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新起点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ps:后一回明早更新,各位亲!支援一下推荐啊!

    “下次绝对不来这种闷死人的地方了啦!我宁可回去念书,写牵牛花观察rì记!”

    刚走出评议会大厦,呼吸到新鲜空气的卡斯帕尔就迫不及待的抱怨起来,经过严格的礼仪课程训练,还有提尔的辅助调教训练之后。他完全可以表现得像个真正的人类贵族或者军人世家子弟,但现在帕斯卡尔只想让自己野生儿的那一面好好释放一下。

    经历过沉闷无聊的听证会之后,连他那位养父都出现几乎要抓狂的迹象,让他一个小孩乖乖忍着似乎也有点过分。

    冗长、单调,且不断重复乏味的演讲答辩,不光答辩双方承受着jīng神压力,与会旁听者也无差别的遭受了波及。

    若是可以靠在柔软的椅背上打个盹打发时间,那倒也不赖。可评议会大厦的会议大厅里绝不容许这种大不敬之举,一旦被检举或者发现,可是会遭受弹劾后被施以处罚的。

    因为这种罪名被拘禁或是接受劳动改造什么的,实在太愚蠢了。大家只好保持着庄重严肃的表情着舞台上、的无聊搞笑剧。不能笑、不能叹气、不能打盹,不能擅自离开——没什么比这更惨无人道的酷刑了。

    “请您认真地考虑下,是不是该给这群不知进退的家伙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至少告诉他们?!再来这么一次的话,大家都会发疯!”

    刚从洗手间回来的布伦希尔满脸忿忿不平。她正用手帕仔细的擦拭着双手,连指甲缝里的水滴都没有遗漏。擦完之后重新叠好手帕放进上衣口袋。在她身后,正有大批客源络绎不绝的涌向洗手间。

    听证会不仅仅造成了jīng神压力,此外还对与会者正常的生理需求进行了压抑,为与会者的身体确确实实的添了不少麻烦,现在大家正蜂拥向洗手间解决生理问题。

    评议会大厦有充足数量的洗手间,每个洗手间也被赋予了宽大的空间。可短时间内涌入大量使用者还是导致出现拥堵现象,幸亏这种时候,大家都还保持着礼数和教养。从而避免发生尴尬的事情。现在溢满厕所芳香剂气味的洗手间正用一种jīng灵式的秩序节奏全速运作着。

    走在一行队伍最前列的李林讳莫如深的笑了一下,摊开手说到:

    “你瞧,我总不能不让他们说话吧?那么只好让这种事情继续出现,直到大家对此都厌倦。”

    向钢叔、元首、凯申公学习,像个暴君一样,把一切反对派全都干掉可能是个上去是个挺痛快的决定,从技术层面来讲。搞一次长刀之夜或者大清洗可谓酣畅淋漓,问题在于这么干所能得到的坏处比好处要来得多。

    “是啊,这样一来,市民们就没笑话可了,生活会变得枯燥乏味。”

    脸孔不再泛起晕船时会有的惨绿,提尔难得的幽默了一把。离他不远的右前方。保守派的中坚骨干——马蒂亚斯家的法斯特族长飞快的登上马车,维特尔斯巴赫和蒂埃里两家的佣人也搀扶着快要中风摔倒的老爷爷们攀上印有各自家徽的马车。

    出乎意料地结果——

    真亏了他们对这种事情、这种感觉完全没有腻味和麻木,一次次的反复尝试同样的滋味。这一次同样毫无例外的陷入惨败,不过起来似乎也不能让他们从中吸取到教训,迟早还会出现类似的下一次。

    质询听证会的举办地点选择了一样的评议会大厦进行。在这栋巨大建筑物的内部有个专门在隆重的庆典或者重大活动时才开放使用的巨大会堂,里面一次xìng可容纳2000位听众。而这次是少有的座无虚席的时刻。

    在会议的开始阶段,自我感觉良好的法斯特冯马蒂亚斯议员率先开火,这位相貌堂堂的议员唾星四溅的抨击着李林收养人类孩子作为样子的决定。

    “我们伟大的执政官不是母神,而是也会犯下些许错误的圣人。而那个无耻的小骗子,利用了自己小孩的外表来博取同情,利用执政官阁下的善良和恻隐之心,混进了亚尔夫海姆。但坏的种子终究会开出恶之花,结出罪的果实。正如诸位所见,那个短耳朵小无赖毫不犹豫的对儿童团成员施以暴力,并导致一个孩子因此落水,正是其恶习难改的明证,因此我们强烈要求执政官阁下本着公平、合理的原则jīng神对犯下欺诈、伤害等罪行的罗兰达尔克施以惩戒处罚!”

    多半是昨晚议长大人对这个没脑子的家伙耳提面命指导了一番,他才没有像过去评议会的争吵那样,从不断发出口臭的嘴里,将乡下小酒馆和娼馆里才能听到的下流脏话给吐出来。身处神圣的大会堂中心,千百双眼睛紧盯着他一举一动的环境还算有些作用,不过,对于因病未能来到现场的罗兰,这个青年议员可就没什么嘴下留情了,各种直白的指控和人身攻击就没断过。

    骗子、无赖……

    这家伙怎么不干脆说罗兰是个国际惯犯,专门以小孩的外表周游列国,诈骗善心人的钱财,然后用极其残酷的手法把不顺眼的小孩杀死?

    听众席上的布伦希尔拳头攥得发白,放在膝盖上拼命忍耐着。她已经打定主意,要选个时间给法斯特一个好了。

    李林端坐在这位业余嘴炮喷子的对面,温文尔雅地承受着含沙shè影的诅咒、攻击、非难,以及快喷到脸上的唾沫星子,一动不动的微笑就那样保持着。

    直到马蒂亚斯家的当家说的唇焦舌敝,而不得不暂时退下去喝杯水补充体力,以待重整旗鼓之时。市民们眼中涵养和气度兼备,连传说中的那些贤王们都无法媲美的少年执政官站起身,踏着优雅的步伐走来,爽朗无畏的笑容说道:

    “各位尊敬的议员,市民们。请容在下对针对抚养监护对象:罗兰达尔克所提出的各种指控提出异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