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巨人的初啼(三)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哥雷姆。

    对结成方阵前进的步兵们而言,土块巨人朝他们进击的蠢笨身姿,乃是最大的梦魇。

    不惧刀枪,不畏箭矢。哪怕被投石器掷出的巨岩砸中,亦很难对其构成致命伤。

    相反,哥雷姆只需要慢慢行走。步兵们就会如蝼蚁般被踩踏、压垮。除非现场有强力的魔法师对其进行干涉,否则土块巨人的进击一定会持续下去,直到战场彻底崩坏。

    古往今来,莫不如此。

    有那么一段时间,总参谋部装备部为应对哥雷姆,尝试开发名为“立体机动装置”的单兵作战组件,但最终因为实用xìng和经济xìng太低,且有了更简单的应对手段而放弃。

    卡斯帕尔停下攻击,冲着动作迟钝的巨人露出冷笑。

    ——jīng巧的配置。

    罗兰在这里感应这个哥雷姆的术式回路架构后,定会大加赞叹。

    以土块为基本构成框架,从地下拉出花岗岩,施加“固定”和“结合”的术式后,敷设在泥土之外充当铠甲,使得哥雷姆从土块巨人一举超进化成铠之巨人。

    不仅如此,内部的术式回路还施加了应对“崩坏”的安全回路。敌对魔法师贸然干涉回路结构的话,必定会诱发危险的反噬。

    那个好好先生一定会考虑破解这套繁复安全措施的手法,同时搜寻施术者所在位置。力求在不危及人命的前提下,尽可能快得解决。

    “真不凑巧,我不是善人,也没什么耐xìng。只是个热衷破坏的暴力份子,最推崇用暴力解决问题。”

    卡斯帕尔抽出背后的“锤子”,拔掉弹体和钢管之间的保险销,推上击铁张紧装置,保险护板兼简易表尺瞄准具竖起,隐藏在其下的发shè按钮显露出来。

    噙着一丝嗜血冷笑,卡斯帕尔将铁拳火箭抗在肩上。标注有红sèjǐng告字样“注意p焰喷shè!”的钢管尾部朝向背后。右眼视界内。火箭弹弹体边缘、表尺瞄准孔、哥雷姆串联成一条完美的直线。

    “尝尝铁拳的滋味吧c想系的玩意儿!”

    按下发shè钮,钢管尾部猛地喷出一团火焰红光,破甲弹依照平衡抛shè原理被发shè出去,弹尾4片弹簧尾翼自动打开,大到可笑的破甲弹开始稳定飞行。

    由于重量和体积的限制。铁拳初速很低。约为每秒28公尺,其有效shè程只有30-100公尺。且飞行弹道比较弯曲。但此种武器并非如同动能穿甲弹一般,仰仗高初速展现威力。当破甲弹被送到哥雷姆胸口时,空心装药战斗部自己会完成剩下的工作。

    400克50:50的tnt和钝化黑索金混合炸药威力惊人。以30°命中时足堪贯穿200的装甲板。巨大的能量面前,哥雷姆的强化花岗岩像纸一样被撕碎,化作无数子弹像内侧喷发。

    轰——

    震耳yù聋的爆炸过后,哥雷姆的上半身完全消失。藏身腰腹位置的魔法师半挂空中,因为弹着角度和shè流波及范围的关系。侥幸活了下来。顾不上庆贺劫后余生,试图从灼热的烂泥里起身时,钝重的冲击贯穿了魔法师的腹部。

    “将军——”

    背后传来愉悦、轻蔑的冷笑,在口吐鲜血的魔法师听来,那是自地狱无底深渊传来的恶魔窃笑。

    腹部被半兽少年徒手贯穿了。不仅是内脏破裂,脊柱、肌肉、肋骨和背骨——阻挡在少年手臂前的一切,全都被小刀一样的爪子剜去,施加了“硬化”的手掌像串剌一样从腹腔正面钻了出来。

    “你……你这个……”

    “很不甘心吧?被简简单单的小玩意儿粉碎了自满的哥雷姆,现在又要被我这种人不人、兽不兽的杂种像杀猪一样杀掉。”

    聆听着嘲弄。魔法师的身体被卡斯帕尔单手举了起来,双脚离地悬在空中的样子,像极了被鸟类穿刺在树枝上的青蛙。

    “像猪一样苦苦哀嚎吧。”

    给曾经不可一世的大人物下达死刑判决,卡斯帕尔一下将手抽出来,给攥在手里的消化器官施加了“固化”的术式后。双手抓住脏器,运用投石器的诀窍,将魔法师整个人在空中旋转起来。

    脏器是非常脆弱的,只要轻轻一踩就会稀烂。但被卡斯帕尔施术后的肠胃却如同橡胶般结实兼具弹xìng。可卡斯帕尔并不是想制作立志成为海贼王的橡胶人,也不是想尝试火箭拳的可能。他只是履行宣言罢了

    “这可是很棒的体验呐。大魔法师!不管怎么甩怎么甩怎么甩怎么甩怎么甩怎么甩怎么甩怎么甩怎么甩怎么甩怎么甩怎么甩怎么甩怎么甩怎么甩怎么甩怎么甩怎么甩怎么甩怎么甩!!你的肠胃都不会断!!真是名符其实的好胃口啊!!”

    在空中旋转到几乎看不清人的高速,偏偏被人用力攥着甩来甩去的内脏和身体没有断裂,不能死去也不会晕倒的魔法师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像链球一样飞了出去。落在一大块花岗岩上,像盛满血的袋子一样炸裂开来,白sè的石头、黑sè的泥土上沾满了刺眼的红sè。

    所有人呆呆的看着如同爆炸现场zhōng yāng的那片红sè,还有浮在血海上的软乎乎的物体,不少人弯下腰呕吐起来。

    他们经历过最最血腥的战场,见识过被斩杀、烧尽、冻结、烫死的恶心尸体,甚至是被贝希莫特巨兽踩成肉酱后**一周的尸块。可他们从未见过一个魔法师——无论是平民还是战士眼中都高不可攀又无比强大的大人物——像牲口一样被恣意蹂躏、折磨后,像垃圾一样被杀死。被这非rì常景象冲击,步兵团的士气彻底崩溃了。

    有人自暴自弃的大喊着冲向卡斯帕尔,有人跪在原地一动不动,更多的人转身逃走。

    “好了,诸位。”

    站在哥雷姆的尸骸上,卡斯帕尔舔着爪上的血迹,用宛如猛兽般的笑容欣赏着。

    半兽少年的左手中多了一把风格颇为优雅的滑膛枪,jīng致的花纹雕饰和咧出来的犬齿一道在月sè下闪闪发亮。

    铿锵——

    狼一样的眼睛在月sè下闪闪发亮,两支枪交叉在一起组成一道十字,宣告一切终结的金属撞击声无差别的渗入每个人的耳朵。

    “众生万物一律平等,吾之魔弹,绝不留情。”

    那声音如同在宣告:众生无赦。问题2.立体机动装置的梗出自哪里?各位亲赶快行动起来吧!