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动物凶猛(八)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ps:不要以为撸炮是个简单的体力活,那是要经过大量计算、修正的技术活……稍后更新战列舰虐木壳船……

    什么样的战舰最强?能一举超越当今所有的风帆战列舰?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防卫军的战舰设计局上下的年轻工程师们。

    吉尔曼尼亚王国覆亡之后,jīng灵们在建造浮空战舰领域就是一片空白。000多年的空白断代比深受凡尔赛条约之害的德国海军都要来得凄惨,完全是从零开始。

    一片空白的起点固然凄惨,但同时也可以不受任何固有思维窠臼和国际军备条约的限制,通过建造划时代的浮空战舰打造最强的空中舰队,一举超越列强。

    在最开始的那些荒诞不经设计当中,jīng灵设计师们就敏锐察觉到未来海战的主力兵器不是拍杆,投石机,投掷标枪、发shè魔法的狮鹫骑兵和龙骑兵,而是大口径的火炮和舰载s的铁甲战舰,为此他们甚至搞出搭载00口径巨炮,搭载50架s的空中巨兽设计来。

    撇开躁狂症的部分不谈,他们的思路是正确的。shè程、火力、shè速、投shè范围等各方面,火炮和s的组合都完胜当今世界的主流舰战武器,剩下的,只是要给他们一点正确的方向提示,等待相关技术和子系统的成熟实用化。

    装甲板、大功率发动机、弹shè器、光学测距仪、无线电通信、火控系统、雷达、舰船模型风洞……

    在这些全部完善之后,jīng灵们对未来空中力量的构想重要组成部分,理想型风帆战舰杀手——德弗林格级装甲舰终于得以从绘图板上呱呱坠地。

    这是一款采用模块化设计,大量应用焊接技术建造,实践全重型火炮概念的空中载机袖珍战列舰,两个6公尺长、最宽处20。7公尺的细长纺锤形动力—载机区块,夹着2公尺长、0。6公尺宽的牛舌状火炮—指挥区块的独特双机身流线外形上去并不臃肿,在舰尾两组双重反转可变矩螺旋桨主推进机组和舯部蜗牛触角般延伸出船体的辅助推进螺旋桨机组的协力下,这条排水量26000吨的巨舰可以跑出65节(时速20。公里)的惊人极速。在交战时,发生两个船舵之一被打坏卡死时。依然能用一半航速脱离战场。工艺复杂的增压舱结构让这条高速战舰爬升至万公尺的高空,而木质风帆舰能爬到500公尺就是极限。

    基本xìng能卓越之外,德弗林格级的火力可谓强大,zhōng yāng区搭载有6座双联装54。5倍径身管的20主炮,这种xìng能优异的舰炮在40°仰角下可将0千克重的炮弹发shè至42500公尺远。更为致命的是。这种舰炮拥有快速shè击能力,每分钟撸发的shè速对重型舰炮而言几乎等于是速shè炮的水平。6个炮塔沿中轴安装在zhōng yāng区块,前后各座,上甲板2座。下甲板炮塔采用阶梯背负式结构前后各2座。

    除了凶猛的主炮外,设计师还给这型战舰安装了2座双联装2高平两用副炮塔,又见缝插针塞进了大量双联装7、4联装20小口径速shè高炮,此外还有4机舰载s通过外侧船体的电磁弹shè器随时可以迅速出击拱卫母舰,或是对敌舰展开突袭。如此周全的火力可谓万无一失。

    不过造条大舰不容易。对自家宝贝疙瘩还不够放心的设计师们在防护上也十分用心,专门开发出可供焊接的装甲板,不光覆盖整条战舰流线避弹外形的主装甲带厚约0,内侧还有40厚的隔壁,两层中间是载重压水槽。关键位置的机库、推进机组、弹药库等部位的装甲为90,舰桥司令塔的装甲更是达到220厚度。最后煞费苦心配置了幻影术式,使得隐蔽xìng大幅增强之后,那些设计师们终于满意了,可以歇歇喘口气了。

    经过漫长的规划——推倒——重来——确定——建造——测试——服役成军的历程后。亚尔夫海姆防卫军空军总算有了自行设计、建造,符合自身战略战术需求的战舰。

    德弗林格级在执行突袭作战时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接近敌人,用强大的火力迅速击沉敌舰,在敌军舰队反应过来展开围捕前,足以凭借自身的高速摆脱危险。当足够数量的德弗林格级编成舰队时的密集炮火也令人畏惧。

    现在。混然不觉危险近在咫尺,心急火燎直奔地面的东方号即将成为德弗林格号论证自身设计思想是否正确的重要参照。

    灯火通明的shè击指挥室内,一项项数据从战舰各个角落汇集过来,倒吊在zhōng yāng区块下部的舰桥设置有0。5公尺基线的光学测距仪。观测手将中心十字线对准移动中的敌舰,从那里传来目标的方位、航向、航速。炮塔那边复诵炮弹种类,发shè药种类和装药量(和炮弹初速有关)、药龄、炮龄、潜差(方位盘与炮塔的高度差)、集中角(方位盘与各主要炮塔的水平夹角),其它观测舰桥则发送风力、风向、气温、气压、湿度、行星自转速度带来的惯xìng偏差等等总计2项涉及弹道计算的参照数值,一一输入电传式弹道计算器后,得到的反馈修正数值显示在终端面板上。shè击指挥所内的舰员到一连串与主炮塔内指示器同步的仪表指针不停地摇摆,最后静止下来指向一组数据。电驱动的炮塔依照这些数据缓缓转动,粗壮的炮管调整自身的俯仰角度。

    “侧舷半齐shè(halfsalvo)!”

    所有调试结束的一瞬,第一枪炮长施奈德少校带习惯xìng的冷笑下令,响彻船内的jǐng铃一下无影无踪。

    刹那间,德弗林格号下方的两个前主炮组迸发出有如太阳一般耀眼的光芒,即使远隔7000公尺,依旧让正准备迎接冲撞,使用投石机和拍杆为同伴解围的东方号船员震惊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