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前往吕德斯之路(九)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ps:刚从外面回来,依照约定,还有两回,请期待!

    任何美食,接连不断的吃几天总会让人腻掉,再继续下去就会变成恶心。

    午餐肉连美食都不是,那就是个肉型的炸弹。

    从0年前,某个扭曲的养父给他大包小包的午餐肉、黑豆和米的卷饼、人造黄油展开野外生存之旅开始,少年就记住了这种味道,后来在学校上学时,校方为了让学员的生活尽可能贴近军营和战场,经常时不时的一连几天只吃战斗口粮。而就算是rì常,大厨们也会满脸狞笑的端出煎午餐肉、烤午餐肉、米糕夹午餐肉、午餐肉汉堡、午餐肉炖粥、午餐肉馅饼、午餐肉派、煮午餐肉涂午餐肉油脂……

    军队在战场上,可以吃到的就只有这些!

    深入敌占区时,严禁现地调达!

    午餐肉是军人魂!

    脸孔泛绿的教官说这种话的时候,真的有考虑过学生的感受吗?还是说那厮根本就是的扭曲心态作祟?

    放假离开学校同样不能回避午餐肉的肉弹攻击,一进家门,扭曲腹黑的养父老豆已经准备好了午餐肉制作的黑暗料理,而且还一煮一大锅……

    就是因为这样,那个乱七八糟的家里居然能从来不见家庭害虫,那个人的黑暗料理完全是可以拿去当毒鼠强和蟑螂丸的级别,且效果比市面上任何一种产品都要强烈。

    “总之。那锅肉是你的了,别跟我再提什么午餐肉了。让我安安静静的把这顿饭吃完吧!”

    “奇怪的家伙,难不成……”

    洋娃娃一样的面孔贴近到鼻尖几乎要碰上的程度,少年一边发出“怎……怎么了”的心虚提问,一边咽了口唾沫。

    古板的少女骑士身上发出清新的发甜汗味,吐息搔刮着脸孔和心脏,薄薄的嘴唇如同糖果般诱人,煞风景的板甲却也有着吸引男xìng的大弧度曲线。

    简而言之,不xìng格和言行的话。是00%的好女人。

    “难不成……你其实是有钱人家的少爷?因为和家里人闹别扭离家出走?”

    “……”

    前言撤回。

    这货,根本是脑细胞都长到胸部和肌肉上的吃货。

    “再怎么二的富二代,离家出走也不会只带黑列巴和午餐肉罐头吧?更不会去管和自己无关的事情吧?”

    “也许你是个特异呢?不是最近经常被老头子、老婆婆们挂在嘴边唠叨的什么还是之类的?你啊,是不是到生理期了?”

    “首先我不是特异分子!更不是叛逆期离家出走的问题儿童!还有,女生不准把生理期什么的挂在嘴上!!男生才没有生理期呢!!”

    倒是听过有男的热衷打扮成女生,有事没事发嗲,坐在坐便器上小便。还来上一句“偶大姨妈来了”,可少年不光有着男人的身体,心灵也是00%chūn哥一样的纯爷们。

    他绝不可能会出现大姨妈——只要他那个扭曲的养父不会想到什么新的play,或者准备变成比利王、海灵顿,为生活注入一些新鲜元素神马的,少年就绝不可能来大姨妈。

    “我当然知道男生不会来生理期。”

    葛洛丽亚坐了回去。脸上露出胜利的坏笑。

    “不过是对你之前无礼的小小回敬罢了,长的像个女孩子的小少爷。”

    “你啊……”

    “说起来,你为什么独身旅行呢?就算不是大户人家,能带着这么多罐头跑来跑去,那你家也不会穷到哪里去吧?而且向南方前进……你是去吕德斯报考国立魔法学院的?”

    意外的。少女骑士葛洛丽亚有相当不错的观察力。

    将家境、身手、年龄、旅行方向等等模糊暧昧的要素结合到一起后,立即推算出少年的行动目标。上去并不只是光长胸部的类型。

    表情上不露出任何痕迹,少年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反问:

    “你不也是差不多么?报考战技课的小姐。”

    长骑剑、骑士家庭出身、移动方向相同,再加上——

    “学院录取通知书要收好啊,谁知道不识字的小偷会不会把那个当成值钱玩意儿给偷走了。就算对录取通知书没啥兴趣,火车票对他们也是很有吸引力的,到了职业票贩子手里,一张从迪沃杜伦到吕德斯的硬座火车票可以卖出三倍的价钱呢。”

    懒洋洋的朝行囊里快掉出来的文书撇撇嘴,后知后觉的葛洛丽亚手忙脚乱地将录取通知书叠好放进背包里。

    少年就有相关的经历,住进某个旅店被穿着ve公司产的红sè半透明薄纱睡衣、黑sè蕾丝文胸、黑sè蕾丝三角胖次的大姐姐用哈密瓜一样大的欧派埋住脸孔,结果在喷鼻血晕厥的时候,连裤衩都没剩下给扔进了厨房里……

    幸亏醒过来的早,否则早就变成汉堡肉消化掉,然后变成米田共被排出,最后当成肥料浇到田里了。

    “起来,你的旅途生活也很辛苦啊。”

    听着少女的感叹,身为男人的那点虚荣心已经被折磨的所剩无几,少年唯有轻轻吁了一口气,专心咀嚼嘴里的黑列巴。粗糙的面包似乎今天有些平rì里没有的味道,是什么呢?

    正思索这个问题的时候,用餐的两人动作僵硬了,餐具被一把扔开,握住放在身边的武器。

    入夜的森林还没刮起风,然而,就象是被某种肉眼不见的东西吹动,不,是因为那种隐形事物的锋利使得空气本身畏惧颤动,连带撩拨着头发和草木跟着摇晃,没有温度的沙沙声在寂静的空间里蔓延。

    有不善的客人在四周徘徊,小心压抑着杀气的同时,无比迅捷的于林中潜行。

    尽管不知其确切位置,但缠绕在其四周,如猛兽狩猎般的凶气已经告知其存在,跟野兽、盗贼打惯了交道的两人迅速背靠背仔细jǐng戒四周,任何一点声响也绝不轻易放过。

    刷啦啦——

    连续的杂草翻动声顺着右侧斜坡一路向篝火延伸,最后在灌木丛边上停下,两个临时搭档互一眼,小心翼翼的向草丛边接近,少年从腰间抽出短棒一样的魔法道具,一道笔直的白sè亮光将从灌木丛里伸出的人手照亮,葛洛丽亚急忙用长骑剑分开树丛,当他们清黑暗中的异景,不禁为之屏息。

    一位浴血的女xìng倒在他们的眼前。(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