表情,露出犬牙的笑容让帕西法尔的脖颈一阵发凉。

    “怎么了?上次没分出胜负,这次再来一较高低吗?哎哟,没带帮手来呢,真是勇气可嘉。”

    小刀般的爪伸了出来,过去在接到小巷里听烂了的,地痞流氓常用台词脱口而出。

    “这个……那是……对不起!!”

    正处于不知如何是好的尴尬,碰上提尔的威胁恐吓,惊慌失措下的帕西法尔只好转身逃走,慌张中连书本掉落在地上也没有发觉。

    “喂!你东西掉了!!”

    罗兰捡起那本书嚷嚷着,可jīng灵男孩只是头也不回的飞奔。

    “搞什么啊?他到底是来干吗的?”

    无架可打的好战分子搔着后脑勺嘟囔着,去见罗兰拾起书本,头也不回的追了过去,帕斯卡尔不禁啧了一声。

    “真是个滥好心的大少爷……!!”

    由于种族体格上的差距,加上帕西法尔自身的虚弱。罗兰跟卡斯帕尔很快就撵上了jīng灵男孩,赶上最后一步的间距,罗兰捉住对方纤细的手臂逼停追逐时,才猛地注意到,他追到了一个糟糕的地方,正做出一个糟糕的动作。

    他们已经跑到了湖边上,岸上是茂盛的森林——绿sè大树、灌木组成的森林。

    以及——一整排的蓝sè衬衫里夹进几件褐衬衫的jīng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