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动物凶猛(六)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ps:明天是bb党喜欢的内容,大舰巨炮才是男人的浪漫!

    “嗯?”

    爆炸的烟雾散去,盯着潜望镜的海斯勒中尉意外地哼一声,敌军残存的热源数量比想象中要更多,步兵霰弹发挥得并不理想。

    怎么会这样?

    没有哀嚎,没有残缺不全的尸体,带翅膀的鸟人骑士还在冲锋,双方的距离已经拉近到不足000公尺。

    这不科学。

    那种炮弹的威力堪称恐怖,正面挨上一发,就算是持有巨盾的胸甲骑士也会变成漏勺。总装备部为此还提供了一堆恶心的照片,证明这种霰弹就算是重装骑兵一样能打成筛子给你。

    他们做了什么?

    中尉擦擦镜头,切换成光学模式,在探照灯照shè下,挡在前方的闪亮光盾呈倾斜角度护住骑兵们,横飞的弹片和曳光弹弹飞的景象映上瞳孔。

    “真是一群优秀的杂种啊。”

    海斯勒不禁感叹对方魔法师的反应速度之快。发现远距离投shè魔法没有任何效果之后,魔法师立即收拢意识,以三人为一组聚焦意识容量,为奔流的骑兵队列打造出坚实安全的移动盾牌,紧跟在先锋队后面守护骑兵冲击,只要再过一会儿,战斗就可能按照他们的意图发展为大炮无法发挥优势的近距离短兵相接。

    那个人类指挥官一定是个冷血的疯子,居然想出这种和把魔法师当消耗品的战术。可海斯勒不得不承认那个疯子有可能成功。

    全力缩短交战距离——这是那支骑兵唯一可以做的事情,比起转身逃走,把背后敞开给对手,让敌人像打猎一样把他们全部打死。或者傻乎乎地呆在原地挨打,一点点被炮弹碾碎。玉碎冲锋虽然冷酷,却符合当前的战术状况。

    可,那依然是对战车一无所知之下,做出的愚蠢决定。

    “想要阻止虎式战车吗?那是不可能的。”

    桀骜一笑,海斯勒对他的装甲兵们命令道:

    “各车组注意!全部装填apcbc!”

    装填手忙不迭得从弹药架上取出被帽穿甲弹。塞进炮膛,炮闩自动关闭时发出清脆地撞击落笋声。

    “开火!!”

    海斯勒中尉的怒吼过后,口径的大炮用凶狠的齐shè回应魔法师的努力。

    0。2公斤的被帽穿甲弹以每秒77米的初速从炮口shè出,飞过96公尺的距离后,一头砸上绿sè的光盾。

    集结三位四边级魔法师意识容量的。在ٲ扰粒子的压制下。依然能形成相当于5匀质钢装甲的防御能力,000公尺外能抵挡住2。7机枪弹和炮弹破片。

    编号pzgr。9的被帽穿甲弹(apcbc)在000公尺距离上的装甲穿深——是99匀质钢装甲。

    那层障壁根本和纸没什么差别。

    流线型的轻金属外层弹帽砸得粉碎,里层的钝头弹帽咬住倾斜的光盾,防止跳弹。靠着自身质量和动能。光盾、铠甲、人体——阻挡在炮弹和魔法师之间的一切障碍全部在一瞬间撕得粉碎。

    错愕的魔法师面前,随着延时引信雷管的一声轰鸣,整整2公斤高能炸药毫不留情地将地狱砸了过来。

    轰——!!

    火球腾起的瞬间,魔法师变成了一块块小零碎,撒得到处都是了。光盾也消失了。

    战场一时间停滞了一下,旧历战阵的骑士们停在原地,颤抖不已的着黏在战马上、盔甲上的碎肉内脏,仿佛要冲到世界尽头才会停下来的骑兵队呆立原地,不知所措地着四周。

    “装甲部队!前进!”

    海斯勒中尉叫嚷了一声,残酷又壮丽的血腥风景令装甲兵连长兴奋不已,白sè虎式轰鸣着开始推进,横线队形渐渐拉开间距,装甲车和步兵保持速度跟进。只要冲到适当距离,他们就将发起冲击。

    呜——轰!!

    新一波炮弹画着弧线飞了过来,爆炸的火焰、冲击波、横飞的弹片在人类弓兵和步兵阵中收割生命。和刚才不同的是,这些炮弹来自骑士们的背后。

    装甲猎兵营的猎豹(jagdpanther)陆陆续续冲出灌木丛,这种为了弥补装甲部队数量和xìng能。为适应总体战,便于大量生产且xìng能出sè的固定战斗室车辆采用豹式中型战车的底盘,大直径单排双轮缘负重轮设计虽不及试做型的交错负重轮结构平稳,越野行驶能力依然出sè。正面50°斜角的装甲厚0,7倍径身管的炮和虎式中型战车的炮使用通用弹药。更长的身管赋予炮弹更高的初速和shè程。

    现在,这种优秀的驱逐战车就像喷火的龙群,将死亡和恐怖喷shè到失去指挥的人类军队之中。

    两只装甲部队就像两把铁钳,原本打算突袭v。e公司的骑兵队成了夹在铁钳之中的鱼腩,在机枪般毫不停歇的炮击下,人类们死伤惨重。每一轮炮击都会制造出一片尸横累累的区域,人和马尸体覆盖住包围圈的土地,重伤垂死的伤员发出凄厉的哀嚎,jīng神崩溃的战士举着手里的武器,催动战马或者迈开双腿,叫喊着“妈的,我干死你!”朝战车发起毫无希望的冲击,一下子就被重机枪子弹或者弹片打成碎块。

    遍地都是鲜血、死尸、火焰,耳边回响悲鸣、怒骂、诅咒,虎p的炮塔里,诺娜的双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这……这就是战场吗?”

    在战车横列的后方,半个身子探出炮塔的少女呻吟般呢喃着。

    没有荣誉、没有人xìng,单纯的只有杀和被杀的屠宰场。

    不,这甚至连屠宰场都不是,根本就像清除垃圾一样,单方面的横扫一切。

    这就是战车?这就是战场!

    抓住指挥塔的手顿了一顿,诺娜强忍吐意逼迫自己继续注视地狱里的绘卷,哪怕一秒种都不允许自己从尸山血海上挪开。

    这是军人的宿命,这是革新的代价——咬紧牙关的混血女孩犹如催眠般对自己不断重复着这样的话。

    “该死的怪物!”

    指挥坦克前方的尸堆里跃出一个骑士,他的左腿小腿不知道上哪去了,头盔破开一个大口子,脸颊的肌肉也被削掉一大块,右眼挂在外面,左眼里面寄宿着让人生畏的怒火。

    “下地狱去吧!”

    骑士剑用力劈砍在战车装甲上,锵的一声从中间断成两截飞了出去,行动不便的骑士跌倒在地,倒在履带的前面。

    海斯勒中尉也不,沉重的战车碾了上去,惨叫和踩瘪空罐头的闷声几乎盖过主炮发shè的声音。

    “东方号!东方号在哪里?!告诉我,他们在干什么!!”

    满身血污烟尘的佩西尼将军揪着巴罗子爵咆哮着,快被勒得晕过去的子爵也想要知道那群混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断绝通讯也就罢了,下面都打得热火朝天了,天上的浮空战舰都是瞎子和聋子吗?怎么还不快点掩护!地上的士兵都快死光了!!

    半空中爆炸的巨大火球回答了他们的疑问,风帆浮空战舰凄惨的摸样在熊熊火光里一览无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