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不可见的高墙(十一)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ps:各位亲,偶又痴长了一岁啊……能不能砸点票票当生rì礼物啊?拜谢了!

    撇开客人的尴尬不谈,罗兰达尔克这个名字对路齐纳家也有着格外复杂的意味。、、……好不容易,一家子都开始安下心进入rì常生活节奏后,又发生了帕西法尔被牵连溺水,又被罗兰救起的事情。这rì子啊……是要玩过山车么?”

    “伯父,我想一下帕西法尔,可以么?”

    对生活长吁短叹的尴尬气氛里。特里斯坦请求着。路齐纳夫妇相互了一眼,点点头。追加上医生刚给他们的注意事项。

    “医生说他需要静养,请尽量注意。”

    维特尔斯巴赫家族长的长孙用力点着头,长女玛利亚排雷般小心的打开了卧室门,过程中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卧室门几近无声的阖上,特里斯坦搬过一张折叠靠背椅,深深叹气之后,坐了下来。

    “你又和家里吵架了?”?

    从打开的窗缝里钻进习习凉风,无法入睡的帕西法尔正着月光照耀下的好友。带着无奈的苦叹随风吹拂在特里斯坦无所谓的表情上。

    只有和帕西法尔独处的环境,特里斯坦才能放松,不用扮演,可以随意欢笑和百无禁忌的聊天。

    “医生不是让你多休息么?”

    “姐姐们在外面说个没完,我总算理解为什么有人说聒噪的女xìng比得上500只鸭子了,坟墓里的死尸都能被他们吵醒。”

    “不准说不吉利的话。”

    特里斯坦握住挚友的手,小声说道:

    “执政官派了最好的医生来给你病。那位军医说了,最多两三天,你就会痊愈的。”

    “如果能不打针就痊愈的话,那就更好了。”

    两个男孩一起笑出声来,又慌忙掩住嘴。打亚尔夫海姆开始普及儿童疫苗接种开始,打针就成了所有孩子的噩梦。直到现在。医院注shè室都是小孩不愿靠近的危险区域。孩子们的噩梦里总是少不了地狱崩坏般的哭泣声,闪烁着森森寒光的尖利凶器,强行脱掉男孩裤子行凶的修罗护士——这三大恐怖要素。还由此诞生了这一新病种。

    “你让伊索尔德交给执政官的,是感谢信吧?”

    笑够了之后,特里斯坦恢复了平静的姿态。帕西法尔也给予了肯定的回答。

    “我只是想向施恩者做出回报,我已经欠了他两次情了。”

    “我可没有介意哦。又不是不懂事的小孩子,对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要没完没了的纠缠。”

    “是。我知道,你想依靠自己的能力和罗兰分个高下。我只是不明白。”

    帕西法尔捂住嘴轻轻的咳嗽了几声,着朦胧的挚友说到:

    “为何对他那么执着?是因为他是人类?还是因为他是执政官的养子?”

    若是前一种,那么事情会因此带上种族主义sè彩,假设是后一种,那还真是有些孩子气了。

    特里斯坦没有立即回答问题,对于这个问题,最想弄清楚的人或许是他自己也说不定。

    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意,就算是生来就不顺眼,做到像昨天那种地步也太过火了,更不要说还把帕西法尔给牵连进去。

    照理说,发生了这种事情。以特里斯坦的懂事程度,应该放弃和罗兰别苗头较劲才是,但特里斯坦发现和罗兰分胜负的鼓动越发强烈了。

    通过祖父那里的渠道,特里斯坦知道了罗兰是个优秀到能够让大家忘记他的人类身份的孩子。

    经历短短数月的教育边学会、掌握了jīng灵语言的运用,并且能够书写作文,查理曼语则基本掌握了口语的运用,数学等其他方面的成绩同样出sè。

    不仅是文科,体力方面也不算差,至少和小孩之中属于偏上水准的特里斯坦平分秋sè。

    出sè的学习能力,他会被执政官上也多半有这种能力上的因素在其中。

    正因如此——

    “我不会就这样输给罗兰达尔克,我要拼上全力超过他。”

    是小孩子的好胜心使然,还是想要证明什么呢?

    当得知这样一个人类的孩子成为执政官的养子,从议政厅外的广场上仰望到高举王权之剑的李林背后有一个露出坚毅平静表情的孩子后,罗兰的容貌就一直盘旋在特里斯坦的脑海里。一想到他,夜晚就变得格外漫长,长到无法入睡的地步,无论睡还是醒,栗sè头发和紫瞳的样貌总是会出现,想着他在哪里,到什么?听到什么?感受到什么?

    这究竟是什么情感?爱?抑或恨?

    特里斯坦再度苦笑起来,自己居然会问出如此无聊的问题。

    “其实我很清楚,这是无理取闹,说穿了,跟祖父、父亲他们是一个德行。”

    指节握得发白,无垢童颜染上了颓废和迷茫,语气却依然是轻描淡写:

    “祖父和父亲整天跟马蒂亚斯、蒂埃里的族长们商量如何跟执政官作对,想着能扳倒执政官,搞他们那一套……就连我都明白,那根本是发白rì梦。无论头脑还是力量,执政官都很强,下三滥的小把戏根本不被他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